×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08 章

薛蟠在顺天府大牢被关足日子了,赶一大清早儿被放出来。薛姨妈早叫小厮驱车在牢门外等着,薛蟠一见着自家人,也不管是不是小厮,上去就抱住人家嚎啕大哭。
  
   监狱里的日子不是人过的,住得差吃得差,同住的犯人见他长得细皮嫩肉的还总欺负他。薛蟠起先还牛气,有点气势。毕竟他是堂堂皇商家的大少爷,比那些平民百姓高出一头来,那帮人不敢惹他。后来牢外头传来消息,说他们薛家连同夏家一同被革去了皇商的名头。薛蟠这才意识到危及,怕得不像样。那些早前被他唬住的贱民们见他失势,群起攻之,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不知东南西北。幸亏牢头帮忙吼了两嗓子,救了他一条小命。
  
   再后来,薛蟠蔫吧了,没了家里的势力做靠山,他就是个虫,连条蛇都不是。那帮人还欲欺负他,幸亏了当初拿他的那个捕快白雷帮忙,免了他许多罪受。
  
   这半年来,薛蟠没少受白雷的照顾,偶尔这兄弟还能托关系放他在外头喝喝酒吃两口肉。母亲和妹妹捎来的东西和传的话,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来告诉他的。
  
   这段日子,薛蟠跟白雷也算培养出兄弟情谊了。
  
   薛蟠哭够了,眼泪鼻涕全都抹到小厮的袖子上。他转头笑着跟白雷告别:“好兄弟,等我回家休整几日,请你吃酒。”
  
   白雷笑着点头。
  
   薛蟠一到家,却不敢就这么见薛姨妈和妹妹去。跨了火盆,用柚子叶洗干净身子,重新装束一番,方泪眼婆娑的朝正房大院去。
  
   薛姨妈和宝钗早等不及了,母女俩相携立在门口,就盼着薛蟠来。人还未到,远远地瞧个儿影儿,母女俩边哭得泣不成声。
  
   薛蟠一到,一家三口相拥,抱头痛哭。
  
   ……
  
   京城,林府。
  
   得知荣府的二姐姐迎春有喜之后,黛玉这两日尤为的安静乖巧。除却每日早晚给长辈定省的出屋,她便一直窝在屋子里绣花。黛玉打算给她的小外甥或者是外甥女儿做一套衣服。如今日子早,还断不出男女,不过老太太那边传话告诉她,脉象这么早一般都是男孩的。黛玉便决定做一套男娃的衣裳,胸口绣大虎头,衣襟上则盘着祥云纹,每一个只有半个指甲那么大,绣起来颇费心思。
  
   衣裳的样子初成了,紫鹃和雪雁瞧了都说好。
  
   “姑娘也别整日为这个劳神了,急什么,二姑娘怀胎十月,姑娘有的是时间做这个。”紫鹃笑道。
  
   黛玉摆弄手里的小衣裳笑:“也不是,还得备一份儿女娃穿的,做万全的准备才好。别到时临阵抱佛脚,没了章法,显得咱们不诚心。”
  
   “还是姑娘心细,想得周全。那边传话说是男孩,我们就都寻思肯定是男孩,没想别的,一旦不是还真是……”紫鹃看着衣服上刚成型的虎头,尴尬的笑了笑,总不能把这衣服给个女娃穿。
  
   黛玉淡淡笑,目光又专注在衣服上,继续绣虎头:“尹家盼着男孩呢,也在常理中。”
  
   “若我说,就算是女娃也没什么不好。二姑娘刚嫁过去便怀孕了,这是才是头胎,生男生女有什么要紧的。”雪雁撇嘴不服道。
  
   紫鹃笑:“是这个理儿。”
  
   黛玉也笑:“我才不管男女呢,我都喜欢。”
  
   众人又是笑。
  
   林如海今日归得早,便同孙氏一遭儿来瞧黛玉。还未进门,夫妻俩便听见满屋子里洋溢着笑声,二人相视一笑,皆自内心的为黛玉高兴。
  
   林如海握住孙氏的手,低声道:“玉儿的事还得劳烦你多费心。”
  
   “老爷,我们是一家人,孩子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在我心里头,玉儿的分量比诚哥儿重。”孙氏抬手,坚定地看着林如海,以表明心迹。
  
   林如海会心一笑,更加握紧了孙氏的手。孙氏自打嫁给她,一直温婉如水,瞧她的时候也从未直视她这么久。她如今这样看自己,见其胆魄和决心了。
  
   有继母如此,许是不会亏待黛玉了。不过这孩子的事儿,他还是会上自己的那份儿心。毕竟前车之鉴不不鉴,他万不再辜负了黛玉。
  
   “老爷心中女婿的人选定了么,就是他,不改了?”孙氏进门前,突然问。
  
   林如海愣住,转即轻柔的笑:“还要看玉儿的意思,这事儿一会儿劳烦你去问。荣府老太太那边是早同意了的,她看人素来准,早前又不知派了多少人彻查那小子的底细,该是没什么问题。”
  
   孙氏点头,垂眸琢磨道:“上次得幸见过一回,我瞧那孩子的性儿不一般,有些傲气,就怕对咱们家玉儿……总之,家世地位再好,要紧的是俩人相处得来才行。玉儿看似是个有性儿的人,其实我最了解她,比谁都心思细腻,比谁都善良,最懂得隐忍谦让。也便因为这个,我才怕玉儿嫁过去受气,到时候怕咱们担心还不肯说。”
  
   林如海蹙眉,倒没想到这一层。难不得老太太先前传话,一顿嘱咐他一定要确认黛玉的态度。她老人家莫不是跟孙氏有一样的想法?
  
   家里没个女人还真不行!
  
   林如海心里叹了一声,叫传话的丫鬟喊话,方携孙氏进门。
  
   黛玉闻声,早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出来,行礼。
  
   “好孩子,这两日我和你父亲见你足不出户,来瞧瞧你有什么小秘密呢。”孙氏半开玩笑道。
  
   黛玉掩嘴偷笑,努嘴给孙氏和林如海示意桌上的针黹。林如海起身去瞧,看见完工一般的虎头,笑问:“这是做给你——”
  
   孙氏忙道:“必然是送给她未出世的小外甥的。我怀孕的时候,玉儿早给诚哥儿做了一套。”
  
   “哦?”林如海挑眉,他刚才确实是要说诚哥儿的,故而笑问孙氏,“却怎么没见他穿?”
  
   孙氏看眼含羞半低头的黛玉,对林如海笑道:“老爷,我这不是没舍得么,寻思等过节的时候再让诚哥儿穿上,好给老爷一个惊喜。”
  
   黛玉绞手帕,笑着跺脚道:“太太,瞧您,给说出来了!”
  
   “好孩子,我这话是为了你呢,你父亲担心你只给外甥做衣裳不给自己弟弟。他吃醋了!”孙氏掩嘴笑。
  
   黛玉故作恍然状,笑着看林如海。
  
   林如海瞧这娘俩都笑话他,无奈地摇摇头,故意强调道:“好了,是我吃醋,担心我的好女儿偏心,只想着没出世的外甥不想着自己的亲弟弟。”
  
   “你瞧,我说呢。”孙氏故意对黛玉道。
  
   黛玉被逗得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咯咯直笑。素来严慈的父亲你那个有今日‘不正经儿’的样,实属不易,自要趁此机会多笑笑才够本呢。
  
   一家三口够了,吃了茶,稍安静下来。
  
   孙氏打走屋里的闲杂人,只留下两个跟黛玉亲近的丫鬟。
  
   黛玉心料他二人有正事跟自己说,面色严谨起来。
  
   “好孩子,我问你,前段日子你在荣府,是不是见过张太傅的小儿子张岚?”孙氏问道。
  
   黛玉微微一愣,迟疑了下,稍点点头,颔首回孙氏道:“那天他留在荣府吃饭,特意去外祖母跟前致谢,故瞧过一眼。”
  
   “你瞧这屋子里都是在家人,你不必忌讳。跟我说说,你觉得他怎么样?”孙氏索性直接问。她不想这件事有什么误会,弄得不清不楚。反正是一家人,话最好说得明明白白的。女孩子家嫁人一辈子的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黛玉头低得更深了,不知该说什么好。
  
   孙氏看眼林如海。
  
   林如海当即劝黛玉道:“今日我便是想亲耳听你的准话,女儿家的婚事非同小,你要慎重。在我们跟前你不用觉得害臊,你爹娘不也是这么过来的?跟父亲说说,到底怎么样?你若见那厮一眼,便心生厌恶,出不来半点情分,任家世再好咱们也不嫁!”
  
   黛玉被林如海一番话感动了,偏偏又觉得害臊,只好用手捂着脸点头。
  
   孙氏松了口气,看眼林如海,林如海正笑眯眯的洋洋自得呢。看来他对这位未来的女婿,早就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了。
  
   孙氏拉住黛玉的手,确认道:“我们想听你亲口说。玉儿,你与张家小爷张岚的亲事,否愿意?”
  
   黛玉愣了下,稍稍抬眼,在孙氏的鼓励下,小声答应道:“愿意。”
  
   孙氏反而眨眼一笑:“倒也不用这么急,回头我们俩家还会安排你二人再见见呢,那时做决定也不迟。”
  
   黛玉惊得抬头,抿嘴看着孙氏,转而跑到林如海身边撒娇:“父亲,您瞧瞧她欺负我呢。”
  
   林如海眼看着俩女人在他跟前耍宝,捋着胡子哈哈笑。有妻如此,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原本林、张两家的长辈们便有意结亲,此番两家安排见面、相看,便算是正式议亲的前奏了。很快,两家见面的日子就敲定下来。好事都着急的,便定在了本月二十八日。
  
   ……
  
   薛家自薛蟠安顿下来之后,也开始操心宝钗的婚事。
  
   白雷中意于宝钗,不然也不会几次三番无偿帮助薛府和薛蟠。
  
   上次跟王媒婆闹出那出事儿之后,薛姨妈早就断了蒙古王爷的念想。一时间又没什么合适的人选,薛蟠这些日子跟白雷相处的十分不错,便顺势引荐做妹夫。
  
   薛姨妈起初不愿,嫌弃白雷的家世出身不好。但转念想,如此以留宝钗在京城,她们家如今在外人眼里不过是破落的商户,但宝钗嫁给捕快还算是个低嫁,宝钗该不会受委屈。婚后薛家搭些钱,给他们小夫妻置办些宅子和田地,足够他们生活所需,倒也不错。
  
   这样的日子安顺平稳,好是好,确实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生活,没什么意思。
  
   薛姨妈有点不甘心,但她心里明白,日子只能这么过下去了。
  
   就在薛家准备安然接受白雷提亲的时候,几位衣着异服的蒙古嬷嬷突然上门,领头的婆子手持宝钗的画像,告知薛家人,宝钗被蒙古王爷瞧中了。
  
   作者有话要说:泡泡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207:53:33
  
   感谢泡泡投得地雷,戳戳戳~~大鱼╭(╯3╰)╮你!
  
   最近越来越懒了,大概是快到了冬眠的时节了orz。大鱼身体清醒机能每况愈下,每每思之,倍感焦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