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09 章

原来当初王媒婆跟薛姨妈闹翻的时候,已将宝钗的画像递了上去。当时并未使钱通关,恐怕连王媒婆自己也没想到,薛宝钗竟然就这么被选中了。
  
   这回塔塔部落的蒙古王爷在京选妃,并不是很正式,规矩也不像京城这边正经王爷选妃那样苛责。王爷亲自过目了画像,便会交由下属出钱资给这些姑娘家作为补偿。与此同时,会有嬷嬷们来验明正身,确定姑娘们真如画像所长的那般貌美,更要验明其身清白。
  
   塔塔部落是马背上出生的民族,不管男女都善骑射。相较于汉人女子,部落里的姑娘们更显得豪爽,很有男子气概。男人嘛,都喜欢安静贞顺些的女子;特别像江南女子那种温柔婉约、貌美如花,男人最为喜欢。大户人家的女子还多才多艺,在爷们喝酒的时候,能弹琴唱歌助兴,何其美哉!
  
   故此,在塔塔部落,男人都以纳娶汉人女子为傲,这件事甚至成了彰显身份的象征。
  
   蒙古王爷派来到薛家这几个嬷嬷个个严谨谨慎,她们都怕自家王爷的暴脾气,就怕事情没办好回去受鞭子。
  
   领头的嬷嬷打量一遭薛姨妈,见她衣着不俗,料想她家果然是个大户。心中将此事看得更重,她笑着展开画像,问薛姨妈:“这画像上的是你的女儿?”
  
   薛姨妈愣了下,点点头。
  
   “不知夫人否带我去见一见她?”
  
   薛姨妈听嬷嬷叫她“夫人”,心里舒坦了几分,看来这蒙古人也没那么难相处。薛姨妈随带着嬷嬷们去了宝钗住处。今儿个早上,宝钗来给她定省的时候,衣着得当,钗环叮当,十分的端庄俏丽。薛姨妈心想她就是这么突然带人来,不让宝钗准备,亦能把这几个嬷嬷惊艳到。
  
   小丫鬟一见薛姨妈来,便喊话通报,顺便把门帘子挑起来。
  
   嬷嬷们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异香扑鼻。领头的嬷嬷狠狠吸了两口,笑嘻嘻的,十分高兴。
  
   “不知这是什么熏香,真好闻。你们中原女子的闺房就是不一样,香得很优雅。”蒙古嬷嬷搜肠刮肚,笨拙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赞美词。
  
   薛姨妈闻到香味儿的时候,脸色白了白。蒙古嬷嬷的“喜欢”反而叫她更忧心。因为她嗅出来了,这是冷香丸散的味道。这段日子宝钗没再犯病,今早儿上还生龙活虎的,好得很,怎么会这么快转眼就病了?
  
   薛姨妈沉着心,率先进了屋,蒙古嬷嬷们紧随其后。
  
   薛姨妈一见着女儿惨白的手忙脚乱的穿衣,脸色当即黑了下来。蒙古嬷嬷们见此情景,破觉得尴尬,赶紧转身出去。
  
   “莺儿,小姐在休息,你怎么不出来说一声!”薛姨妈恨恨骂道。
  
   莺儿看眼宝钗,杏仁眼水汪汪的,饱含着泪。她噗通一下跪下,哭诉道:“太太,奴婢知错,奴婢刚才在榻边陪着小姐,不小心睡着了。才刚一听见动静,跟小姐一样惊醒了,还没来得及……您就来了。”
  
   “一个奴才,竟还伶牙俐齿的,看来往日我太纵容你!”薛姨妈气得拍桌,转而看着宝钗,因她脸色不好,故才没对她说什么。
  
   “妈,外面那几位嬷嬷是什么人,眼生的很。”宝钗匆忙穿好衣服,身体抖了抖。莺儿眼尖,深情地呼唤一声“小姐小心了!”而后急忙起身,搀扶宝钗在梳妆台前坐下。
  
   薛姨妈见宝钗这样,真不知真假了,她叹口气道:“早不赶晚不赶,偏偏这时候。来得是蒙古嬷嬷,要看看你,若是合格了,择日你便入府为妃。”
  
   “为妃?”宝钗颤抖着睫毛,睁大眼,仰头看着薛姨妈,“为什么妃?”
  
   “当然是侧妃了!”薛姨妈干脆道,不解的看着宝钗。这话当初她说了不下八百遍了,这孩子以前不是一直拿自己跟黛玉比么,如今好容易有机会超过她了,为何不珍惜?
  
   “侧妃,呵呵。”宝钗惨笑一声,握紧了拳头,“母亲,是不是侧妃恐怕还定不了吧,谁能给保证?指靠外面那几个下贱嬷嬷么?”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薛姨妈皱眉,不解的看着宝钗。这还是她积极要强的女儿么?怎么感觉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
  
   宝钗倔强的笑了笑,豆大的泪珠竟悬空掉落下来。宝钗用帕子拭干眼角,苦笑着跟薛姨妈道:“没什么,只是忽然之间想明白许多事,许多我这辈子都想不明白的事。”
  
   “不知所谓!现在人就在外面,其它的事儿咱暂且搁一搁,你赶紧换上衣服,打扮打扮。”薛姨妈焦急地催道。
  
   宝钗应承,真听话的穿好衣服,对镜贴花黄,把自己打扮的焕然一新。薛姨妈见她还算乖巧,很满意,高兴地叫几个嬷嬷来瞧。
  
   嬷嬷打量焕然一新的宝钗的确十分美,唇有血色了,两颊绯红,这不就是上妆涂脂抹粉的结果?将来选她入了王爷府,她肯定要陪王爷睡觉的,能一直带着妆示人?将来王爷若现她是个脸色苍白如纸毫无精神的女人,还会喜欢?
  
   几位嬷嬷甚是庆幸今儿个能打薛家姑娘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真没法子见到她平日的真实样子。
  
   薛姨妈极力解释刚才宝钗不精神的原因是刚睡醒,“女孩子嘛,每个月总有几日,您们知道的,脸色容易白。”
  
   蒙古嬷嬷们一听,明白了,原来这薛家姑娘是因为来了葵水。这倒是以理解,汉人姑娘柔弱些,听说来葵水的时候都挺娇柔。
  
   蒙古嬷嬷们纷纷笑了,表示理解,便坐下来询问宝钗具体都会什么,另有一嬷嬷没坐,原地徘徊,四处打量宝钗的香闺,目光最终落在了梳妆台上的一黑木盒。盒子盖子是打开的,里子包着白锦缎的,盒子里排了三个黑药丸,还有余富的地方,估摸是原本还盛装了几粒丸药的,似乎被吃了。
  
   薛姨妈被请了出去,几位嬷嬷位宝钗验身。
  
   宝钗身子总是不时地颤栗一下,每每如此,她便用笑声掩盖自己的问题,与嬷嬷们闲扯。
  
   这种转移注意力的小把戏,能胡得了她们这几位资深嬷嬷?蒙古嬷嬷们看透了宝钗的小把戏,知道她是故意掩盖病情。
  
   领头的嬷嬷受到另几位的示意,笑着走到梳妆台前。宝钗正在整理衣襟,忽见此状,连忙扑了上去,一边说要找东西送给嬷嬷,一遍将黑木盒子合上了。
  
   几个嬷嬷就等着看她的反应,瞧这光景,估计这丫头保不齐有什么大病,将来真把她弄进王府里,呆不了两天就死了,也就罢了。一旦她得的什么怪病能传染,岂不是给王爷找忌讳!凭王爷那暴脾气,若查出真相,保不齐就把她们几个五马分尸了。
  
   不行不行,这丫头就是再美,也不能带回府去。她们几个老婆子还要活命呢!
  
   “嬷嬷,嬷嬷?”宝钗把领头的嬷嬷换回神儿了,递上手上的纱花给她们,“这是今年宫里流行的纱花,薛家还没被……我是说这是贡品,宫里头的东西,十分难得,便送给嬷嬷们。”
  
   嬷嬷们都是出来京城,也不大在外走动,更不清楚薛家出什么事儿了。今听宝钗这口气,心生疑窦,又多了一份心。几个人也不敢要那纱花,托了借口,不动声色的告辞了。
  
   薛姨妈十分用心,好准备了好酒好菜,却是留也留不住她们,只好亲自送到门外。
  
   薛姨妈瞧几个嬷嬷态度没什么特别的变化,觉得有戏,高高兴兴的回宝钗屋里,叫她等着做王妃。
  
   宝钗早卸掉钗妆,纤白的手紧紧的握着什么东西。薛姨妈看见一角白纸,把信抢了过来一阅,气得丢到一边。
  
   “什么时候你把荣府的老太太当成娘了?”
  
   “母亲,我没有。”宝钗淡淡道,失望的抬头看薛姨妈,“你呢,是不是更该关心这信上所言是不是真的?且不说我去了,又微乎其微的能被选为侧妃,就是被选上了,塔塔部落里正妻最大,汉女在蒙古根本毫无地位言。呵呵,那岂不是,王妃叫我死我就死了。嫁那么远去,能为家里头挣什么脸面?就图个虚有其表的“侧妃”名声么?母亲,贤德妃娘娘的前车之鉴,还没让您看清楚么!”
  
   宝钗的一席话令薛姨妈彻底无语了。薛姨妈还没想通,但她冷静下来后,早晚会想通。
  
   宝钗暂且不理薛姨妈,待她哭够了,执笔写了一封致谢信,在落款处,她咬破了手指,按上了自己的血手印,以表自己的决心。
  
   “提点之情,今生结草衔环,亦必报之。”
  
   王熙凤重复念了三遍,忽然觉得鼻子酸,她淡笑着把宝钗的信还给贾母。“您老怎么想起来给宝钗写提点的信?我还以为薛家的事儿前几个月就算了了呢。”
  
   “本该是了了,不过蒙古王爷那又出了岔子。我答应过宝玉那孩子,自要把事儿办得干净。”贾母悠悠道。
  
   王熙凤叹口气:“恨之人亦有怜之处,那孩子也不容易。”令她不禁想到当初的自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若能改之,保不齐便有更好的未来。
  
   总归是期盼她能有个好结果吧!
  
   不日,便传来薛宝钗与白雷定亲的消息。
  
   贾母也便安心了,召唤宝玉来解释:“白雷虽不是什么世家公子哥儿,却也是个侠肝义胆、敢爱敢恨之人,配得起宝钗。只要他们夫妻日后相扶相持,比有好日子过的。此话告诉你,便是然你安了心思,绝了心思。从今以后,薛家的将来过往都与你无干系。”
  
   宝玉安静的点点头,一脸知足的样儿,规矩的退下了。
  
   ……
  
   农历八月二十八乃是黄道吉日,百事吉利,不避凶忌,万事如意。
  
   张家给林府下聘了,婚期议定在明年秋末。
  
   原本林如海还想留一留黛玉的,偏张太傅是个‘老奸巨猾’的,为了让黛玉早点进门,不禁豁出去自己的那张老脸,连他小儿子的脸也给送出去了。
  
   林、张两家议定日子的时候,对于大婚日期有很大的分歧。张太傅当即怜兮兮的对林如海道:“林老弟啊,你瞧我这一把年纪了,岚儿是我中年得子。我年纪大了,土埋到脖子了,老弟忍心叫我看不到小孙子就离开人世么?再者说,我那混账儿子也等不及了,嗯,年轻人,血气方刚,你懂得。”
  
   林如海重孝道,听前半部分老太傅装怜的话,很是心酸,赶紧麻利的点头应下了。当他听到后半段时,什么“血气方刚”,却实又羞又愤了,真恨不得把眼前的老不休丢到外面去。
  
   怎么办?他很不想把宝贝女儿送到别的男人怀里去!
  
   作者有话要说:鼻塞,今儿个得瑟大了,穿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