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10 章

张太傅见林如海面露悔意,捋着胡子文邹邹的堵林如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林老弟,咱们谁反悔谁就是小人!”
  
   “你——”林如海这才看清张太傅的真面目,简直就是个‘无赖’!罢了,林如海无奈地摆摆手,他是个正常人,哪斗得过无赖。再者说,黛玉能得到太傅大人的喜爱也是个好事情。事到如今,他只能往好的方向看,不然真得被他这个无赖亲家气死。
  
   张太傅见林如海‘屈服’了,高兴地拍拍林如海的肩膀,意味深长道:“林大人好性情,前途无量啊,前途无量。”
  
   “什么前途,玉儿嫁到你们家能一辈子好,便是我的前途了。”林如海回道。
  
   张太傅捋着胡子笑眯眯道:“那是自然,你瞧我们一家子多热情,眼巴巴的盼着她早嫁过去呢,这份儿心你清楚。”张太傅顺势又拍拍林如海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林如海白一眼张太傅,这举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以前他也万万没想到张太傅是个“双面人”。朝堂上,文韬武略,侃侃而谈,一本正经的。私下里,他竟然是这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但愿他小儿子跟他这性儿不一样!
  
   林如海转念想想,如若张岚一直是个‘冷脸’也不大好,他最好还懂怎么体贴媳妇儿。
  
   想来想去,林如海还是不放心。托词暂别了林如海,转头就吩咐人传话给孙氏。黛玉和张岚那边,得叫人仔细瞧好了,一定要观察好张岚的性子。
  
   孙氏得了指示,恰巧在太傅夫人的要求下,点头同意俩孩子出去走走。丫鬟婆子自不会少,足有二十几个跟在后头。孙氏打个眼色,便会有人留心此事。
  
   这是黛玉和张岚第三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他二人不过刹那四目相对,却仿若早就相识一般。
  
   第二次见面,是他二人的相看,却在两家人的带领下被互问东西,二人只有眼神会意,却并没有单独相处过。
  
   今日正式议亲定日子,她二人才算是真真正正有机会独处。
  
   黛玉早紧张的手心出汗,他微微颔首,稍微在前几步,为张岚引路,为她介绍林府的环境。丫鬟婆子们都推在十步开外跟正,不近不远,刚好避嫌又适合观察二人的动态。
  
   一路上,基本都是黛玉一个人在哪儿介绍这是什么亭,那是什么园。张岚稳稳地跟在后面,永远保持恰当的距离,每每黛玉介绍完一处地方,他便恰当的插入一声“嗯”,以示他真的认真在听。
  
   张岚的话不多,没有问东问西,更没有闲扯,这样反而让黛玉绷紧的神经松懈了不少。其实在心里黛玉是有些隐隐的怕,怕他一旦说了什么,自己不能应对自如,出了丑。张岚如今表现的这样‘简单’,当真让她轻松不少。
  
   二人溜达了一会子,黛玉微微觉得乏。恰在此时,身侧的张岚便立马建议到前面的亭子歇息会儿。
  
   张岚是客,众人自然要遂其意。黛玉明白,张岚是遂了她的意思。但是她根本没表现出什么异常,张岚是如何窥知她的心思呢?黛玉对他越来越好奇了,伴随着这种好奇,她心里竟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的变化。
  
   张岚品着林府为她特意准备的婆罗多国红茶,余光扫向正举止优雅品茶的黛玉,心情很好。才刚他瞧见林姑娘步伐微微放缓,心料她是走累了,果然如此。婚后至少有一点他以肯定,他们夫妻有同好,品红茶。
  
   喝过了茶,黛玉又有些紧张了。不知这回她该说什么话题恰当些。
  
   张岚笑了笑,抬手叫人准备棋盘,邀黛玉下棋。
  
   对弈中自有学问,从棋观人,玩些小游戏也会让二人更熟识些。
  
   黛玉心思机敏聪慧,棋艺自然了得。张岚自小便是奇才,年纪轻轻便御前当差,不是浪得虚名。二人都算高手,对弈起来趣无穷。几盘棋下来,二人自然而然的熟识,聊开了,有说有笑。
  
   距离凉亭三丈开外的嬷嬷们都看呆了,啧啧,这张家小爷不笑的时候冷峻潇洒,这一笑更是风华绝代。这世间若说有谁能配得上她们家神仙似的小姐,也便唯有张家小爷了。
  
   这边嬷嬷们一瞧有效果了,就怕太太在那边等着急了,赶紧吩咐人去知会。孙氏又传话到林如海哪儿,把张岚好一顿夸赞。
  
   林如海这回听得心里却不是滋味儿了。时至今日,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和黛玉相处的时间不多了。满打满算,才一年出头,越想越不舍。
  
   张太傅挑眉笑:“林老弟,咱两家才隔了几条街,放心,我没那么小气,碍不着你们父女见面。”
  
   “太傅大人,您总算说了句正经话!”林如海拱手,笑着反驳回去。
  
   张太傅捋胡子哈哈笑,摇晃着食指指着林如海:“林老弟‘讥讽’报复我了!”
  
   林如海又笑,随即收敛神态,正经道:“只要俩孩子好,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也便安心了,再别无他求。”
  
   张太傅点点头,安排才刚传话的那个林府的嬷嬷:“快回去,那小子一会儿一准还有什么精彩的话要说,一字一句的记清楚了,悄悄地传给我们。”
  
   林如海忙阻拦:“好了,孩子们的事儿咱们就别偷听了。”
  
   张太傅笑:“这小子整天跟他老子我板着脸,好容易得了机会,我能放过?”不等林如海回答,张太傅便斩钉截铁的自问自答了,“不能!”
  
   林如海失声笑,无奈地摇了摇头,由着张太傅去了。因为他从张太傅这句话里得到一个很好地消息,幸好呀,他儿子没学到他的‘无赖’性儿。
  
   ……
  
   张岚估摸他二人独处的时间差不多了。下完棋后,他便掐算好时间点跟黛玉交代。这些话说早了唐突,说晚了略显仓促,此时说正好。
  
   黛玉闻言微微抬首,半垂着眸子,安静而姝美。
  
   张岚心弦被重重的撩拨,为之一震。默了会儿,他方用舒缓而低沉的声音阐述道:“有件事要知会你一声,今年八月二十八日下聘,明年同日大婚。”
  
   黛玉惊讶的抬眸看张岚,婚期还未议定,今儿个两家长辈见面就为讨论这事儿,他怎么直接就有了结果?父亲早前还说说打算多留她两年,到底哪个是做准的?
  
   张岚补充解释道:“我不喜什么通房丫鬟,既是早晚会在一起,不如早些,免一遭麻烦。岳父这里,我会常带你回来看的。”
  
   黛玉有些听明白张岚的意思了,看来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她微微颔首,权算是表态了。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张岚别有意味的看眼黛玉,微微得意的翘起嘴角。
  
   “是什么?”黛玉心生戏谑之意。她心里明白张岚以为他不敢问,就此混过去,她偏要问呢。
  
   张岚颇为意外的看着黛玉,嘴角的笑擒不住了,转即笑得灿烂:“你真想知道?提前说明,我话中有话,要慢慢品。”
  
   黛玉心知张岚在激将她,至于答案她心里已经猜的□□不离十了。她红着脸转身,不问了。
  
   恰巧这时,嬷嬷过来传话,请她们去林府的北园瞧戏。
  
   张岚干脆地应了一声“好”,做手势请黛玉先走。黛玉点点头,从张岚的身边而过,一瞬间,就听见徐徐的一声入耳,瞬间,红霞晕染了黛玉的耳根,整张脸滚烫起来。
  
   未免被人现,黛玉颔首而行。
  
   雪雁觉得姑娘走路似乎哪儿不对,忙上前搀扶,却现黛玉的手异常滚烫。雪雁担心黛玉生病,忙关心她身体如何。黛玉反而把头低得更甚了。雪雁这才反应过来,结合刚才所见,估量张小爷才刚肯定是跟自己姑娘说了什么。
  
   ……
  
   戏台上一出出戏,唱得精彩绝伦,音色婉转高亢,不绝于耳,何其精彩!但这声音到了黛玉和张岚的耳里,却成了无聊的哼哼呀呀,毫无吸引力言。
  
   紫鹃起初现自家姑娘心不在焉,便下意识的朝张岚哪儿瞧,现他也是如此,似乎是很无聊,修长的食指时不时地敲敲桌面。紫鹃再看黛玉,正低头玩着手帕角。紫鹃悄悄碰了下雪雁,雪雁瞧见,当即就明白了。
  
   是夜,黛玉躺在榻上睡不着。
  
   雪雁早准备好了陪她,她一躺下,便挑眉笑问黛玉:“姑娘心里想谁呢?”
  
   黛玉一听,半恼道:“谁叫你胡说的!”
  
   “才没人胡说呢,是我和紫鹃姐姐两双眼都瞧见得。”雪雁说罢,便伸手瘙痒黛玉,“好姑娘还不快从实招来!”
  
   “好,我说。”黛玉笑的肚子疼,抹了抹眼角的泪,转即瞪着雪雁,“你想知道什么?”
  
   “今儿个在凉亭内,张家小爷一定跟您说什么了,是不是?”雪雁追问。
  
   黛玉愣了下,红着脸笑了,“是有话,不过不适合你听。”
  
   “姑娘,奴婢是您的贴身丫鬟,将来就是您的贴身陪房,奴婢这辈子就为了伺候姑娘而活呢,若我不适合听,谁适合?”雪雁反问。
  
   黛玉脸更红了,翻身背对着雪雁。
  
   “好姑娘,你们都订亲了,来年就大婚,说句话忌讳什么?还是……姑娘嫌我伺候的不周到,不信我。”说着,雪雁便假意拿着帕子擦眼睛。
  
   “好好好,我说,”黛玉打掉了雪雁的帕子,见她根本没哭,笑骂,“就知道你这个小蹄子是装的。”黛玉乌黑的眼珠儿微微一动,翘起嘴角笑道,“得了,这就告诉你。”
  
   “是什么?”雪雁张大眼问。
  
   “起风了。”黛玉一本正经胡诌。
  
   “啊?”雪雁不解,眼神里略有些失望。转即,她转转眼珠子,突然顿悟了,笑嘻嘻的回道,“我知道了,张小爷这是提醒您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呢,真贴心啊。”
  
   黛玉抿嘴憋着坏笑,雪雁也厉害,自己不过随口糊弄她罢了,她竟能牵强附会出一番意义来,真不容易。至于张岚真正说得是什么话,黛玉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他二人的小秘密。
  
   黛玉笑着闭上眼,“等我娶你”音犹在耳……
  
   作者有话要说:深鞠躬,请允许大鱼推一下存稿新文,古言小人物重生苏爽文《重生之第一绣娘》,
  
   新文跪求预收藏!!!收了我,收了我,我是妖精快收了我!~\(≧▽≦)/~
  
   手机用户戳这里直达→:
  
   网页用户戳这里直达→
  
   大鱼会好好爱你们,好希望下篇文还能看到你们,来嘛,跟大鱼手挽手相携走下去!(╯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