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11 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农历九月初三,宝钗出嫁。
  
   薛、白两家婚事办的低调,再说也没什么亲戚邀请,风声闹大了不过招来以前一群得罪过的人笑话她们。
  
   从简大婚的提议是宝钗提出来的,薛姨妈知道宝钗这是体谅家里的苦处才会如此。这孩子太过懂事了,总是把薛家和她放在最首位,而选择牺牲她自己。
  
   谁家姑娘出嫁,不希望出嫁时,十里红妆,热热闹闹。
  
   薛姨妈想想就心酸,这段日子她也想明白了。一辈子争强好胜不是什么好事。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商人也没什么不好,吃得饱喝得足,只要别在乎别人说什么,日子过得挺悠哉。以前,她的确是个计较名声的人,许是官家出身,做姑娘的时候她娘家王府又曾那样气派过。她出家是就下决心想‘气派’一辈子的,况且大姐又嫁的那样好,她怎能不嫉妒,不攀比……
  
   如今想想,人这一辈子怎么不是活。名利,财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命里没有又何苦强求。
  
   是她看不穿,看不透,活了大半辈子就在折腾。苦了她的宝贝女儿,跟着她这个看似精明的糊涂娘过日子。
  
   薛姨妈默默垂泪,心酸的要命。
  
   薛蟠同母亲坐在宝钗房间的外间内,他这个大哥就等着新娘妹妹着好凤冠霞帔呢。这会子见母亲哭声不止,薛蟠的当她舍不得宝钗,赶紧劝慰。
  
   “我看妹妹就是换个地儿住罢了,没什么大不了。”薛蟠无所谓道。
  
   薛姨妈闻言哭得更厉害,用手戳薛蟠心脏的位置,骂道:“说什么混话,你这个做哥哥的压根就没长心!你们兄妹,你大她小,你说说这些年,怎反倒她像是你姐姐似得照看你。”
  
   “知道,我当然知道,谁说我心里不感恩,满满的装得都是母亲和妹妹呢。”薛蟠认了错,挠头冲薛姨妈嘿嘿笑。
  
   薛姨妈见他那个呆样儿,又恨不起来,破涕为笑。抬首的刹那间,一抹嫣红的背影映入眼帘。薛姨妈赶紧站起来,慌张的看着眼含泪珠儿的女儿。
  
   “好孩子,千万别哭,一哭妆就花了。”薛姨妈心疼的用帕子轻轻地擦拭宝钗眼角的泪,“新娘子一哭就不美了。”
  
   “妈,所幸我没嫁远,就在京城,您想见我,您就和大哥坐马车去,也就眨眼的功夫就能看着了。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反对。”薛宝钗道。
  
   薛蟠点头,忙补充道:“妹夫白雷是个挺靠谱儿的人,他早就中意妹妹的,也帮了咱们家不少的忙。妈,你放心,他肯定会对妹妹好的,回头妹夫也会好生孝敬您。”
  
   提到白雷,薛姨妈心生几分愧疚。前些日子她还在心里小小的埋怨呢,觉得是白雷配不上她完美无瑕的女儿宝钗。如今看,嫁给这白雷,好歹比她犯糊涂的把宝钗塞给蒙古王爷强。蒙古那么远,人生地不熟的,宝钗一旦受欺负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是在京好,嫁的近好,况且这个白雷还那么喜欢宝钗。
  
   薛姨妈一味的哭,有些后怕的拍着胸口懊恼:“蒙古王爷的事儿,我差点耽误了你。我的心肝哟,我竟还为此怪过你,想想这事儿我悔得都想一脑门子撞墙上。”
  
   “妈,别自责了,我这不好好地。”宝钗笑着拉住薛姨妈的手,劝她也别哭。
  
   薛蟠见状,也凑了过来,一家人相携相拥。
  
   外面的鞭炮声想起,看门的婆子麻利的跑进来,喜气洋洋的催促宝钗快些蒙上盖头,新郎马上就要府前来接亲了。
  
   薛姨妈拿着宝钗的红盖头,慈爱的笑着,仔细打量要出嫁的女儿。面若娇花,两颊绯红,虽双眸仍含泪,却更加楚楚动人了。
  
   被母亲盖上红盖头的瞬间,宝钗合上眼,落泪了。她抓住薛姨妈的手,说出嫁前最后一句话:“母亲,我能有今日,该谢荣府的老太太的。”
  
   薛姨妈的手抖了下,懊悔的叹息糅杂在回馈的声音中:“娘知道,会在心里感激她。”薛姨妈还要说,嘴唇动了动,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是喜婆已然进门,笑嘻嘻的道喜之后,请兄长薛蟠备着宝钗上轿。薛姨妈拍拍宝钗的手背,松开了,转而对薛蟠道:“去吧!”
  
   在众人的簇拥下,薛蟠备着宝钗热热闹闹的去了。
  
   薛姨妈呆愣在原地半晌,终一屁股坐下。才刚她想和宝钗说,前日一大早儿,她曾亲自登门荣府预备和老太太致谢,却被婉言谢绝了。当时周瑞家的招待她,告知了详情。原来他们薛家能有今日安稳的日子过,全靠着宝玉的善心请求。
  
   薛姨妈不知宝玉是天生心善怜悯他们,还是心里有宝钗。不管是不是真有后一种能,薛姨妈也不敢妄想了。她亦不知道宝钗对宝玉的情谊到底如何。总归两家人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宝钗今天也出嫁了,薛姨妈觉得自己没必要说出来你让她多想。以后对任何人,都止口不提此事,以免节外生枝。
  
   生活安稳顺遂,如现在这样挺好的。
  
   薛姨妈舒口气,立在院门口,远远地望着宝钗消失的倩影,静静地落泪。
  
   她这一辈子算是完了,托荣府的洪福,她能终老,已是大幸。
  
   宝钗伏在大哥的背上,并不安静。好像把一肚子的话全部倒给薛蟠听,只恨这去往花轿的路太短,话说不完。宝钗只得捡精要的说,嘱咐他大哥不要再贪玩,家里已然不如从前了。薛家就是个平头百姓,谁都得罪不起,别说他打死个什么人,他就是出门不小心碰着那个贵人的汗毛,都能给家里头惹来祸患。
  
   薛蟠不高兴的嘟囔:“瞧你唠叨的像个妈似得,这些话咱妈都给我说八百遍了。”
  
   宝钗气急,捏了下薛蟠的肩膀,骂道:“说八百遍你听了么?人话你听不懂,趁早跟我说,我叫你妹夫把你再关进顺天府大牢里清醒。”
  
   “别别别,你哥什么都不怕,就怕那顺天府的大牢。行行行,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薛蟠服软道。
  
   宝钗接着在薛蟠耳边嘟囔他要怎么管家,怎么打理家里那几个铺子。薛蟠一一应了。宝钗这才安心的上轿……
  
   贾母对宝钗的大婚没表示什么,这档子功夫她送礼过去,免不得让薛家人心中感慨万千。不管这感慨是好意还是恶意,贾母觉得都搅了人家大婚的喜庆氛围。左右两家以后也没什么干系了,便彻底没干系了也好。
  
   其实宝钗大婚的消息宝玉、贾兰等几个早就听说了。许是有心人告知,不过他们都没这心思,一心扑在各自的事儿上。宝玉、贾兰、贾琮为了考试整日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贾环跟着从军练兵,每日累得倒头就睡根本没心思想其它,再者说他跟宝钗又不熟。姑娘媳妇儿们这边,王熙凤消息灵通,早得了信儿,却故意压着谁都没告诉。探春等后来知道了,也当不知道。
  
   “这样两不相干的结果,也算是不错的了。”王熙凤得知宝玉那边毫无动作,笑了笑,感叹一句。
  
   平儿扯起嘴角,略讽刺道:“没想到薛大爷还这么会‘闹事’,好在咱们宝二爷不吃这套了。”
  
   “嗯,二哥哥一心读书了,我听三弟说,先生几番赞他学问做得好呢,长进飞快。”探春一边扒拉王熙凤交给她的账本,一边回道。
  
   王熙凤指了指账本上探春需要注意的地方,笑叹:“用心了。”
  
   探春一愣,点点头,对王熙凤说的这三个字颇有感悟。
  
   ……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日子平安顺遂。
  
   草木复苏,天气微有些寒凉。
  
   二月初五这日,却是风和日丽,万里晴空。快到晌午时,尹府的产房里传来孩子的清脆啼哭声。产婆迫不及待的开门高声报喜:“三奶奶生了个哥儿!”
  
   顺天府尹尹秋和夫人在厢房等着,一听这消息赶紧出来了。三爷尹尚早焦急地在院子里徘徊,一听产婆说生了,第一个扑到她跟前,其速度迅雷不及掩耳。产婆被吓得一跳,幸好她有定力,双手抱紧了孩子。
  
   尹尚紧张的看着产婆怀里的用刺绣着福寿禄大红锦缎被包裹的小娃娃,那么小只,整张脸红红的。尹尚伸手要碰他,又紧张的缩了手,怕自己不小心用力伤害了他。尹秋夫妇相继赶来瞧孩子。尹尚见有家人照看孩子,也不顾什么人阻拦,直接窜进屋瞧妻子迎春。
  
   产房房内刚拾掇完,还停留着血腥气。迎春怕忌讳,忙让尹尚回避。
  
   尹尚一把握住迎春的手:“你都没力气说话了,还操心这些。此时我走。还是人么。”
  
   一句话,让迎春噗嗤笑了,眼角含泪。
  
   不多时,尹秋夫妇等也进门了,抱着孩子让迎春瞧。众人说了句话,尹秋夫妇便先走了,好让迎春好生安歇。
  
   尹尚留下来陪妻子,他脱了鞋就躺在迎春的身边,灿然笑道:“儿子出生的时候跟你差不多,迎春而来。”
  
   迎春侧首看着意气奋的丈夫,痴痴的笑,有这样的丈夫宠着自己,她真得要傻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挺难受的,终于赶在24点前更新了。太好了
  
   感谢花饫的地雷,谢谢╭(╯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