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12 章

尹尚让迎春给他们的儿子起名字。迎春心怀感激,却不敢越过长辈了去,让尹尚去请公公尹秋赐名才是。
  
   尹尚笑道:“父亲那儿你放心,机会是我求来的。我的名字便是父亲取得,咱们的儿子咱们取名字没什么不行的。你说说,叫什么好?”
  
   迎春产后恢复的很快,才三日的功夫,脸蛋已经红扑扑的,像个刚嫁入门的新媳妇儿似得。尹尚一说这事儿,她还有些羞涩,微微颔首低着头。这一下子,更像是新妇了。尹尚瞅着心动,就好像新婚之夜第一次见迎春似得,心噗噗的跳,满是欢喜。尹尚禁不住把嘴凑到迎春的脸边,猛地亲一口,于是迎春的脸更红了。
  
   尹尚看着她出神,转即笑道:“这孩子是你给我的,不如叫尹一?”
  
   “尹一?”迎春不大理解尹尚的因果推理关系,一字跟她有什么干系?
  
   “你们同是在春季出生,本想叫尹春,但孩子不能犯长辈名字的忌讳。春,是一年中的第一季。一字好,独占鳌头,首当其冲。”尹尚解释道。
  
   迎春笑,点点头。
  
   尹尚目光灼热的盯着迎春,声音低沉的补充道:“最要紧的是此名缘由赐予他性命的母亲。”
  
   迎春脸红成了苹果,掩嘴笑道:“三爷再拿我开玩笑,不理你了。”
  
   尹尚拍拍床榻,俊眉挑起:“在床上,我更喜欢你叫我相公!”说罢,尹尚灼热的目光顺着迎春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不枉他苦等了十个月,生子之后的迎春更有味道了……
  
   尹一满月的时候,贾母携一众家眷来赴宴。贾母一见小家伙讨喜的样儿便喜欢的不得了。这么多人围着尹一瞧,这孩子确实一点不怕生,不哭不闹,墨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盯着大家瞧。
  
   贾母抱了会儿孩子,过问了一句迎春的身体;其实瞧她红光满面的样儿,贾母都不愿问了,肯定好得不得了。
  
   迎春闻言扑倒贾母怀里撒娇道:“那不行,在您老跟前我永远是您不懂事儿的孙女呢,要关怀的。”
  
   “瞧这孩子,一准在婆家被宠坏了。”邢夫人玩笑道。
  
   尹秋的妻子道:“这孩子管家有一套,又懂事,跟妯娌处的跟亲姐妹似得,如今又为我们尹家添了个大胖小子。我这个做婆婆的再刁蛮也挑不出错来,不宠她怎么行?这么乖巧的孩子,我恨不得就当她是亲生的呢。”
  
   “迎丫头有你这么开明的婆婆,是她的福分。好孩子,以后得好生孝敬你婆婆,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贾母故作严厉的跟迎春道。她也是半做戏给尹秋夫妇瞧得,婆媳问题最敏感了,贾母自迎春出嫁前,便在123言情文里总结了一套办法教她。总归是无论何时,公婆就得捧着,她们开心了,自然就都开心了。
  
   迎春会意的看眼贾母,有模有样的跟自己的婆婆行大礼谢恩。
  
   尹秋妻子见状赶紧扶起她,握着迎春的手,好一顿稀罕夸赞这孩子。说实话,尹、贾两家刚定亲的时候,尹秋妻子对迎春的身世是不大满意的。就算是她认领继室邢夫人的名下,身份跟尹尚还是差一截的。自打迎春进门之后,一心一意孝敬公婆,和谐妯娌,井井有条的打理家业,样样件件做的完美无瑕。打从迎春进门之后,尹秋妻子就没再在家事上操心过,心情开阔了,连精神都更好了。她见儿媳妇儿这样好,还有什么道理挑剔。再者说,荣府就是把迎春当嫡女嫁过来的,她家老太太也是把迎春当嫡女宠的,确实跟嫡女没什么不同。
  
   贾家第一个进门的媳妇儿尹秋妻子很满意。便不禁想起探春,听说她是个比迎春更厉害的人物,这就叫人更满意了。后宅内媳妇儿们一团和气,男人们才能放心在外头奋斗打拼。
  
   既然想到了探春,尹秋妻子便问了问贾母探春的状况。
  
   贾母神秘兮兮的笑道:“姑娘们之中独数她管家最厉害。等她出了孝期,嫁到你们家来,你真以高枕无忧,享受儿孙之了。”
  
   “那敢情好!”尹秋妻子干脆答道。
  
   众人好一顿笑。
  
   不多时,黛玉随继母孙氏也到了。黛玉刚订婚,众姑娘媳妇儿们都凑过去问东问西,凑热闹,把黛玉撩拨得脸色通红,跑到贾母这里躲‘灾难’来了。
  
   贾母护着外孙女儿,瘪嘴故意玩笑道:“你们哪凉哪儿呆着去,把我外孙女儿臊走了谁负责?”黛玉刚松口气,转即被贾母拉住问,“好孩子,你倒说说张家小爷怎么样?”
  
   众人闻言,有一顿起哄。
  
   黛玉脸红到脖子根儿,撒娇的挣脱贾母的搂抱,躲到一边侧对着贾母:“您老也戏谑我,不跟你们说话了。”
  
   众人又是笑。
  
   尹秋妻子也逗道:“想必心里是极好得了,不然怎么会羞成这幅模样?”
  
   黛玉回身看着众人,轻微跺了下脚。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更热闹更呵了。
  
   尹秋妻子见时辰差不多了,宾客也都陆续赶来,忙带着媳妇儿们去迎客。今日有不少达官贵人的家眷来凑热闹。如今朝中风云突变,素来受皇帝器重的太子因目光短浅,犯上作乱,被削爵圈禁到南方守灵去了。原本一直低调不起眼的四皇子邕亲王突然受上重视,其势力展迅猛与八皇子几乎成了平手。不过论出身,四皇子的生母比八皇子更胜一筹,他又是皇帝最宠爱贵妃的养子,皇帝更器重谁不言而喻。
  
   而如今邕亲王麾下的干将,便有尹秋、李将军和林如海等人。此等局势,众官当然着急巴结四皇子这边儿的人。也便是因此,今日尹家百日宴才会这般火爆。
  
   邕亲王素来低调,不喜下属过于张扬。林如海早料到如此,提醒了尹秋。尹秋只请了几位至交好友,却没料到其它官员竟闻风而来,若拒之门外,只会引来更多非议。无奈尹秋只能请这些人入内,赶紧来找林如海和贾赦求主意。
  
   “这有何难,随便找个借口打了他们,就说晌午要带着娃去拜佛还愿,不留他们!”贾赦别的不敢说擅长,这种出馊主意的事儿还真非他莫属。
  
   林如海微微点头:“也好。”主意他出不来,贾赦能出就是好的。
  
   尹秋点头:“那就这么办!”回首便打人去知会妻子。不大会儿,便有嬷嬷传话回来:“太太担心一哥儿才满月,路途颠簸去法华寺远了些,闹出病便不好了。故来问问老爷,还有什么别的法子没有?”
  
   尹秋一听有能伤害到他的小乖孙儿,立马摇头否了。“娘的,下次给孙子办满月酒还得偷偷的了。”素来斯文的尹秋竟气得骂人了。
  
   林如海问贾赦还有什么注意没有。贾赦眼珠子一转,嬉笑道:“有!”
  
   尹秋和林如海眼睛当即亮了,催促贾赦快说。
  
   “我这就去问老太太的主意,她老人家的厉害呢,她若没了主意,那就是真没办法了。亲家你就等着挨四爷一顿骂,以后长记性就是。”
  
   尹秋点点头。
  
   贾赦说罢就去贾母跟前讨嫌。
  
   尹家人知道贾母见不得太热闹,也知道她老人家的一见人太多就容易犯“糊涂”。迎春一现贺喜的女眷多的超出预料,便另收拾了厢房给贾母备着。贾母此时正闲来无事嗑着瓜子,呵呵的瞧黛玉、惜春几个玩闹。
  
   贾赦一来,王熙凤、黛玉几个便退到里屋去避嫌。
  
   贾母皱眉想了会子,低声跟贾赦叹道:“这事儿说大也大,谁不知四爷是个多疑的性子,皇上更甚。前阵子他赈灾修堤有功,风头正盛,最近才安静静的,怕帝王忌讳。这会子要是有人给他添堵,保不齐真六亲不认了。”
  
   “正是这个理儿,所以来求您解灾难呢。”贾赦急道。
  
   “不急,我想想。”贾母蹲了会儿,转即问贾赦:“我看今天有李将军的家眷,他必是来了的。我听说他是个酒桶,喝酒最厉害了。”
  
   “那怎样,跟咱们有什么干系?”贾赦不解。
  
   “他是个习武人,豪爽出了名的,一会儿就找个由头,让尹秋跟他一唱一和,逼大家多喝。再去把张岚请来,成败全看他……”
  
   尹府办百日宴,众赴宴的官员们孩子还没瞧着呢,莫名其妙的先被尹秋敬了三杯酒下肚。不多时,喝嗨了的李大将军突然起来要敬众人。
  
   一品大将军是个大酒桶啊!谁都知他千杯不醉,偏这个人得罪不起,又是豪爽惯了的武人,文人跟他讲不通道理。众人只得受着,又干了三大碗。众人不胜酒力,喝得嗓子干辣,只得喝茶解酒。岂料才喝一口茶下去,胃中翻涌,想吐,却碍于场合不敢吐。众人纷纷找借口四处蹿,找地儿呕吐。
  
   李大将军捋着胡子哈哈笑:“浪费,浪费了,多好的酒。你们也太不胜酒力了!”
  
   有几个吐得厉害的,怕失了颜面,从忙告退,却还是有八成人留了下来。李大将军兴高采烈的叫人换碗,再敬众人。
  
   众人不行了,好说歹说把李大将军扯了下来。
  
   尹秋笑眯眯的端着酒杯:“来,我也敬大家!”
  
   众人受不住,有个厉害的人半开玩笑问:“大人不会是嫌弃我们麻烦,想把我们灌醉了送回家吧?”
  
   “哪有,哪有,不过是鄙人今日孙子满月,高兴地相与大家同喜。”
  
   众人叫苦不迭,跟尹秋商量,好歹上了菜在喝酒,这么空腹喝下去谁受得了。
  
   眼看拖延的办法不好用了,尹秋求救的看向林如海和贾赦。他二人也急,往门口望,这时就听人喊“张大人来了!”
  
   众人慌忙站起来去瞧,便见御前一等侍卫张岚冷峻着脸进门了。这位也是来祝贺的吧,谁都知道他是林大人未来的女婿,应该是刮着荣府和林家的关系来道喜的。
  
   “你怎么来了?”林如海上前一步问。
  
   张岚冷冷的看一眼林如海,什么话都没说,只冲其点了下头,直奔尹秋而去。
  
   气氛骤然冷了。
  
   张岚竟然对未来的岳父这么冷淡,只有一种能,这位冷面煞星是来办公事的。他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公事自然是传皇帝的旨意。
  
   瞧这面色不像是好事儿啊!
  
   这是……
  
   众人的脸都变了颜色,紧张的看着张岚。
  
   张岚几步便走到尹秋跟前,一句恭喜的话都没有,直接冷淡说了句:“尹大人,劳烦移步。”说罢,张岚便让路,先让尹秋走,张岚紧随其后。
  
   屋里的气氛更压抑了。众人纷纷猜测张岚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
  
   不多时,尹秋沉着脸进门,原本喜气洋洋的神色不复存在。整个人就像被冰块冰镇过了似得。
  
   一定生大事了!
  
   众人上前欲问,尹秋冷着脸一句“身体不适”,命三子代为招待各位,便快步去了。
  
   林如海和贾赦率先拱手,告辞了。
  
   众人见状,都学做聪明人,纷纷告辞,余下的宾客寥寥无几,多是尹家的正经亲戚。
  
   林如海和贾赦坐马车,转路到尹府后门。张岚早候在那里,一见林如海恭敬地行礼。
  
   贾赦竖大拇指赞道:“多亏你帮忙!”
  
   张岚谦逊道:“晚辈不过是走几步,是老太太厉害。”
  
   尹秋忙赶来致谢,送了众人。
  
   宝玉还在尹府前院,才去小解了,回来却见大厅里没什么人了,伯父和林姑父也不在。这时有嬷嬷来告知宝玉,请他去后宅找贾母,回头一起回府去。
  
   宝玉在嬷嬷的带领下,乖乖的往后宅去。尹府园子修得不错,园中□□旖旎,亭台水榭美不胜收。
  
   “小姐,在这边,飞这边了!”一记清脆的女声传来,假山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宝玉忙退后,站在嬷嬷身后。
  
   嬷嬷出声问什么人,便见假山后头走出四个年轻的丫鬟,而丫鬟身后则立着一名身穿鹅黄色群裳的年轻女子,倩影妖娆,身材高挑,团扇遮面。
  
   尹府没有待字闺中的姑娘,这位恐怕是哪位宾客的家眷。宝玉赶紧又退了几步,不想惹任何麻烦事。
  
   作者有话要说:争取每个人都交待好结局~\(≧▽≦)/~
  
   大鱼给张岚的设定苏爆了,目标酷霸狂拽帅!木有办法,大鱼爱黛玉,就是这么任性o(≧v≦)o~~
  
   要接近尾声了,亲们还有什么想看,看什么番外,统统点点点,大鱼着手写╭(╯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