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13章 大结局

嬷嬷认出是客,忙行礼:“原来是李四姑娘,奴婢冲撞了。”
  
   “嬷嬷莫客气,确是我鲁莽。原在屋里觉得闷得慌,便和几位姐妹过来扑蝴蝶,不想追着那只蓝蝴蝶到了此处。”李月半垂着眸子,浓密的睫毛一闪一闪的,语气、神态皆表现出愧疚之意。
  
   嬷嬷们欢喜李四姑娘懂礼节,不拿架子,都松了口气。宝二爷还在这,不好多言,双方各自散了。
  
   宝玉听见远去的脚步声,方上前几步,跟着领路的嬷嬷往回去。
  
   嬷嬷瞟眼宝玉,才刚她跟李四姑娘说话的时候,总感觉李四瞟眼宝玉之后,便言语有些羞涩。这种事儿一般人看不出来,亏得她火眼金睛,瞧得真真的。瞧瞧人家李四姑娘温婉有礼,顶不错的,宝二爷也是个一表人才,两家家世倒也相配。嬷嬷便故意笑着跟宝玉介绍:“才刚那位,是李大将军家的四姑娘。”
  
   “嗯。”宝玉的淡淡的回了一声,眼睛望着钱路,面无表情。
  
   嬷嬷见宝二爷似乎没什么心思,噤了声。
  
   贾母正在偏厅内与迎春告别,嘱咐她照看好自己的身体。贾母稀罕的抱着一哥儿,亲了两口,喜欢的不肯方下。“这孩子面相好,宽额大耳,有福之相。”
  
   迎春笑:“都说这孩子长得像公公。”
  
   “是像他爷爷。”贾母点头,忽听宝玉来了,她便不坐了,起身跟尹家夫人和媳妇儿们告辞。
  
   “今日事出有因,不能多留你们,改日登门赔罪。”尹秋妻子笑眯眯的拉着贾母的手,低声道。
  
   贾母笑了笑:“咱两家不计较这个,照顾好我孙女儿!”
  
   尹秋妻子噗嗤笑了,点点头:“一准儿像亲娘一样好好疼她。”
  
   迎春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理该是我这个做媳妇儿的孝敬婆婆才是,我早在心里把婆婆当亲娘待的。”迎春一手搀扶着邢夫人,另一手搀扶着婆婆,笑道,“我是真有福的,有两位疼我的娘亲。”
  
   贾母笑道:“你这才对!”
  
   尹秋妻子更高兴了,笑得合不拢嘴,热情地把贾母等人送到门外。不多时,李将军夫人曾氏也要携女告辞。尹秋妻子打量四姑娘李月,笑着跟曾氏道:“有几年没见着她了,瞧这孩子出落得亭亭玉立,真俊!”
  
   瞧着李四姑娘也差不多到议亲的年纪了,曾氏携女出席,也是有知会大家“李家有女待嫁”的意思。本来曾氏是盼着尹家这出热闹,顺便闯一闯李四姑娘的闺名,不曾想半途出了事儿。
  
   也罢了,以后还有别的机会。
  
   曾氏携女坐马车回去,女儿李月素来活泼,是个爱说话的。这一路上这孩子倒奇怪了,竟羞答答的低着头,不曾开口。
  
   曾氏观察了一路,觉得纳闷,回家就问李月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李月红了脸,低头不吭声。曾氏不好逼迫女儿,打她去了,转即招来陪同李月的四个丫鬟问话。
  
   丫鬟们你看我我看你,都茫然的摇头。“太太,四姑娘在尹府并未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才到哪儿喝了杯茶,便是跟其它世家姑娘们扑了会儿蝴蝶,脚还没站稳呢,这不就回府了?”
  
   “就是怪了,什么事儿没有,什么人没见,四丫头怎么就……”
  
   “啊,想起来了,姑娘扑蝴蝶的时候曾碰见了一人,是荣府的宝二爷。不过人一直站在嬷嬷们的身后,又远,也没说话,我们四个还挡在姑娘的跟前,也没出什么事儿,更谈不上冲撞了。”丫鬟解释道。
  
   曾氏眼珠子动了动,心里明白了,轻笑一声,打丫鬟们去。不多时,李将军解决完尹府的事儿,笑呵呵的回来。今儿个他给尹秋卖了个好,人情往来容易加深情谊,如此他以后在朝堂中便会站得更稳当了。
  
   “今儿个尹家好像出什么事儿了,老爷倒意外的高兴?”曾氏不解。
  
   李将军哈哈道:“你个妇道人家当然不懂其中的奥妙,总归是好事儿。”
  
   “老爷既然这么高兴,得空也问候问候月儿,女大不中留了。”曾氏故意拉着脸说道。
  
   李将军一听是他最宝贝的小女儿,面色紧张了,关切的追文曾氏:“怎么,孩子身体不舒服?啊,不对,你说女大不中留,这是指咱们月儿喜欢上谁了?”
  
   李将军是武将,说话不喜拐弯抹角,很直。
  
   曾氏吓了一跳,忙拉一下丈夫的袖子:“就是在自己家也得小心着些,老爷小点声。”
  
   李将军瞪眼,挑眉高声道:“看谁敢,老子府里的人就得乖,若真有不老实欠揍的,老子就亲自动手大卸八块!”
  
   曾氏扶额,竟无言以对。
  
   李将军转即又换了一张笑脸,问媳妇儿:“你说咱女儿真有喜欢的人了,说说,到底是哪家的,我听听。”
  
   “我也不把准儿,感觉像是。”曾氏遂把今日女儿在尹府偶遇宝玉的事说给李将军听。
  
   “荣府的人啊。”李将军皱眉。
  
   曾氏点头:“这个宝玉我倒是听说过,当年他衔玉出声谓是震惊整个京城。这孩子模样好,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俊美异常,不怪月儿瞧他一眼就上心了。”
  
   “贾宝玉,嗯,我记得他有个庶弟,名唤贾环的就在老大的麾下历练。”李将军皱眉回忆道。
  
   曾氏想了想,笑道:“是了,前两年的事儿,当时还是尹秋做的中间人求咱们。那会子荣府也未像如今这般富贵荣华,当时他家老太太能为一个庶子如此费心教诲,倒叫我印象深刻。”
  
   “这还不简单,让老大带着贾环回来,咱们从他弟弟那儿先探口风问问。若这位宝二爷真是个造之材,女儿愿意,就把这门亲定了!”李将军办事从来都是干干脆脆,绝不拖泥带水。
  
   曾氏还是觉得要慎重,不过她一介妇人拗不过丈夫,就随他的意思了。李将军那边去找人,曾氏这边赶紧到女儿房内谈心,确认自己没猜错。
  
   李月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还不敢说。
  
   曾氏急道:“你父亲什么性儿你不知?这会子你不跟娘说清楚是不是这个人,回头你爹手脚麻利的把事儿定了,你再说错了,没得你后悔了。”
  
   李月抿了下嘴,羞答答的点头,干脆道:“就是他!女儿非他不嫁!”
  
   曾氏愣了下,没想到女儿说干脆就这么干脆。她,真是老爷的女儿,这对父女的性儿啊,未免太着急了些。
  
   “好孩子,你才见他一面,就说这样的话来?”
  
   李月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全身彻底放松了,也没了之前小女儿的拘泥:“母亲,他初见我,便退了几步,移开目光,拘谨的站在那儿,一点都不好奇多看我一眼。我与嬷嬷说话,他亦是目不斜视,做派端正。再者说,前段日子你嘴里不时直门的说荣府怎么怎么好,她家老太君怎么厉害会教孩子。有那样的长辈在,他的人品会差?故而问题只剩下一个了,合不合眼缘。女儿一见他,就喜欢他那模样了,所以,非他不嫁!”
  
   曾氏再次扶额,心里默默地吐口水:她真是命苦,嫁什么人生什么娃。唉,认命吧!
  
   别看李月这孩子平日活泼乖巧,真到什么事儿犯倔的时候,跟他爹一个样,九头牛拉不回来,不到黄河不死心。女儿四个字“非他不嫁”就代表一个意思,他们李家跟荣府的亲事结定了。
  
   曾氏真想去跟李将军说:“老爷,你还看个毛啊,检查人家什么人品。你女儿已经把自己泼出去了!”
  
   ……
  
   这一日,贾环突然回来了,他跟贾母道:“前儿个李将军突然叫我去府上,询问一堆宝二哥的事儿。”
  
   贾母领悟到什么,有些意外。她打量贾环,现其眼神有些闪躲,遂问:“你今日回来说此事,是他们的授意?”
  
   贾环老实的跟贾母点头。
  
   “将军府有意结亲?”贾母干脆直接问。
  
   贾环点点头:“没跟孙儿说破,但我觉得是这个意思。”
  
   “当然不能跟你说破,你不过是他们派来给我透露风声的。”贾母道。
  
   王熙凤掩嘴笑道:“将军府议亲就是不一样,跟行军打仗似得。老祖宗,您说这事儿咱们是应还是不应?李家那个四姑娘,我倒是跟她说过几句话,小姑娘很活泼,有主意。性儿还算好,举止落落大方,挺不错的。”
  
   贾母回忆了下,点头:“有点印象。”
  
   “那这件事?”王熙凤仔细观察贾母的神态。
  
   “再议吧,今秋孩子们要科考,以此为首要。”贾母道。
  
   王熙凤点点头,吩咐下去,各房的人不管听没听到风声都要守口如瓶。今儿年是府中三位小爷参加科考的紧要关头的日子,万不怠慢了。
  
   贾母交代了贾环如何回李将军,表面上再不过问此事。李家那边得了信儿,知道荣府重视宝玉的科考,便暂且押后考虑,不曾多想别的什么。隔了一月,贾母派人偷偷旁敲侧击宝玉。宝玉竟还记得李月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别的他没多说,但贾母心中已然明白七八分。
  
   贾琮参加的童生试,早些日子,乡试前就已经出榜了,贾琮名次考得很好。
  
   二房的孩子们全部出了孝期,拘谨了近三年,也该放松一下。待宝玉乡试一完,贾母便花大价钱请来两个戏班子,供给孩子们听戏玩。
  
   说来也巧了,乡试定下放榜的日子,恰巧是黛玉的大婚之喜。
  
   一大清早儿,荣府门外便鼓锣鞭炮喧天,因宝玉、贾兰二人一同中举,报喜的衙差一共十二个。不枉宝玉勤学苦读,考中第六名。贾兰名次也靠前,二十三名。
  
   众人纷纷恭贺贾母,今年荣府谓是喜事连连。用贾母的‘术语’来讲,那是地雷串着火箭炮潜水炸弹和深水鱼雷一起爆了。
  
   开心!
  
   贾母呵呵的接受大家的祝福,今日,估摸她的嘴是没机会合上了。晌午,众人吃了贺宴,一家子便全员出动,前往太傅府参加黛玉和张岚的大婚。黄昏时分,张府便正是迎娶黛玉入门,大红花轿抬进了太傅府正大门,黛玉从此以后便是张岚的媳妇儿了。
  
   贾母高兴之余,竟觉得有些心酸,偷偷用帕子抹掉了几滴泪。她已经越来越像真正的人一样,有情愫,有喜怒哀……
  
   李将军一家也参加了张府的喜事。
  
   贾母见着曾氏,又见她家小女儿李月彬彬有礼的冲她行见面礼,体度端正,双眸丝毫没有介意之色。贾母满意了,其实当初她以科考为由不提亲事,也是另有观察之意。
  
   如今贾母也瞧白了,李家人虽性子豪爽不拘小节,但深明道理。李家四姑娘李月更是个活泼聪慧,知晓替人着想的好孩子。怎么看,她都配得起宝玉。
  
   贾母笑眯眯的拉住曾氏的手,低声道:“改日,咱们也该商量商量孩子们的大事儿了。”
  
   曾氏大喜,有些激动,连道了几声“好”。
  
   ……
  
   时光流逝,记忆反而越来越美好。
  
   转眼间,123言情已经做贾母十多年。
  
   十年有风有雨,更有无数喜。
  
   贾母到了八十八高寿时,依旧坚持低调办寿。如今连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她的癖好,受不了人多,人一多爱‘抽’!
  
   寿宴只邀请亲戚和至交朋友。
  
   纵是如此,单算血脉相连的亲戚,总数足有百八十人。一家子大大小小都来,摆了了十几桌酒才将将够用。且不说别的,单就孩子们就以占了三四桌。巧姐儿、莜哥儿、诚哥儿且不说,近些年新添的娃儿们:迎春的三子一女、黛玉的一儿一女、宝玉的二子、贾环、史湘云各一女、探春、贾兰各一子;贾琮的媳妇儿也已怀孕五月,已经显怀了。今年新婚的惜春与丈夫宋许年伉俪情深,估摸也快了。
  
   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妇,孙女孙女婿,以及外孙女、曾孙、增增孙等等,贾母手加脚都扒拉不过来了。众子孙们一个挨着一个的上前给贾母贺寿奉礼,曾孙曾孙女这一辈更是,要给她表演节目,大的六七岁,小的三四岁,年纪都不算大却是花样繁多,跳舞唱歌弹奏器应有尽有,逗得贾母哈哈大笑。
  
   虽说人多头晕是她的老毛病了,但贾母欢喜不得了。
  
   开宴前,贾赦代表众人请贾母说两句话。
  
   场面静悄悄的,众人都看着贾母。
  
   贾母擦了擦眼角的喜泪,扫望给她祝寿的这些小辈,正经咳了一声道:“红包早已备好,平均分配,这次我保证绝不会‘抽’!”
  
   众人愣了下,瞬间,哄堂大笑。
  
   五世同堂,儿孙承欢膝下。
  
   一位老人家最渴求的幸福生活不过如此。
  
   ……
  
   爱绿衣,爱瓜子,爱她的‘子子孙孙’。
  
   她,123言情网,也算不枉为人一遭了。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就是番外了~\(≧▽≦)/~黛玉大婚什么的会在番外里补充。大家要求的原版贾母的番外我也看到啦~~
  
   今天码着码着突然到结局了,好心酸,舍不得了,我眼角也有泪,呜呜……
  
   大鱼的下一篇文:古言小人物重生苏爽文《重生之第一绣娘》,好希望下篇文还能看到你们~~嘤嘤~~别抛弃大鱼呀~
  
   手机用户戳这里直达→:
  
   网页用户戳这里直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