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14 章

农历八月二十八日,春花秋月,金风送爽。
  
   这一日,黛玉大婚。
  
   这一月以来,日子越临近,黛玉内心越忐忑。反而是昨夜,大婚的前一夜,黛玉竟莫名的一夜好眠。或许是前些天精神绷得太紧了,害得她不得不在这一晚彻底卸下放松了。
  
   清晨天蒙蒙亮,黛玉便被紫鹃和雪雁唤醒。今儿个势必要忙碌的一整日。黛玉真庆幸昨夜她睡得好,不然还真难有精神应付这一整天的折腾。
  
   春纤像往常一样兑好了洗脸的温水,端进来。紫鹃却笑,打她去预备沐浴用的浴桶。春纤恍然醒悟,愧疚的拍着自己的脑袋瓜儿,慌乱的跑出去,快速预备好沐浴等物。
  
   等待小姐沐浴的功夫,雪雁点了下春纤的额头,盯着她有些乌青的眼圈,问她昨夜是不是没睡好。
  
   春纤点了点头:“姑娘今儿个大婚,我有些睡不好着。也不知为什么,舍不得这里,又担心去了张府不适应。”
  
   “傻丫头,怕什么,有我,还有你紫鹃姐姐照应呢。再者说,咱们家姑娘能眼看着咱们受欺负么?姑娘是嫁进张府做媳妇儿的,又不是嫁过去受苦。”
  
   “说是这么说,上头有公婆,总归是不好伺候的。”春纤莫名的担忧道。前些日子,她在林府的好姐妹得了太太的恩典,赎身嫁了出去,回门的时候一味儿的哭,听说她那媳妇儿做的比做丫鬟苦一百倍。
  
   嫁人若是这个结果,还不如不嫁呢。更何况她们家姑娘金枝玉叶,精贵着呢,春纤不舍得看自家姑娘受欺负。
  
   黛玉沐浴之后,刚穿了亵衣,便从屏风后走出来。她脸蛋红扑扑的,额间的碎还挂着水。春纤见了,连忙用布巾仔细擦干,小心翼翼的为自家姑娘梳头。
  
   隔着镜子,雪雁对黛玉努了下嘴:“瞧她眼睛乌青的,一连几日没睡好,担心姑娘呢。”
  
   黛玉抬眼看镜子中的春纤,果然如雪雁所言,有点黑眼圈。黛玉抿嘴浅笑,拉着春纤跟她坐在一块儿,就用桌上的水粉给她涂了涂,遮盖住原来的青色,人也打扮的更精神了。
  
   “好看!”黛玉笑,对身边的几个丫鬟道,“你们的心意我懂了,安心吧,有我做你们的主子,勿需多余的担心。非我自吹,凭这的家世,父亲、大母舅,还有外祖母,谁敢欺负我去?”
  
   春纤嘿嘿笑:“也是,姑娘,怪我总是爱瞎想。”
  
   “去了张府之后,头一夜,你们别怕,只做该做的。态度要不卑不亢,不能被张府的人小瞧了去,更不必作威作福吓唬人家,惹人厌。”黛玉嘱咐道。
  
   紫鹃等应承,谨听黛玉的教诲。
  
   黛玉梳洗好,穿上大红色的群裳,来到正房给林如海和孙氏请安。
  
   林如海和孙慕青早等在正堂,夫妻俩昨夜叹咏到深夜方睡,今儿个一早又早早的起来,等在正厅之内。宝贝女儿要出嫁,怎么想心里都是舍不下。情绪激动之时,林如海眼角竟闪烁出泪花儿。
  
   黛玉一来拜见,林如海竟有些忍不住了,侧着头,假意扶额,实则在偷偷拭泪。
  
   黛玉怎会看不懂父亲的心,垂泪磕头,轻声低唤:“父亲!女儿有负于父亲的养育之恩,今日之后,女儿便不能一直侍奉在您的身边。”
  
   “好孩子,快起来。女儿家的,本就要出嫁从夫。你有今日,为父方感欣慰啊。”林如海又悲伤又高兴,不知该作何表情。
  
   孙氏高兴地哭着,拉着黛玉的手笑道:“你父亲这是高兴过头了,回头便好。”孙氏转而对林如海道,“老爷,走吧,早饭早备好了,我们的玉儿也该饿了。”
  
   这时候,奶妈抱着诚哥儿出来。小家伙还说不清话,看见大姐黛玉却颇为兴奋,手足舞蹈,好像知道他大姐要出嫁,特意为其祝贺似得。
  
   黛玉从奶妈手里抱过弟弟,高兴地在其脸蛋上亲一口。诚哥儿年小,自然不能吃饭。孙氏让奶妈先接过去,待他们三口人吃过饭再说。诚哥儿突然咧嘴笑,白胖的小手轻轻地揪着黛玉的衣领,好似不舍。
  
   黛玉又红了眼,抱着弟弟也不肯撒手了。
  
   “也好,一家四口一起吧。”林如海笑叹,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不多了。
  
   不过,玉儿能嫁到那样好的人家,也算是有福的。至少,他对得住九泉之下的妻子了。“敏儿,瞧瞧我们的女儿,今日便出嫁了!”林如海说罢,经垂泪了,斟一杯酒敬天,倒在了地上。
  
   孙氏忙起来,也举杯道:“敬姐姐一杯!”遂也将酒倒在了地上。黛玉随后也是如此。
  
   一顿饭虽吃得哽噎,却别有一番温情。
  
   饭毕,黛玉便回房打点装束。孙氏紧随其后,她拭了拭眼角的泪,拿起嫁妆单子递给黛玉。“这是我和你父亲为你准备的嫁妆,你看一看,还缺什么,只要府里有的,都给你备上。现在不行,日后也。”
  
   黛玉低着头,接了单子,看都不看便放在桌上。孙氏安排的一切,她自然放心。只摇了摇头。
  
   孙氏拉着黛玉的手笑道:“看一看,有什么疑问趁着现在问我。方嬷嬷是我身边的亲信,这些年我一直让是她打理这些庄子。日后她便跟着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教她去办就。再不济,差个话儿到我这。你外祖母哪儿,早就甩过话给你了,叫你有困难找她去。老人家说的不是客道话,我宁肯你别外道,也不想你受委屈。”孙氏的言外之意,黛玉若不好意思找她这个继母,尽管麻烦她的外祖母也行。总归,孙氏不希望黛玉受委屈。
  
   “女儿心里外祖母,也有您的。太太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黛玉观的微笑给孙氏看。未免孙氏不放心,黛玉故意扫了扫单子上的几处庄子,问了方嬷嬷几个精要问题。不禁让方嬷嬷慌忙惊叹,连孙氏也惊讶不已。原来这孩子管家真真有一手!
  
   “如此我便也放心了。”孙氏安心的笑了,另将附有地契的盒子交予黛玉处理。
  
   晌午一过,天色就好像眨眼间便暗了下来。
  
   林如海望着西斜的太阳,心中颇有些酸楚。
  
   今日又是乡试放榜的大日子。府门外不时地隐约传来鞭炮声,估摸又是哪个四家子高中了。遥想当年自己意气奋之时,林如海更是感慨万千。
  
   不多时,有人来报喜,说荣府的两位爷宝玉和贾兰都高中了。
  
   林如海大喜,高兴地差人告知黛玉和孙氏。黛玉和孙氏俱是一喜。
  
   黛玉听说宝玉很正气,名次靠前,高兴道:“这回外祖母怡然自得了,家中再没什么事儿叫她老人家费心了。”
  
   “不是,我估摸着老太太这会子肯定高兴的直门嗑瓜子儿呢。”孙氏玩笑道。
  
   众人闻言,都笑了。
  
   转眼间,迎亲的吉时快到。
  
   黛玉穿好凤冠霞帔,肤若凝脂,肩若削成,纤腰一动,婀娜一步,生了万种风情,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仙子。
  
   紫鹃看痴了,呆了会子,才迟钝的为自家姑娘盖上红盖头。
  
   鞭炮声四起,在迎亲队伍悦耳的奏下,黛玉亦步亦趋的坐上了花轿。轿子一路晃悠到张府,黛玉紧紧攥着的苹果手已了冷汗。轿子上斜,已经预备抬进张府的正门。黛玉更加紧张,指尖用力过猛,略显苍白。轿子平稳之后,黛玉便听媒人喊新郎射箭踢轿门,她便下轿了。过了马鞍、火盆,她方被媒人引至张府正堂之上。
  
   黛玉隐约感觉到手里的红绸子引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必定是张岚了,想到此,她的心竟莫名的加快跳动。
  
   黛玉微微颔首,透过红盖头,隐约看见自己大红裙的下摆。
  
   “一拜天地,二拜……”
  
   大婚的程序黛玉早已经熟记于心,她自己在心里不知演练过多少回,就怕这一日出错。真到了这一日,反倒什么都放轻松了,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在新郎张岚的引领下,黛玉安安稳稳的到了洞房。
  
   张岚亲自扶着黛玉坐下来。他的指尖微微一碰黛玉,一股淡淡的寒凉感传过来。黛玉立马感觉到这不是媒人的手,紧张的微微缩了下指尖,转即又恢复正常,任由张岚拉着她的手坐下来。
  
   喜婆颠颠的看着这对小夫妻恩爱的“小动作”,高兴地合不拢嘴。真是门好亲事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似乎所有有关大婚的贺词儿好词儿用在这对儿身上都不为过。
  
   张岚握了下黛玉的手,方松开。看着蒙着盖头的新婚妻子,张岚忍不住要说话,嘴唇动了动,竟忽然现不知该从何说起。况且,眼跟前还有那么多碍事儿的人!
  
   张岚眸光冷冷的扫向看向喜婆她们。
  
   喜婆真恨不得此刻就走,这不合规矩啊。她抖着音,冒死跟张岚商量,是不是该出去应酬宾客了?
  
   张岚眯眼,冷冷地打了个眼色。喜婆抖了□子,二话不说赶紧带着人先走,屋子里只留下四名丫鬟候命。这四位丫鬟却也不敢站近了,他家小爷的性情真不是盖得,得罪不起啊。丫鬟们乖乖的跑到门口附近,老远站着装木头。
  
   张岚的面色这才有所松动,转头,目光温柔的看着蒙着盖头的妻子黛玉。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泡泡雪、爱狐狸的颖、江馨哀、腐女......扔了一个地雷,你们都是我的小爱,一直在支持大鱼,很爱很爱乃们,麽哒,抹口水~~~
  
   ----------------------------------------------------------------------------------
  
   今天洗山药,不造为啥,弄得两只胳膊痒疯了,还以为没办法码字。我果然是勤劳的好孩纸,养成勤劳的好习惯,不码字竟然不舒服了,本来请好假了,特跑来乖乖滴码出一章~\(≧▽≦)/~快来夸我~~~
  
   咳咳,文章要结束了,大鱼最擅长插播广告,新文《第一绣娘》继续求预收,专栏同求承包~~
  
   大鱼的专栏求承包,收了之后开新文会有提示哒╭(╯3╰)╮(戳进去直接点收藏就好辣)
  
   手机用户戳这里直达→:
  
   网页用户戳这里直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