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 115 章

黛玉感觉到身边人的气息,双手微微收紧。{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张岚看出黛玉紧张,轻声道:“不会让你等太久。”
  
   说罢,黛玉便觉得一阵清风拂过,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紧接着传来轻微的关门声,屋里愈加安静,静到她甚至听得见蜡烛燃烧所出的轻微声音。
  
   才刚黛玉紧张到极点,此刻终于以稍微松口气。黛玉静静的坐在原处,缓和了一会子自己的情绪。后来,也不知自己的脑子怎么了,竟想偏了。昨夜嬷嬷给她瞧那些……真让人脸红的要命!
  
   天色渐渐暗了,纵是蒙着盖头,黛玉依旧能感觉到四周光线的变化。黛玉估摸着自己怎么也要等到深夜,大婚之喜,像张太傅这样权贵之家,来贺喜的达官贵人必然数不胜数。张岚作为新郎,怎能不一一应酬?就是一人说上几句,也要费上一个多时辰的。
  
   幸亏继母孙氏有经验,体恤她,晌午的时候劝她多用些饭,免得大婚时体力不支。
  
   黛玉动了动手指,微微松口气。无趣,又觉得紧张,她便在心里默默背起了诗经的句子,一首接着一首……
  
   张岚撩起大红喜袍子快步出了自己的院,才刚的喜婆带着人就在外头弓着腰等着。一见爷来了,喜婆赶紧笑嘻嘻的跟在张岚后头,随即引至正堂之上,同张岚一起到张太傅夫妇跟前回报。
  
   太傅夫人笑着嘱咐儿子好生照应宾客,便起身带着媳妇儿们去后院应酬女宾。荣府的老太太还在那儿呢,不好冷落了她老人家。太傅夫人心里头青春的很,新进门的儿媳妇儿跟她这位外祖母感情亲厚的很。太傅夫人自要先到她老人家的跟前道个平安。
  
   贾母一见太傅夫人,连忙起身相迎:“我老婆子怎敢让您来亲自传话,随便差个奴才就行了。”
  
   “瞧您说的,以后你我两家还分什么彼此。”太傅夫人笑了笑,暗观贾母神色不错,试探的问道,“以前,我听说这孩子身子不大好,有什么忌讳我不知的,这会子吩咐下去,叫丫鬟们以后伺候小心着些。”
  
   贾母明白太傅夫人想试探什么。她作为婆婆的,担心儿媳妇的身体状况,也在情理之中。贾母看太傅夫人如今的反应,估摸当初张、林两家的亲事是张太傅一力做主的,太傅夫人估计是没说上什么话。张太傅那个老不休,看着不正经,实则手腕厉害的狠,不管对内对外,他决定的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哪有什么,小时候倒确实身子差了些,早养好了。”贾母轻描谈写的说道。
  
   太傅夫人听这话,眯眼笑:“谁家闺女没得过头疼脑热的?这不算什么。年前我还见过这孩子的,精神的很,确是我多虑了。”太傅夫人说罢,不动声色的瞄一眼门口。
  
   看门的嬷嬷会意,低着头悄悄地走。转身过了花园,朝下人房去,不多时,从房里头扯出个年纪二十上下的丫头。容长脸,精瘦,怕得身子畏畏缩缩的。
  
   “你说,你到底是哪来的人?为什么嚼我们新奶奶的舌根子?才刚拜堂我瞧得真真的,新奶奶步伐稳健,身子骨儿好得很。才刚我们夫人也问了荣府老太太,别说病了,连个忌口都没有!”
  
   “这不能!但凡是荣府的人都知道,林姑娘是吃补药长大的,人参养荣丸从没停过。嬷嬷你要信我啊,绝没有撒谎!我这等卑贱的身份,万万不敢随意污蔑主子的。”袭人哭诉道。
  
   嬷嬷皱眉,二话不说揪紧了她的衣领子,往外丢:“我家夫人拜佛的时候,见你在路边行乞,瞧你怜,善心才领你回来。万万没想到啊,新奶奶还没进门,你便挑破我家夫人和新奶奶的婆媳关系。啧啧,我说你怎么落得这副田地,原是应得的。快滚,别叫我在京城再瞧着你,见一次打一次!”
  
   袭人刚在太傅府养出点血色,哪肯被打走,忙扑过去,要哭求那嬷嬷。却不料这嬷嬷是个狠心的,直接关了门,夹了她的手也不心疼。
  
   袭人嗷嗷痛叫,挣扎的跑出去,哭哭啼啼的往街上走。身无分文的她,不知该怎么走下一步。薛姨妈卖她去外地,她好容易逃出来,一路行乞回京,家里人却都不在全搬了。就是不搬,她们也是不会认她这个女儿了。
  
   袭人悲伤难过,眼泪迷糊了视线,忽见俩人影堵住前路。她以为太傅府的人后悔了,来接她,赶紧擦干眼泪,却现眼前站着的竟是周瑞家的。
  
   “老太太说的没错,太傅夫人突然说那番怪话,果然是因有人作祟。把她给我捉起来!”
  
   “你要干什么!”袭人惊恐的喊。
  
   周瑞家的笑:“你放心吧,我们没薛家人那么下作,丢你出京。”
  
   袭人等着周瑞家的,不信她能善心。
  
   “二奶奶特意交代了,不能伤你,把你还给薛家就是。”周瑞家的淡淡的笑。
  
   袭人大惊失色。丢她到薛家,还不如让她去荣府受罚。薛家人那么下作,哪还会留她的命!再者说荣府如今这么有权势,小小的薛家根本得罪不起。这会儿把她送过去,薛姨妈肯定紧张后悔害怕,必定会好一顿折磨她来讨好荣府。
  
   “狠,二奶奶太狠了!”
  
   周瑞家的堵了袭人的嘴,拍拍手看着俩婆子架走她,冷哼:“能有今日都是自己作的,还怪别人。”周瑞家的拍拍手,带着一副好心情回去禀告贾母。
  
   贾母刚送给太傅夫人一串莲花菩提佛珠,俩人研究佛理,说的正兴。太傅夫人没想到贾母跟她同好,像找到个知己似得,肚子里的话好像说不完似得,连应酬别人的心都淡了。
  
   “孩子们都顽皮,鲜少有人爱听我念叨这个的。”太傅夫人笑。
  
   贾母同感:“以前林丫头陪我的时候,还有个伴儿,后来他爹领她回府了,我身边也没个能听的。”
  
   “哦?她懂这个?”太傅夫人惊讶,转即满意的笑,“年纪轻轻地,倒没想到她这孩子这般有悟性。比岚儿强!”
  
   贾母笑眯眯的点头,见太傅夫人态度很好,她也便放心了。
  
   ……
  
   张岚安分的听父亲的嘱咐,先敬岳父大人,随即又敬了下朝中来参加喜宴的二公九卿。至于余下的那些,张岚打他大哥张嵩去。
  
   张嵩偏不跑腿。
  
   张岚迟疑了下,扯了他大哥的袖子。张嵩还以为弟弟要求他,他头抬得老高,预备好好享受一下被弟弟哀求的感觉。
  
   张岚凑近了,低声跟张嵩道:“去西北的巡察使人选还没定,皇上正愁没合适的人——”
  
   张岚话没说完,张嵩便立马变了颜色,一脸嬉皮笑脸的勾住弟弟的肩膀,豪言壮语道:“好弟弟,你快去找弟妹吧。今夜弟弟大喜,*千金,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上边。一切有大哥呢,大哥帮你应酬,去去去,快去吧。”
  
   “多谢大哥。”张岚勾唇轻笑,拱手致谢。
  
   张嵩皮笑肉不笑的把张岚拉到一边,低声道:“最近千万别在皇上跟前提我的名儿啊!”
  
   张岚点头,摆出一副我早知道你这反应的神色,而后干脆地转身走了。
  
   “啧啧,瞧给他急的!”张嵩看着张岚麻利的步伐,瘪瘪嘴。“听说西北那边风沙大,皮肤容易干啊。”张嵩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他好帅的一张脸,不能被风沙吹烂了。
  
   李嬷嬷“嗳”了一声,辞别了珠大爷,带着人匆匆过桥。
  
   张岚快速迈着大步,走到新房门前。他背着手,玉面正对着门,静了静心神,方伸手推开新房的大门。
  
   上次见黛玉,还是年前订婚时的事儿。婚期定下来之后,他二人便不能再相见,刚好一年了。
  
   日子真长啊!
  
   张岚一步一步走向黛玉,她还是静静的坐在床榻边儿,风姿优雅,纵然蒙着盖头瞧不见脸,他的娇妻仍是美不胜收。
  
   喜婆没料到张岚这么快就回来,急急忙忙紧随而来,赶紧引导二位新人走程序。
  
   张岚利索的接过喜婆递来的金秤杆子,毫不含糊的挑开了黛玉的红盖头。
  
   大红盖头挑落的那一刻,一张绝色容颜显露出来……张岚紧盯着黛玉,眼皮不舍得眨一下。
  
   黛玉眯了下眼,适应了屋内的光亮,方对上眼前清贵新郎的双眸。张岚身着一袭华贵大红锦袍,身姿修长,倒影正好映在黛玉的身上。张岚目光依旧凝聚在黛玉身上,凤目微挑,薄唇噙笑,将手伸到黛玉面前。黛玉愣了下,方将自己的手放在他微微凉的掌心。张岚握住了黛玉的手,拉她起身。刹那间,黛玉觉张兰的手变得火热无比。
  
   少年凉薄,优雅入画;少女清贵,花容月貌。
  
   好一对金童玉女!喜婆看呆了,在心里大大的呐喊一声。
  
   喜婆回了神儿后,下意识的擦了下嘴角,方笑着引领二人饮合卺酒。喜婆用红绳将剪下的结在一起,又说了些“早生贵子”“白头偕老”之类的吉利话,方去。
  
   门关紧了。
  
   张岚再次拉住黛玉的手,璀璨的墨瞳里饱含了笑意。黛玉慢慢地抬眼,对上了张岚那双引人深陷的眸子……
  
   这一夜,他们的世界唯有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严打,你们懂的(正经脸)
  
   贾母(绿*)不让我写!真滴~~
  
   大鱼好欠抽,噗噗~
  
   感谢章鱼哥给俺两个地雷,么咪哒,╭(╯3╰)╮揉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