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001 指腹为婚


  
   南方市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随着这座现代化大都市的高速发展,无数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使得这个大都市已经是寸土寸金。想要在这个大都市过上舒适的生活,还真得有两把刷子才行。
  
   在这个大都市的崛起中,很多人弄得血本无归,一败涂地,但也有很多人赚得钵满盆满,富得流油。
  
   刘建国今年六十三岁,身高一米七二,一张国字脸有棱有角,虽然上了年纪,但没有现在流行的八戒肚,整个人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因为他跟共和国同岁,他的父母也就给他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那一年取这样名字的人不说上千万,几百万是绝对有的,但有他这样富有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
  
   他是这座大都市中的一个典型的成功人士,身家上百亿,就是在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上层社会里,也有着他的一席之地。
  
   现在他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有一家物流公司,在全国各大城市有着几十家连锁超市,一年的纯利都在千万以上。
  
   锦绣山庄的一号别墅是刘建国的住所,这栋独立的别墅里周围绿树成荫,不但有花园,有泳池,还有着现代化的健身器械,那日子过得可是相当的滋润。
  
   现在是午饭时间,一张长形餐桌上坐着六个人正在吃饭,分别是家主刘建国,儿子刘浩,媳妇苏珊,双胞胎女儿刘莹和刘雯,儿子刘斌。
  
   刘建国见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以后扫了大家一眼道;“今天我跟大家说一件事,我兄弟秦江的孙子秦浪要来华南大学上学,因为有事耽搁了,也就迟来了几天,我已经给他办好了入学手续,跟莹儿是一个班,他是下午三点的火车,到时莹儿跟你爸爸去接他。”
  
   刘莹一听要自己去接那个秦浪,脑海里立即就显现出了一个穿着一条短裤,打着赤脚,满身泥巴的小男孩。当下就翘着小嘴道;“我不去,不就是一个小男孩吗?要小斌去接他就行了。”
  
   刘建国沈着脸道;“我叫你去你就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安排了?你是他的未婚妻,你不去行吗?”
  
   “未婚妻?”刘莹一听张大了小嘴;“爷爷,你不会是喝醉了吧?我什么时候成了那个小男孩的未婚妻了?”
  
   苏珊笑着道;“你还没有出生,你爷爷就把你许给秦浪了,只是一直都没有跟你说。”
  
   苏珊虽然三十五岁了,但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是一个很会保养自己的女人,看起来跟刘莹姐妹也差不了多少。
  
   “指腹为婚?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们还在玩这一套?我才不会做那个乡巴佬的未婚妻,打死我也不会做一个乡巴佬的老婆。”刘莹一脸坚决的道。
  
   刘莹在十岁的时候跟爷爷去过一次秦爷爷的家,那个小男孩对她的印象很是深刻,光着脚,就穿着一条短裤,一身的泥巴,虽然是听说自己跟爷爷要去玩,才下田去捉泥鳅弄成这样的,但那个样子自己实在是接受不了,而且还长着一张大众脸,要自己去做一个这样的人的未婚妻,那是绝对不行的。
  
   “你不答应是不是?那你去拿把刀来,在我这脖子划上一刀,要不你把刀拿来,我自己划上一刀也行,我用死来实现我的诺言,你秦爷爷就不会怪我失信了。”刘建国一脸严肃的道。
  
   “小莹,你就不要跟爷爷斗嘴了,听爷爷的话吧,其实秦浪这个孩子很不错的,我虽然也只是在几年前见过他一次,但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诚实,老成,虽然不是很英俊,但很有个性,以后一定会有大发展的。”刘浩见父亲都这样说了,只得帮父亲劝起了刘莹。
  
   “我还小,我还在读书,还不想谈这样的事,而且我跟小雯是一起出生的,为什么是我不是她?要不就让小雯去接他好了。”刘莹这时帮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姐,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你是大姐,当然是要你先找男朋友才行了,爷爷和爸爸都说是给你找的未婚夫,你往我身上推干嘛?”刘雯一见姐姐极力推脱,当然不会去接受姐姐不要的这个乡巴佬了。
  
   “你的身份证跟我的身份证是一样的,今年都是十八岁,出生日期也一样,很有可能你还是姐姐呢。”刘莹当然不会去拿刀给爷爷,也就跟刘雯胡扯起来。
  
   “妈妈说是你先出生,所以才要我叫你姐姐的,我都叫了你十多年的姐姐了,你到现在才说不是姐姐,是不是有点耍赖?你要是早叫我姐姐,我是一定不会推辞的。”
  
   刘雯当然也不想把自己跟一个乡巴佬扯在一起,自己在读中学的时候,就有很多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围着自己转,今年一上大学,虽然开学还只几天,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就排起长队来追自己了,让一个乡巴佬跟在自己的身边,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刘莹现在也是这样,现在就有好几个给自己送鲜花的,不但长得比那个乡巴佬要英俊多了,而且还是官二代,如果让一个乡巴佬跟在自己的身边,自己都没有脸见人了。她听了刘雯的话后冷笑了一声道;你是叫了我十多年的姐姐,我以后天天叫你姐姐好了,以后还可以叫几十年,你岂不是赚大了?
  
   “你说妈妈说是我先出生的,这个是很不确定的,我才不信妈妈会分的那么清楚,因为按照医院的规矩,我们两个生出来以后是被护士抱出去了的,我们又长得一个样,妈妈是不可能分得那么清楚的。”
  
   刘建国见她们两姐妹在推来推去的就看着苏珊道;“你能肯定小莹是姐姐吗?”
  
   苏珊红着脸道;“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在生完她们以后,身体都虚脱了,当护士把他们抱到我面前的时候,她们都是穿着一样的衣服,而且还是一个样子,根本就不知道谁是姐姐,我是因为小莹耳朵背后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就让她做了姐姐。以后我就给她们戴上了不同的手圈,就很容易分出来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