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章 偷窥无罪1


  
   皇后娘娘要来寺里进香了。
  
   消息传来的中午,整个擒龙寺立刻沸腾起来。全寺上下几十名僧人如临大敌,老方丈与主持亲自动手,指挥小和尚将寺里进行一次大扫除。黄土垫道净水泼街,所有的梁柱窗棂全部被擦得锃亮,每人皆换了新衣,又重新烫了戒疤,翘首以盼这一时刻的降临。
  
   据说这位皇后娘娘是契丹第一美女子,乳名叫做燕燕。僧人们私下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第一美女子,光听这个乳名就让人想入非非。只是不知道这名字的主人到底生得何等模样?
  
   擒龙寺建于神册七年,至今已逾百年时间,因当年太祖皇帝耶律阿保机射杀黑龙而闻名于世,香火极为旺盛。如今景帝登基已十年有余,国力日渐强盛。怎奈身体却十分羸弱,皇后娘娘亲自来寺里进香还愿,可谓寺中几十年来的头等大事。
  
   入夜,喧嚣了大半日的擒龙寺终于恢复平静,东侧禅房内烛火飘忽,一灯如豆,软塌上坐着小和尚与老和尚,后面是一尊弥勒佛相。
  
   “师父,我可不可以偷看皇后娘娘洗澡?”半晌,小和尚才嗫嚅着开口。
  
   老和尚生得方头大耳,慈眉善目,微沉下脸道:“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之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儿舔之,则有割舌之患……”
  
   小和尚急道:“我只偷看一眼,然后转身就走还不成吗?”
  
   老和尚愠道:“偷看也不行!你是个出家之人,应该远离女色。更何况对方是当今娘娘千岁,万一被人逮住了,你的小命没了不要紧,反倒会连累寺中七十四名僧侣的性命!”
  
   小和尚讷讷地点头,念了一句佛号道:“弥陀佛,罪过罪过!师父,我知道错了!”
  
   老和尚眯起眼睛道:“无欢,为师知道你是个有来历的人,虽然老衲还不知道你的详细身世,但老衲却希望你能做一个正直的和尚。无欢无爱更无欲,这样才能将我佛发扬光大修成正果……”
  
   无欢沮丧地挠挠头,旋即又满面惊奇地问:“师父,女人的身体长什么样?”
  
   “跟男人差不多……”老和尚只说了半句话,忽然意识到这个回答不妥,忙止住口,瞪起眼睛道,“无欢,休要妄言!以布施离偷盗,以净行离邪淫,为师要罚你!”
  
   无欢慌得垂下了头:“师父,徒儿知道错了,我这就去后院澡堂子——气窗上有个孔,是无忧师兄捅的,我去把它补上!”
  
   老和尚挑了挑两道白眉,怒冲冲道:“无忧这个小崽子,你去把他给我叫来!”
  
   无欢赶紧打了个稽首道:“师父不要怪罪于他了,我去把窟窿堵上,让他良心发现而自责岂不是更好?”
  
   老和尚露出笑容道:“说的不错!无欢你好聪明!”
  
   无欢嘻嘻一笑,从蒲团上跳起来道:“师父,我去了!”
  
   老和尚点点头,合上双目轻轻摆了摆手。
  
   无欢起身出来禅房,快步朝后院走去。
  
   寺中唯一的浴池,建造得十分简陋,通体用青石条搭砌,当中是一个大水池,右侧是集水槽,另一边设有壁炉木炭,左右各有一个小气窗。这间浴池一年难得用上几次,只有遇到大的祭祀活动时才会用到,比如二月初八佛祖出家的日子,所有僧人们沐浴更衣后进香祭祀。而今皇后娘娘要来此沐浴,自然少不了一番精心的收拾打扫。
  
   无欢走进浴池,左右看了看,忽然顽皮一笑。皇后娘娘萧燕燕容貌举世无双,平常人根本不得见到,如今天赐良缘,有幸能一览皇后芳容,上天赐予的机缘若是错过岂不是太可惜了?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美色便是虚空,小和尚我面对虚空,相信佛祖也不会怪罪吧?
  
   偷看娘娘洗澡,尽管小僧心底一片纯洁,当你这幅皮囊是虚空,但若是被娘娘发现,掉脑袋是小事,搞不好还会连累师父和其他师兄弟,事情好像有点棘手的说。
  
   想到这里他沮丧起来,挠了挠小光头,眼睛却忽地一亮。这间浴池很大,四周皆是厚厚的帘帐,倘若躲在幔帐之中,只露一双眼睛,娘娘也许根本察觉不到。
  
   不过,他又微感踌躇,万一娘娘耳聪目明,背后生眼,自己还是难以遁形,她必定会叫喊和追赶,这又如何是好?
  
   思索了半天,无欢迅速站起身,快步出了浴池,直奔僧值库房。
  
   片刻之后他返了回来,将手里的木桶放下,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偷窥有风险,行动需谨慎。为了寺中师兄弟的安全,此次行动必须要精心的布置一番。
  
   接着他取出木桶里的物事,东边放一只,西边鼓捣一下,时而挠挠头觉得不妥,遂又推翻重来。
  
   折腾了一炷香的工夫,无欢才满意地点点头,想象着明日娘娘沐浴时的场景,他的脑子里甚至闪现出一双大腿迈入池水中的画面,小心脏开始加速跳动,嘴边分明流下了透明的液体。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明日娘娘进来,到时候……他禁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这一夜他睡得异常香甜,梦里面总是出现一条女人的大腿。
  
   翌日寅时刚过,擒龙寺外便传来了喧嚣的马蹄声,主持了空连同方丈法尘携寺中七十四名僧人列队相迎。锣鼓喧嚷,马蹄声碎,黄罗伞盖之下,一位盛装丽人缓缓走出队伍,立在擒龙寺前。
  
   众僧人只觉得眼前一亮,这妇人身材窈窕,穿着玫瑰紫的银花暗霞茜裙,外套一件淡藕色的罗缎坎衣。双眉斜斜入鬓,肌肤如羊脂美玉,粉腮红润,秀眸惺忪,神情似笑非笑,却是不怒自威,令人不敢久视。
  
   主持了空呆了须臾,忙快步上前稽首问安,那美妇人轻轻扫了眼两边众僧侣,淡淡地道:“了空师父,烦劳你为我带路,本宫要去后园沐浴更衣。”
  
   她的声音不高,但众僧侣却听得清清楚楚。无欢挤在人后,小心脏立刻砰砰跳成了一片。弥陀佛,她就是契丹皇后萧燕燕么?这幅容貌果真举世无双!待会儿小僧要不要偷看她洗澡?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