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百零二章 重赴柳州3


  
   此语一出,宠物夫人立时吃吃笑了起来,用手戳了一下无欢的头道:“小贼秃,你的嘴巴是越来越甜啦!”
  
   无欢就势抓住宠物夫人的手,不停地抚摩着,笑嘻嘻地问:“小僧的解药你可带来了?”
  
   宠物夫人闭眼享受着无欢的抚摩,十分惬意地道:“不好意思啊,解药在我房里,要不你跟我去取吧?”
  
   旁边的菩雅面沉似水,见无欢与妖精一样的宠物夫人亲热,气得闷闷不乐。但随即就被二人的谈话吸引住了,立刻插话道:“相公,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解药?”
  
   宠物夫人却飞快地睁开了眼睛,打量一下菩雅,收敛了笑容,颇为惊讶地道:“小和尚,她刚才……叫你什么?”
  
   “叫我相公呀!”无欢继续摸着宠物夫人的手,啧啧赞道,“夫人你的手好软,让人摸到根本停不下来……”
  
   宠物夫人诧异地再次看了看菩雅,许久才道:“小和尚你居然有媳妇了……”
  
   无欢却道:“先不说这事!你快把解药给我!”
  
   宠物夫人哼了一声,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去:“解药在我房里,想要过来跟我拿吧!”说罢头也不回,快步出了屋子。
  
   无欢没有办法,只得对菩雅道:“媳妇儿,你先在这里等我,小僧去去就回!”
  
   菩雅蓦地泪眼汪汪了:“相公,你去那女人房间里做什么?她像个妖精!”
  
   无欢挠挠头道:“傻媳妇,人家不是妖精,人家是耶律喜隐的妃子,小僧现在有求于她,不拿到解药,你的相公就死定了!”
  
   菩雅焦急地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相公你中毒了么?”
  
   无欢只好长话短说,把上次被诓到柳州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又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到处乱跑,小僧拿了解药就回来!”
  
   菩雅温顺地点点头,擦了下眼泪道:“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无欢摸了摸她冰冷的脸蛋,起身跑到屋外。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小丫鬟立在不远处,对无欢道:“小和尚,是去见宠物夫人么?跟我来吧!”
  
   无欢跟在小丫鬟身后,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内宅。那小丫鬟却突然停下了脚,伸手在无欢身上乱摸,无欢被她吓了一跳,举起双手向后连连退去,惊叫道:“你干什么?”
  
   小丫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转到无欢身后摸索了一会儿,这才轻轻说道:“好了,王妃就在前面的屋中,你进去吧!”
  
   无欢恍然,原来这个小丫头是在搜自己的身!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小丫鬟。
  
   小丫鬟默默看了无欢一眼,却不回答,转身飞快地走掉了。
  
   无欢摇头一笑,推门便进了屋内。
  
   刚一进屋,宠物夫人便像蛇一样缠了过来,两臂在后面抱住无欢,嘴巴凑到他耳边低语道:“恭喜你成功解救出留礼寿,小和尚你的确很厉害哦!”
  
   无欢笑道:“恭喜也要拿出点诚意来?我的解药呢?”
  
   “想要解药还不简单?看你的表现了!”宠物夫人低低说道,口中的热气直呼到无欢脸上,“只要你将我伺候得舒服了,我就把解药给你!”
  
   无欢立刻转身抱起宠物夫人,将她往大床上一扔,捏着下巴道:“你说,要怎么样伺候你才舒服?”
  
   宠物夫人“嘤”地一声,滚倒在床上,两只眼睛流露出邪恶的光,紧紧盯着无欢道:“傻小子,还用我说么?你快点过来啊!”
  
   无欢捏着下巴迟疑片刻,重新绽放出笑容,快步走到床边,抬手就给了宠物夫人一记响亮的腚拍:“反正小僧也破了戒,不在乎多破一次,你给我把腿张开!”
  
   宠物夫人在无欢这一拍之下心魂俱醉,瞬间犹如醉酒了一般,脸色酡红,颤巍巍的伸臂去抱无欢:“小冤家,你快过来呀……”
  
   无欢嘴边挂着坏笑,伸手便把她的外衣扒下,最后用手一掏,扯掉宠物夫人粉红的肚兜捧在手里,嘻嘻一笑道:“夫人的肚兜好香,我这就拿着它去找耶律喜隐!”
  
   宠物夫人勃然变色,直起身道:“你去找王爷做什么?!”
  
   无欢笑道:“用它换解药啊!我把你的肚兜往王爷跟前一献,王爷一高兴,没准就把解药给我了!”
  
   宠物夫人瞬间恍然,咬着牙怒视无欢,气冲冲道:“小贼秃,你太狡猾了!”
  
   “不狡猾,小僧又该中了你的招了!你到底给我不给我解药?”
  
   宠物夫人沉默片刻,撅起屁屁在床里摸了一会儿,然后回过头来,脸上却堆满了诡异的笑容,张开双臂又把无欢抱住了。
  
   无欢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玩?再不给小僧解药,我拿着你的肚兜就走!”
  
   宠物夫人笑而不语,嘴巴忽地凑近,飞快地堵在了无欢口唇上。
  
   无欢立时吃了一惊,刚要推开她,忽然感到口中传来一股馨香,宠物夫人的舌尖已经冲破自己的牙齿,伸了过来。正错愕间,一粒圆溜溜的东西滚入他的口腔里。
  
   宠物夫人眼中闪着道道涟漪,鼻息如火,舌头依旧在无欢口中晃荡,无欢立刻明白了,当即把那粒药丸咽了下去。
  
   纠缠了一会儿,无欢推开宠物夫人,扭动一下脖子,又活动活动四肢,茫然问道:“你喂我吃的是什么?”
  
   宠物夫人吃吃而笑,羞答答看着无欢道:“当然是解药了!傻小子!”
  
   无欢挠了挠小光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嘀咕了一句:“可是,我吃了后没什么感觉啊!”
  
   “你当初吃那粒毒药的时候有感觉么?”宠物夫人问。
  
   无欢呆呆地道:“没感觉……”
  
   宠物夫人又笑了起来,擦着嘴边的口水道:“这就是了!我刚才喂你吃的是解药,你体内的毒已经解了!”
  
   无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宠物夫人道:“就这么简单?”
  
   “当然!”宠物夫人舒服地喘了口气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宠物夫人笑得愈发灿烂了,捂住了口鼻说道:“只不过王爷有令,你没有杀死萧绰,所以必须给你下真毒才行!”
  
   无欢愣住,仔细思忖了片刻,结结巴巴地问:“也就是说,你刚才喂我吃的,是真正的毒药?”
  
   宠物夫人点点头,边笑边说:“上次我喂你吃的不过是一颗普通的跌打药丸,而这一次,你吃的才是真正的鹤顶红!”
  
   无欢大吃一惊,随即怒冲冲揪住宠物夫人骂道:“臭娘们,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三番五次的害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