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百零三章 鹤顶惊心1


  
   宠物夫人依旧抿齿而笑,惊奇地瞧着无欢道:“小和尚,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一粒药丸而已,看把你吓得,大惊小怪!”
  
   无欢大怒,过去一把将她掀翻,使劲在她屁屁上来了几下,低喝道:“一粒药丸而已,那你为何不吃个我看看?!”
  
   宠物夫人被无欢拍得喘息连连,眼中似乎带着泪水,抬起头望着无欢道:“小和尚,你打得我好舒服……”
  
   无欢怒不可遏,索性跳上床,片腿骑在她腿上,又用力向她屁屁上猛拍:“臭婆娘,天生一身贱骨头!小僧拍死你!”
  
   宠物夫人忍不住轻呼起来,声音腻到了骨子里,一双媚眼如丝,满面羞红地看着无欢道:“小和尚,小冤家……你好狠的心……”
  
   无欢觉得头大,想怒又怒不出,沮丧地躺倒在床上,悲怆地说:“小僧这是什么命呀?怎么遇到你这么一个女魔头?”
  
   宠物夫人咯咯娇笑,一双美目里俱是浓浓的春意:“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人家一直在想你呢!现在我都被你扒光了,难道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
  
   无欢愤愤地道:“我想杀了你!”
  
   “那你就过来杀了我吧!”宠物夫人眼中的火焰越来越炽,突然扳过无欢的脑袋,嘴巴毫不客气地在他脸上乱啃。
  
   无欢竭力躲闪着,狠狠掐住她的脸说:“解药在哪里?解药在哪里?!”
  
   “鹤顶红乃是天下剧毒,哪有解药啊?”宠物夫人喘息着,赤果着身体趴在无欢身上娇滴滴说。“解药没有,人在这里,你随便吧!”
  
   无欢简直要哭了,瞪着眼喝道:“我跟无冤无仇,你为何对我下如此毒手?”
  
   宠物夫人重又嘻嘻笑起来:“因为我喜欢你啊!”
  
   “你这个臭婆娘,我找耶律喜隐去!他若不给我解药,我就打他的傻儿子!”
  
   宠物夫人却冷笑道:“耶律喜隐现在哪有心思顾你?他正忙着娶小妾呢!小和尚,你也别着急,你的媳妇菩雅也逃不掉的!这次这爷俩要一同娶妻啦!”
  
   无欢顿时吃了一惊,仔细梳理一下她的话,这才明白宠物夫人说的什么,耶律喜隐那个傻儿子要娶菩雅?小僧阉了他!
  
   只是,到了此刻无欢的脑子开始迷糊起来,看宠物夫人都是俩脑袋。他清楚鹤顶红乃是剧毒,自己服下之后必死无疑,阿弥陀佛,小僧还没活够呢!菩雅是小僧的媳妇!
  
   宠物夫人喜滋滋地看着无欢,见他眉眼不睁的样子,用手戳了一下他的光头道:“耶律喜隐不要我了,我也受够了这个糟老头子!小和尚,姐姐这就带你走,咱们去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姐姐天天疼你……”
  
   “阿弥……”无欢晃晃脑袋,怎奈头中却越来越晕,眼皮犹如千钧之重,只念了半句佛号便趴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了声音。
  
   宠物夫人露出得意的微笑,接着迅速坐起身穿好衣服,拉开房门向外面打了一声呼哨。不消片刻,一个小丫鬟便走了进来,低声对宠物夫人道:“一切顺利,可以走了!”
  
   宠物夫人点点头,脸上现出凝重之色,对那小丫鬟使了个眼色,两人架起无欢出了屋子,沿着墙角朝西侧走去。
  
   此时夜静更深,王府中灯光稀疏暗淡,宠物夫人与丫鬟驾着昏迷不醒的无欢径自走到西侧角门,轻轻打开了门,迅速的溜了出去。
  
   到了十字大街,二人已经是气喘吁吁,小丫鬟左右张望一番,前面墙角处果然停着一辆马车。
  
   “夫人,车在前面,咱们赶紧过去吧!”
  
   二人驾着无欢到了马车前,赶车的是个五十多岁的汉子,根本不敢正眼看宠物夫人,见二人驾着昏迷不醒的无欢,不由微微一怔,但却也未敢多问,赶紧把车帘撩开了。
  
   二人将无欢塞进马车,车夫挥动马鞭,将车赶了起来。没一会儿工夫便到了南门,守城的士兵远远就瞧见了马车,立即高声喊道:“干什么的?站住!”
  
   马夫停下车子,宠物夫人从里面露出头来,看了一眼巡值的士兵,清声说道:“是我!”
  
   那士兵一见宠物夫人,立即低头拱拳施礼,问道:“夫人深更半夜的这是要干什么去?”
  
   宠物夫人道:“我娘病重,我要回去看她!赶紧开城门!”
  
   那士兵迟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不敢违背,立即挥手叫手下人将城门打开。
  
   宠物夫人心中暗喜,但表面却丝毫不动声色,放下车帘淡淡地说了句:“多谢你了!”
  
   马车缓缓朝城外驶去,哪知刚走到一半,后面突然响起凌乱的马蹄声,一队兵卒随后赶到,为首的赫然便是铁雕花!
  
   “前面那辆马车站住!”他高喝了一声,催马追上前去,一勒马缰停在了车子前面。
  
   宠物夫人心中一翻,虽然她人在车内,但听声音便知道是这厮,脑子不由轰了一下。
  
   “车里是谁?快点出来!”铁雕花又喊了一声。
  
   那士兵恭恭敬敬地答道:“回铁将军,车中是宠物夫人,她娘病重,要回去看看。”
  
   宠物夫人?铁雕花蹙起了眉头,跟着问道:“车中坐的可是王妃?请出来相见!”
  
   宠物夫人知道躲也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掀起布帘道:“铁将军,是我!”
  
   “真的是夫人!怎么,王妃母亲病重么?怎么白天没听你提起过?”铁雕花讶然道。
  
   “黄昏时分才有人过来送信,王爷只顾忙他的事,也不理我,我只好自做主张出城了!铁将军,麻烦你放行!”
  
   “这……”铁雕花迟疑下来,随即又道,“王爷有令,这两日谁也不能擅自出城。一切等王爷的喜事办完之后再说吧!”
  
   宠物夫人竖起了眼睛道:“王爷办他的喜事,与我何干?难道我老母病重,我就不能回去看了么?”
  
   “属下不敢!”铁雕花急忙施了一礼,狐疑地向车厢布帘的缝隙里瞥去,“王妃,你旁边的是谁?”
  
   “她是我的贴身婢女杏儿,难道你不认得了么?”
  
   “是杏儿,她怎么不出来?”
  
   宠物夫人勃然大怒,指着铁雕花骂道:“狗仗人势的奴才!王爷有了新欢就把我忘了,难道你也对我颐指气使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