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百零五章 鹤顶惊心3


  
   铁雕花登时大怒,上前一步指着无欢的鼻子骂道:“小贼秃,别给脸不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叫王爷亲自来求你?实话告诉你,你的小媳妇菩雅已经被我们捉了,如果你不给王爷的新娘子化妆,老子让人把你的小媳妇扒光衣服赏给弟兄们!”
  
   无欢心中咯噔了一下,心说这厮说的是真的?菩雅武功不错,应该不会被他们抓住吧?
  
   铁雕花见无欢发愣,却又冷笑起来:“知道你在想什么呢!你那小媳妇武功太强,伤了我几十名兄弟,如果不是老木机灵,喊了句小妞你若是敢跑,我们杀了小贼秃,想必这丫头早就逃走了!”
  
   “那现在她在哪里?”无欢焦急地问。
  
   “我们用渔网兜住了她,现在正捆在空房里呢!小贼秃,你若是不乖乖地合作,老子真的把这丫头扒光了衣服赏给弟兄们!”
  
   无欢双目冒火,抡起拳头直接照着铁雕花的眼睛就来了一拳,打得这厮哎呦一声踉跄后退,捂住眼睛吼道:“小贼秃偷袭我!我的眼睛……”
  
   “菩雅是小僧的媳妇,你要再敢说一句亵渎冒犯她的话,我杀了你!”无欢咬着牙说。
  
   “小贼秃,我先杀了你!”铁雕花气急败坏,从身边抢过一把弯刀来,跳过去恶狠狠就是一刀。
  
   无欢怒道:“臭家伙,小僧杀了你!”
  
   这时弯刀已经裹挟着风声劈头斩落,无欢向旁飞快躲开,一记直拳长击,正中铁雕花鼻梁,打得他哎呦一声,鼻血登时涌了出来。无欢一击得手并不停歇,右腿接着翻卷弯曲,正踢在铁雕花的小肚子上。铁雕花大叫一声阳面摔倒,弯刀脱手而出,捂着小腹叫唤开来。
  
   旁边众人见无欢下手如此凶狠,都看得呆了,须臾过后,两个家伙同时冲了过来,抡起弯刀向无欢头山砍落。
  
   无欢挽起袖子,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怒冲冲道:“大不了是一死!你们这些狗东西欺负我媳妇,小僧跟你们拼了!”
  
   霎时间三人混战成一团,那两个士兵武艺还不错,两柄弯刀上下翻飞,宛如疾风骤雨一般。无欢赤手空拳,却丝毫不见胆怯,脚踏八卦方位快速游走,两柄弯刀虽快,但竟连他的衣衫也沾不到。
  
   斗了一会儿,无欢忽地一记沉肘擒拿,扣住一个家伙的手臂,那家伙吃痛不过,手中弯刀立刻掉落在地。无欢随即又是一记勾足反踢,直接将这家伙踢出一丈多远,学铁雕花的样子,躺在地上呻吟起来。
  
   铁雕花气急败坏,擦干净鼻血吼道:“兄弟们,这小贼秃太猖狂了,大家一起上,将他剁成肉泥!”
  
   喊声过后,那些围观的士兵们纷纷拽出了弯刀,对着无欢就逼了过去。眼见一场大战即将爆发,这时内堂门口传来一声高喝:“铁雕花,你搞什么?本王还要小贼秃给新娘子化妆呢!你们都给我退下!”
  
   众人回头看去,见来人正是宋王耶律喜隐。
  
   他换了一件新衣,头发也刚刚梳洗过,虽然是怒斥众人,但嘴角边依然挂着得意的笑容。
  
   无欢指着耶律喜隐道:“你把我媳妇弄哪去了?快叫出来!”
  
   耶律喜隐笑道:“小和尚,别急嘛!你媳妇平安无事,你先去给我的新娘子化妆,剩下的事一切都好说!”
  
   “不行,你先放人,我再化妆!”
  
   “你先化妆,我再放人!”
  
   “你先放人!”
  
   “你先化妆!”
  
   二人越说越近,四只眼睛近在迟尺的对视。无欢眼中冒火,恨不得一把掐死对面这个笑里藏刀小老头。
  
   僵持了片刻,耶律喜隐忽地又是一笑,云淡风轻地道:“小和尚,不要和本王较劲。今天我心情好,不想和你计较。你去先给我的新娘子化个妆,你若表现好了,我自会放了你的小媳妇。如果你不去,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小媳妇立刻就会变成死人!”
  
   无欢恶狠狠地瞪视着耶律喜隐,极力压下心中的怒火,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之前铁雕花和木忽热不让自己的手下进城,原来耶律喜隐早就打好了算盘。此刻自己人单势孤,菩雅又不知道被关在哪里,只要他和菩雅见不到面,耶律喜隐就有了威胁二人的借口,这厮是在是老奸巨猾!
  
   “新娘子在哪?”沉默了一会儿,无欢终于软了下来。
  
   耶律喜隐露出笑容:“早听说你小和尚妆容之术高超,今RB王要娶亲,所以要见识一番。希望你不会让本王失望!”
  
   随即他扭头冲一个仆人使了个眼色,那仆人把手一摆,对无欢做了个恭请的手势。无欢喘着粗气跟着那仆人走进了内堂。
  
   转过一扇屏风,前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过了走廊之后,显出一间紧闭的房门来。那仆人在门前停住脚,低声对无欢说道:“新娘子有些野,用绳子捆着呢!小师父不要为她解开绑绳,只要把她的脸蛋弄妥即可!”
  
   无欢暗暗惊讶,新娘子居然被捆着?耶律喜隐这是玩的什么?抢亲么?
  
   仆人推开了房门放无欢进去,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王爷十分喜欢这个新娘子,小师父你只需要做好你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一概不要管。若是惹恼了王爷,只怕你和你的小媳妇就再无相见之日了!”
  
   无欢听得心头一紧,看了那仆人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那仆人对无欢施了一礼,顺手把房门关上了,最后说道:“我在外面等你,希望你只做自己的分内之事。”
  
   无欢不答,静静地看着屋中。见屋子里只点着一根红烛,左面是方桌和凳子,右面摆着一张大床,大红的帘布垂落到地上,看不见里面的情形。无欢的心也不由缩紧,能让耶律喜隐动心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难道比宠物夫人还要漂亮么?
  
   迟疑片刻,无欢慢慢走到布帘前,伸手撩开链子向里望去。朦胧的光线中,只见一个盖着红色头巾、身穿喜服的女子正在极力的扭动身体,显然是想要挣脱绳索的束缚。无欢忍不住问道:“需要我帮忙么?”
  
   那女子听到声音,立即停止了动作,随即低声道:“你是谁?快帮我解开绳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