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百零六章 烈女红妆1


  
   第一百零六章烈女红妆1
  
   无欢挠了挠小光头,却又无奈地叹息一声,转身向桌上望去。
  
   桌上摆着五颜六色的脂粉盒子,妆粉鹅黄石黛一应俱全。无欢拿起一条石黛看了眼,又黯然放下,重新撩开布帘,沮丧地道:“小僧现在自身难保,没法子救你。阿弥陀佛,女施主不要挣扎了。”
  
   那女子凝住身体,迟疑了片刻焦急地说道:“小师父,你是出家人?那赶快救救我吧!我是被耶律喜隐绑来的!我不想嫁给他!只要你救了我,要多少钱你尽管张口!”
  
   无欢叹息着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小僧不喜欢这些黄白之物。女施主,我是来给你化妆的……”
  
   “我才不要化妆!我不想嫁给耶律喜隐!”那女子大呼起来,又开始拼命扭动身体。
  
   无欢看得直皱眉,过去一把掀开她的盖头道:“别挣扎了,这是牛筋捆得,越挣扎越紧!”
  
   那女子猛然抬头,与无欢四目相对。两人对视了一眼均是惊讶地叫出声来:“怎么是你?!”
  
   无欢嘴巴张的巨大,简直都不会思索了,这个新娘子肌肤雪白,眉目如画,端庄而不失妩媚,姿色简直比萧绰还要美上几分,她不正是前几日自己在柳州官道上救过的郭淑芳么!
  
   “无欢,你怎么在这儿?”郭淑芳首先问道。
  
   无欢挠挠头道:“我从祖州带了留礼寿回来,交给耶律喜隐,所以就来柳州了……”
  
   郭淑芳不由怔了一下,随即怒道:“谁让你来得这么快?本来耶律喜隐已经定好了日子,要下个月初三才办喜事的!”
  
   无欢被她突如其来的脾气闹懵了,挠挠头道:“这关小僧什么事?我是奉娘娘命来柳州送人的。”
  
   “我是昨日被绑来的,耶律喜隐不知是那根神经错了弦,非要娶我为妻。而且还找人看过日子,本来定的是下月初三,可是没想到你却突然来了祖州。这老家伙一高兴,硬是把日期提前了,否则到下月初三,这还有十几天呢,我肯定能把绑在身上的牛筋磨断!”
  
   无欢这才恍然,不禁偷笑出声,这个郭大小姐还真是有趣。用十几天的时间磨断一根牛筋?恐怕还没等磨断就会被人发现,这郭大小姐还真是一根筋!
  
   郭淑芳瞪起眼睛来:“你笑什么?”
  
   无欢赶紧收敛了笑容,摆出正人君子模样:“小僧没笑——对了,你和歆月、沁芳不是在擒龙寺么?怎么被耶律喜隐抓来了?”
  
   郭淑芳愤愤地道:“你为了救你的梁王义弟,跟菩雅一走了之。娘娘千岁随后也跟着你走了,我在寺中索然无味,便想回家去。可是谁知道半路上就被铁雕花和木忽热给劫持到了这里。”
  
   “那歆月和沁芳呢?”
  
   郭淑芳白了无欢一眼道:“她们俩还在寺内!就知道你这个小和尚贼心不死,一直惦记她俩呢!”
  
   无欢嘿嘿一笑道:“郭大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小僧不是惦记是牵挂!毕竟她俩是因我而离开耶律喜隐的,如今已经无家可归,我不牵挂她俩像什么样子了?”
  
   郭淑芳叹了口气道:“我一直奇怪,耶律喜隐为什么会知道我离开擒龙寺?而且埋伏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无欢道:“耶律喜隐手眼通天,到处都是他安插的耳目,谁让你长得这么花容月貌?”
  
   郭淑芳微怒道:“死无欢,别和我逗闷子了!快解开我的绳子,咱们一起逃出去!”
  
   哪知无欢却摇着头道:“对不起,郭大小姐,小僧不能救你!”
  
   郭淑芳怒道:“为何不能救我?”
  
   “因为我媳妇菩雅还在他们手里!”
  
   “菩雅?”郭淑芳微微一怔,随即问道,“她是娘娘身边那个小侍女对么?”
  
   无欢点头道:“这丫头现在不知道被关在了哪里,耶律喜隐让我来给你化妆,并且威胁我不许助你逃走,否则他会杀了菩雅。所以小僧很难办,我不能置菩雅不管,郭大小姐只好委屈你了!”
  
   郭淑芳不由就是一呆,随即怒冲冲道:“死无欢,这件事都是因你而起,你不救我谁救我?!”
  
   无欢愕然道:“如何是因我而起?郭大小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郭淑芳道:“不是在柳州官道上你救了我和孟亭江,我能跟你回擒龙寺吗?不跟你回擒龙寺,我又怎么会重新被捉?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
  
   无欢顿时哭笑不得,气呼呼道:“蛮不讲理!就当小僧从来没救过你好了!”
  
   “你救了我,就必须负责到底!”
  
   “小僧才懒得负责!”
  
   “你要对我负责!”
  
   “我不负责!”
  
   二人越吵越凶,互相瞪视着谁也不肯退步。郭淑芳脸上泥泞一片,有汗渍还有泪痕,无欢瞧了她一会儿,忽然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你的脸,实在是难看死了!”
  
   郭淑芳僵滞了一下神情,随即吼道:“难不难看也与你无关!如果你不给我解开绳子就滚吧!我一头撞死在这里!”
  
   见她这样说,无欢哦了一声起身就走,边走边道:“撞头是时候用点力,否则头破了人却没死,那才是最悲惨的事……”
  
   郭淑芳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无欢居然能说走就走,真的不管自己了。正怒火萦胸时,却见无欢隔着门向外窥视了一阵,忽然又转身跑到床边,一把捂住自己的嘴,低声说道:“臭丫头,现在不是耍大小姐脾气的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我和菩雅谁也跑不了!只有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包你毫发无伤的离开柳州城,怎么样?”
  
   郭淑芳被无欢弄懵了,见他的话坚定有力,神情异常的严肃凶狠,讷讷地点了点头,表示顺从。无欢这才松开她的嘴巴,又低声道:“现在外面全是人,即使小僧帮你解开了绳子,也逃不出去。还不如将计就计,我先给你画上妆再说。”
  
   郭淑芳推开无欢,微嗔道:“画妆就画妆,那么凶干什么?我的脸真的很脏吗?”
  
   无欢挠挠小光头嘻笑起来,走到桌边拿起一只铜镜道:“你说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