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百零七章 烈女红妆2


  
   一见镜中的自己,郭淑芳立刻安静下来,低呼一声道:“我的脸怎么弄成了这样?快帮我擦干净!”
  
   无欢嘿嘿一笑,拿起桌子上的面巾向郭淑芳脸上擦去,边擦边说:“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不会照顾自己,瞧这张花猫脸,简直是丑死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郭淑芳鼓着腮帮子,本想还嘴但还是忍住了,只是低声道:“小和尚,你快点弄!咱们想办法逃出先!”
  
   无欢冲她诡秘地一笑,擦干净了脸后,又把她的头发散开,拿起梳子轻轻梳了起来。
  
   郭淑芳未吭声,无欢的手宛如沾染了魔力一般,手中的力道恰到好处,十分舒服的感觉,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无欢给她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接着又拿起眉笔开始给她画妆。
  
   郭淑芳原本就长得漂亮,彩妆画在脸上后,自然更显娇艳。无欢小心翼翼地在她脸上描完了最后一笔,看着这张绝美无匹的脸,竟然看呆了。郭淑芳睁开眼睛道:“怎么样了?画得好看么?”
  
   无欢未置可否,举起铜镜竖在她面前道:“你自己看吧。”
  
   郭淑芳定睛向镜子里瞧去,只见自己一双长眉似弯非弯,头发只盘了简单的髻,后面一半仍是笔直地垂在腰后,右边从头顶到耳边压着用珍珠和红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蜿蜒盛开,更有几朵开到了或是额边、或是眼角、或是耳畔,那乌黑的头发从间隙处露出来,乌黑得惊心动魄,更显绝美无双。最为注目的是眉心处竟有一朵怒放的红梅,娇艳欲滴,仿佛活了一样,更衬托得这张脸白玉无瑕、绚烂夺目。
  
   郭淑芳静默半晌,许久才道:“无欢,你是从哪学来的这门手艺?”
  
   无欢挠挠光头道:“我幼时曾在大宋生活,在那里见到过一些女子梳妆,时间久了就会了一些。”
  
   “你是宋人?”
  
   无欢点点头:“小僧九岁被方丈师父带到擒龙寺,开始在寺中修行。可我是个汉人,我师父一直这样叮嘱我。”
  
   郭淑芳神色黯然下来,胸中瞬间升起了同病相怜的感慨。幽幽地道:“我也是个汉人,只是我爹爹却是契丹的高管,我很想回故里去看一看……”
  
   无欢急道:“这事好说,以后小僧陪你去就是了!现在咱们先想办法脱身!”
  
   郭淑芳回过神,空洞的双眸渐渐变得真实:“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无欢摇头道:“我也没啥好主意,走一步看一步!你先在这里等我,小僧出去看看!”
  
   郭淑芳点点头,又不放心地叮嘱道:“你小心了,快去快回!”
  
   无欢转身出了屋子,左右张望了一下,见两边不知何时站满了男女奴仆,之前给他带路的那人道:“小师父,新人的妆画好了?快请她出来吧!”
  
   无欢作出无奈的样子道:“宋王在哪里?叫他过来和我说话。”
  
   “宋王在前面,你有什么事吗?”
  
   “这个新娘子太野了,如果硬拉她出来,准会不停的折腾,今天是王爷大喜的日子,若闹出了笑话就不好玩了!快请王爷过来吧!”
  
   那人迟疑了片刻,终于点点头,快步向前厅又去。时间不大,耶律喜隐果然来了,看到无欢便兴冲冲道:“本王的小娘子画好了妆?我要进去看看!”
  
   无欢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王爷,这小娘子太野了性子很烈,如果不想办法说服她,她是不会甘心和你拜堂的!我见她衣服里别了一把匕首,即便你硬拉着她行了大礼,晚上洞房时,她会善罢甘休吗?只怕到时候会出大事,若是伤了王爷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耶律喜隐听了无欢的话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仔细回味一下,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皱起眉头沉吟片刻,正要说话时,只见长廊尽头闪出一个年轻公子来,身穿大红的锦袍,耳边还插了一朵绒花,边走边叫道:“爹,我要拜天地,快把我的小美人叫出来!”
  
   正是傻子留礼寿到了。
  
   耶律喜隐温声道:“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孩儿你耐心等下!”
  
   哪知这傻公子却把嘴一撅,满脸不高兴地叫嚷起来:“我不嘛!我现在就要拜天地!快让我的小美人出来!”
  
   耶律喜隐看着自己的爱子,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扭头对无欢道:“本王心意已决,现在就拜堂!来人,把菩雅和郭大小姐从房间里请出来!”
  
   无欢暗自吃了一惊,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个傻公子留礼寿对菩雅念念不忘,今天这爷俩一同娶妻,以菩雅和郭淑芳的性格,肯定会一头撞死,这该如何是好?
  
   “王爷,您就不能等会儿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菩雅和郭大小姐性子都烈,若是硬拉出来跟你们拜堂,肯定会出大事!”
  
   耶律喜隐僵着脖子瞪视无欢,半晌才阴森森说道:“本王今日高兴,我的爱子回来了,我要给他娶一房老婆冲冲霉气!这两个小妞性子烈又如何?待会拜完了堂直接入洞房,只要破了她们的身,多么刚强的烈女,也得乖乖地听男人的话!”
  
   无欢气得牙根直痒痒,真想上去咬耶律喜隐两口。这时长廊尽头处人声吵嚷,几个家丁押着一个少女朝这里走来,身上穿着大红喜衣,脸上罩着盖头,双臂被绳子紧紧捆着,正是菩雅。
  
   “媳妇儿,你怎么样?”无欢喊道。
  
   听到无欢的声音,菩雅一边挣扎一边叫道:“相公,你在哪里?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你怎么样?”
  
   “耶律喜隐叫人绑了我,非要给我穿大红的衣裳,这是要干什么呀?相公你快救我!”
  
   无欢颓然道:“媳妇儿,别挣扎了,留礼寿要和你拜堂,一会儿你就要成了他的媳妇了……”
  
   此言一出,菩雅顿时僵住了身体,接着肩膀剧烈晃动起来,用力搡开旁边的几个家丁,大声叫道:“相公,我不要嫁给留礼寿!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过来救我?”
  
   各位亲们,给点推荐票可以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