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章 这真的是幼龙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只幼龙踩着满地的碎石,睁着闪亮的双眼在地上惊恐的扑腾着,望着四周空旷的环境,一种恐慌结合者某种微妙的心态完全充斥到在了郑逸尘的心中。
  
   看着满地的碎石,抖了抖身上的粉尘,郑逸尘陷入了某种短暂的……沉思,碎石看起来应该是蛋壳这种东西没错了,只是谁能解释一下什么样的卵生生物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大圣吗?
  
   不对不对,更大的问题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甚至出现在了一个石化了的蛋里?难道说说……穿越了吗?
  
   感觉背部有点痒痒的,郑逸尘不由的动了动,一对呈现出岩黑色翅膀从他被后彻底的伸展开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转变为双爪的手,他扯过了背后的一片展开的翅膀看了看,黑漆漆的颜色,细密的鳞片整齐的排列着,色泽和那石化的蛋壳颜色一模一样。
  
   龙?
  
   陷入了诡异寂静中的幼龙干脆的在地上一躺,双眼囧囧有神的盯着太阳初升的天空,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从各种意义上感觉似乎……还不错?
  
   总之先睡一觉吧,如果是梦的话那就赶紧醒过来,如果不是梦的话那就接受现实。
  
   一觉睡醒后,时间初升的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看了看那双依旧不是人手的爪子,郑逸尘彻底接受了自己的转变,拍了拍肚子,淡淡的饥饿感充斥在脑海中,也是呢,毕竟是刚刚破壳的幼崽,什么都没吃当然会饿了,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负责任的父母把这条幼龙的丢在了这种不见人烟的地方。
  
   视线不经意的瞟到了地上的一些碎石,这些碎石就是郑逸尘破壳而出后留下来的‘蛋壳’,盯着这已经石化的蛋壳,他一种进食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算了,能产生食欲的东西,就算是石头也没有关系吧。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在黑夜中响起……
  
   “都警惕一些,那条卑鄙的龙就在附近!”一名背着大剑,身穿佣兵套装的中年男子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唔,桑德大叔啊,不用这么紧张吧,那条龙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伤过任何人嘛。”一名跟着中年男子的青年略显散漫的说道,相比起桑德那久经锻炼的身体,年轻人皮肤白皙细嫩,除去其他的几名侍卫外,另外几名年轻男女同样如此,“你只要带好路就行了。”
  
   猪队友……看着这几名贵族子弟散漫的样子,桑德心里充斥着无力,这种队友的该怎么带啊,那条龙到目前为止的确没有伤过任何人,也就是因为这样,久而久之的,一些年轻人的胆子也就逐渐的大了起来。
  
   特别是对于这些贵族子弟们来说,如果能够见到一条龙,这足够他们在学院里对同龄人进行各种吹嘘了。
  
   只是这些贵族子弟得到的消息似乎并不怎么全面就在公会里发布的悬赏,那条龙虽然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但是他会抢劫啊!
  
   幼龙身边都有着母龙的照应,在这条幼龙没有主动伤人之前,许多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理由的动手,先问问人家的母亲,龙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就属于食物链顶端的一列,屠龙勇士虽然有,但更多的却是被屠的。
  
   所以一条顽皮点的,却没有伤人意思的幼龙就由着他去折腾吧,至于抢劫?就当是去动物园的门票了,顺便让那些胆大的年轻人了解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现实。
  
   不仅如此,常年的佣兵生涯然桑德在进入了这片在托特山脉附近的森林后,就感受到了一阵毛骨悚然的窥视感,有强大的生物已经盯上了他们,附近还没有任何的小动物进行活动,连一只虫子都看不到,盯上他们的存在是什么已经呼之欲出了!
  
   即使是幼龙,也是有着上位猎食者的威压……俗称龙威!
  
   算了,反正这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早就想到了这一切,把值钱的东西都寄存了起来,身上价值最高的也就这把大剑了,想到这一次的报酬,损失一把大剑也是可以接受的。
  
   想到了这一切,桑德的警惕性不由的就放松了一些,就在这一瞬间,一根藤蔓索套从树林是突兀的窜出,套在他身上将他吊了起来。
  
   “会用陷阱的卑鄙恶龙出现了!!”相比起桑德的窘迫,那几名年轻男女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一种激动。
  
   这群白痴……被吊起来的桑德微微的张了张嘴,你们真当巨龙不是龙吗?当着人家的面说卑鄙的恶龙,基本上就把那条幼龙给骂全套了,甚至对方的母亲都可能听到,嫌死的不够快吗!?
  
   庞大的黑影拨开了遮挡的树木,带着高位猎食者的威压走了出来,明亮的龙眸盯着那几名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年轻男女,甚至两名少女经受不住压力干脆的坐在了地上,龙类超强的视觉让郑逸尘看到了她们的轻便裙甲上多出来的淡淡湿痕。
  
   被吊起来的桑德瞳孔微微一收,他惊异的看着这条疑似黑龙的巨龙,好像比起两个月前,这条幼龙的体积又大了几圈,几乎都要赶上一些少年龙了,龙长得有这么快吗!?
  
   “愚蠢的人类!!”总觉得开局这么吼一声很带感。
  
   “……”
  
   “桑桑……桑德大叔,这个是龙语吗?”三名没有被吓坐在地上的那名少女浑身微微颤抖的看向了被吊起来的桑德,目光里满是求助。
  
   桑德摇了摇头,他只是普通的佣兵,怎么可能知道龙语是什么,不管是不是,这条龙说的话他们就是听不懂,龙族好像只有在脱离幼年期后才能开口说话吧?眼前这个真的是幼龙?
  
   “你们……算了。”伸出一根爪子弹开了一名护卫手中的长剑,指了指一旁的地面,捏着一名少女的衣领将她揪了起来,在她尖叫中,另一只爪子随手在她身上一捋,少女身上值钱的物件全部的落地,郑逸尘依旧说着他们听不懂的中文,“现在是抢劫时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