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22章 第 58 章

白虎基地大门,人山人海地包围着,议论纷纷。
  
  貂蝉看着小乔那么伤心,也有点伤感,走过去,抱着小乔。
  
  “这一切都是她的命哦!也许白雪柔有做错的地方但是如果没有白雪柔,恐怕小乔你还是会走向她说的那个命运呢!”貂蝉安慰道。
  
  “白雪柔的重生改变你的命运。因为她,你才能与周瑜再次和好如初,不是吗?所以啊,我们一起祈祷白雪柔下一世真正的能拥有属于她的幸福吧!”貂蝉摸了摸小乔的头,微笑着说。
  
  小乔擦拭泪水,听了貂蝉的安慰,心里舒坦多了,哽咽道:“貂蝉姐姐,我想好好安葬白雪柔,要不然太可怜了。”
  
  “可以,只要小乔觉得这样很好,就可以。”大乔代替貂蝉回答。
  
  貂蝉站起来,望着周围,突然看到了在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不禁瞪大美眸。
  
  “不可能!他怎么会来这里!应该看花了眼吧。”貂蝉心中震惊地安慰自己,打算仔细看看,结果发现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见了,简直消失得无影无踪,让貂蝉郁闷。
  
  吕布发现貂蝉的异样,走过来,温和地说:“小婵,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啊!没有,奉先大人,妾身没事,谢谢你的关心。”貂蝉微笑着说。
  
  “好了好了,我们把白雪柔安葬好,就好好休息一顿,明天再好好叙叙旧!”钟无艳开朗地喊道。
  
  所有人一致认同,走进白虎基地。
  
  金乌随着玉兔地追赶,天空的白布渐渐染黑了。
  
  在白虎基地外围被他们称为“永眠”的森林,那宁静的氛围被打破了,树木发出“哗哗”好似在发怒,打扰它们的美梦。
  
  李白的身影不断前进,脑海里闪现狄仁杰的警告:“李白,我知道你非常焦急,可是这种事急不来,王昭君肯定对明世隐有帮助,所以你暂时放下心来,一步一步做打算,这样才能将伤害就降低。”
  
  “我等不了那么久,我……”李白还没说完,被花木兰打断。
  
  “李白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一样焦急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应该冷静下来,要不然就中了明世隐的陷阱。”
  
  “好,不过我想回小木屋那里看看。”李白请求,道。
  
  狄仁杰和花木兰看着李白星眸中的哀伤,终究同意了。
  
  想到这里,李白紧紧握住剑,皱着剑眉,继续往前。
  
  穿过棵棵树木丛生,终于眼前一亮,来到了被太阴的光芒照耀的小木屋前。
  
  望着这里,李白想起了王昭君那最后一次的话语:“你要早点回来啊!”
  
  那一句话如同告诉了李白不早点回来,就无法再相见吗?
  
  李白苦涩和后悔着,靠在树干上,拿起腰间的葫芦,大口大口地喝着酒,脑海里浮现一幕又一幕关于王昭君的记忆,心更痛得无法呼吸。
  
  “昭君,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李白开始醉了,望着太阴,醉吟唱:
  
  “宝刀截流水,无有断绝时。
  
  妾意逐君行,缠绵亦如之。
  
  别来门前草,秋巷春转碧。
  
  扫尽更还生,萋萋满行迹。
  
  鸣凤始相得,雄惊雌各飞。
  
  游云落何山?
  
  一往不见归。
  
  估客发大楼,知君在秋浦。”
  
  唱完,李白星眸泪水流在薄唇边,不知不觉中舔了舔自己的泪水,讥笑道:“原来我的泪水是咸的啊!”
  
  李白继续喝着酒,喝着喝着,喝到葫芦再也不见酒水出来,被李白扔到一边。
  
  李白的身体也随着葫芦绕了一圈,缓缓地滑下来,坐在地上,靠着树干,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哈!我是天底下最笨最傻的人了!如果没有那么贪酒,我就能赶过来,呵呵!这是我的惩罚吗?”
  
  忽然间,小木屋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开了。
  
  李白听到声响,醉地一塌糊涂地星眸望去。
  
  朦胧中,却发现一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倩影出现了,不停地牵动着自己的心。
  
  “是你吗?昭君!”李白无法相信地说。
  
  王昭君并没有回答,反而渐渐走过去。
  
  李白朦胧的星眸,专心致志地注视着,一眨也不眨的,害怕一眨眼王昭君就消失了。
  
  等到王昭君停在李白面前,李白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那么可爱。
  
  “昭君,你知道吗?我好想好想你,好想好想见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不过我真的好开心,我啊!真的觉得和昭君相遇、相识、相爱是我李白一生中莫大的幸福以及是上辈子我修来的福分。”李白醉着将心里最真实的感受,说出来。
  
  王昭君沉默不语,平静地望着,美眸却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流泪了。
  
  李白身子向前,伸开手臂紧紧抱住王昭君,将脸靠在王昭君怀里,闭着星眸,满足道:“昭君,你还记得每次我喝醉酒,你都让我躺在你腿上,我那时觉得不怎么样,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发现真的很温暖,很温馨哦!”
  
  “谢谢你,昭君。我李白风流一辈子,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是你让我明白了这一切,我爱你昭君。”李白断断续续地说。
  
  王昭君不由自主地伸手紧紧抱着李白,摸着李白的脸,冷淡地空幽地轻声:“闭上眼睛,睡一睡,醒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白微笑道,说:“昭君,你不会离开吧?”
  
  “不会,我会在你身边,等待着你的苏醒。”王昭君抚摸着李白的头,亲吻李白的额头,安慰道。
  
  “嗯……你说的哦!骗人是小狗。”李白小孩子一样发脾气道,越来越困,终于李白陷入了美梦的呼唤。
  
  明世隐从阴影中,走出来,微笑着说:“昭君,放开李白吧!”
  
  但是,王昭君并没有放开,反而紧紧抱住,冷淡地说:“明大人,为什么我觉得我好像认识李白很久了?”
  
  “昭君,那只是错觉而已。”明世隐看到王昭君的行为,解释道。
  
  “是吗?不过,明大人请让我守在李白身旁可以?”王昭君请求道。
  
  明世隐有点出乎意料地惊讶,随后淡淡一笑,说:“可以,我们开始吧!”
  
  明世隐将水晶球的灭世黑莲绽放,散发出黑光,同时间李白体内沉睡多年的净世青莲逐渐苏醒。
  
  如同回应般,净世青莲出现在李白胸口,发着微弱的青光。
  
  紧接着,青光将李白包裹,化成一团青色光球,王昭君把光球抱进怀里,抚摸着,冷淡地说:“我说过不会离开你的,所以我来守护着你。”
  
  明世隐看着并没说什么,反而想到雅典娜和关羽差不多转换成功了吧!
  
  太阴被浓重的黑云遮住了,小木屋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来到一处山谷,其中两个洞穴充满了冰冷和寒风刺骨。
  
  杨玉环抱着琵琶弹奏着乐曲,斐禽虎抱着胸,靠在石壁上,沉默思索。
  
  “呼~终于回来了!”一个娇声的声音传来。
  
  杨玉环停下来,转头一看,微笑着说:“阿离,欢迎回来!”
  
  公孙离竖着兔耳朵,微笑着说:“嗯,他们真是太难缠了,我又不忍心跟阿烈战斗,所以只能拼命甩掉,来晚了,不好意思哈!”
  
  “没事,只要你觉得可以就好,弈星累吗?”杨玉环看向公孙离身后的弈星,问道。
  
  弈星捏着棋子,黑着脸,平静地说:“呵呵!如果一个不会位移的法师跟着会位移的射手不停奔跑躲藏,会没事的话。那么那个法师就不是法师了而是战士了。”
  
  “呀!小星星,你不是安全吗?我可是一直用霜叶舞消除他们的攻击耶。没有的话,小星星就准挂彩了。”公孙离俏皮地说。
  
  弈星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不要叫我小星星!还有,没有我用劫活和飞镇令他们减速,甚至用了天元困住他们,就靠你的霜叶舞能逃才怪!恐怕就你一个人跑路,把我留在那里了。”
  
  公孙离尴尬地笑了笑,摸摸纸伞,转移话题地问道:“玉环,这两个洞穴里面是不是你在传音符讲的关羽和雅典娜?”
  
  “嗯,明世隐说要去往地心界就需要保持一定的温度,否则进不去。”杨玉环回答道。
  
  弈星疑惑不解,道:“为什么需要冬之女神的力量?”
  
  “傻瓜,你除了下棋什么都不懂!地心界可是充满岩浆,超级热的地方,几乎在门口我们就会被热死!所以才需要冬之女神丝卡蒂死亡后由她的神格一分为四的神格之力。”公孙离不满地解释。
  
  “变成四个神格就是(冰神格)——冰冠公主、(雪神格)——冰雪之华、(寒神格)——冰锋战神和(冻神格)——冰烈英豪。这些神格即便是四分之一,力量也依然很强大哦!加上它们有自主的意识,会自己选择主人。”公孙离羡慕地说。
  
  弈星终于明白了,远古神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心平静和地说:“那么那个是安琪拉?”
  
  指着山谷中心的悠久古老的生命之树的旁边有红色光球围绕着。
  
  “嗯!安琪拉就是业火红莲,接下来就是李白的净世青莲和貂蝉的功德金莲,凑齐了就可以出发了。”杨玉环温和地说。
  
  公孙离皱着眉头,反问道:“灭世黑莲的明世隐是不是也要变成光球啊?”
  
  “这……”杨玉环听到公孙离的问题,也反应过来,明世隐是灭世黑莲的宿主,那么他……
  
  “这件事由我来说吧!”明世隐出现了,微笑着说:“我倒不会,毕竟我已经完全掌握了灭世黑莲的全部,安琪拉他们并没有。”
  
  “原来如此!世隐哥,那是李白吗?”弈星指着明世隐身后的王昭君手里的光球问道。
  
  “嗯。”明世隐点点头,道。
  
  王昭君没有理会,来到生命之树旁边,将手里的青光发开,瞬间青光有意识般地跟红光一样,开始绕着生命之树旋转。
  
  杨玉环刚想说什么,突然两个洞穴发出巨大的响音“嘭嘭!”
  
  “哦!看来醒过来了,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明世隐笑着说。
  
  第一个洞穴中走出来的是一位妖娆的女子,金色的长发及腰,以及异域风情万种的脸更显得魅惑十足。
  
  公孙离瞬间被她的美貌秒杀了!
  
  “她是……雅典娜吗?”公孙离指着问道。
  
  杨玉环承认地点点头,说:“是的,就是雅典娜。雅典娜本身就有两个神格,加上现在的神格,她更加强大了。”
  
  弈星指着另个洞穴走出来的男子,说:“他就是关羽吧!”
  
  男子如同冷冻的雕像一样,走出来。
  
  雅典娜和关羽走到明世隐面前,平息下跪,恭敬道:“参见,明大人。”
  
  明世隐微笑着,说:“好,起来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东风?什么东风?”弈星好奇地问公孙离。
  
  公孙离无语望天,对弈星的智商产生了一个肯定,那就是除了下棋异常聪明,其余的为零了。
  
  “小星星,明世隐所说的东风指的是貂蝉及她体内的功德金莲,笨蛋!”公孙离无奈地解释以及讽刺道。
  
  弈星听了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但是貂蝉有吕布守护着,怎么才能带走?”
  
  “这个嘛~”公孙离也困惑了,吕布太强了光是自己,弈星和杨玉环恐怕纷纷被秒杀,抬头看着明世隐也叹息道:“明世隐恐怕也会秒杀,斐禽虎能坚持到最后吧。”
  
  明世隐无奈地笑着摇头,说:“放心,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你们不要忘了了兰陵王和阿珂,他们的实力到时就要用到了。”
  
  公孙离和弈星恍然大悟,转头看着在一旁站着不动的兰陵王和阿珂。
  
  “那么……尽情享受现在吧,貂蝉!”明世隐神秘地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