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23章 第 59 章

“项羽,你是不是迷路了啊!”虞姬无语望天。
  
  项羽尴尬地摸摸脑袋,哈哈大笑:“虞姬,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第一次有翅膀,所以兴奋得飞来飞去,就这样。”
  
  虞姬听着项羽苍白的解释,顿时翻了白眼。
  
  “唉,看来我们得找个人问一下,看看怎么去白虎基地。”虞姬叹息道。
  
  项羽点点头,伸手拉着虞姬的手,离开。
  
  “吼吼~”丧尸看到前方有人,急吼吼地扑上去,想要一口,可是想法是好,现实是残酷的。
  
  唐小小被鬼谷子拉到墨子身后,墨子看着丧尸逐渐靠近,使用机关重炮,射中丧尸令它麻痹,动弹不得。
  
  随后,墨子使用和平漫步冲过去,将手贴在丧尸的脑袋,发出巨大能量炮,“砰~”的一声,把丧尸的脑袋打爆了。
  
  唐小小看到丧尸死了,走过来蹲下来,熟能生巧地捡起能量石,说:“丧尸最近好像有些改变!”
  
  “改变?应该说是进化吧!如同婴儿一样成长,丧尸的进化速度太快了,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鬼谷子担忧道。
  
  墨子沉思片刻,说:“也许这星球的星之本源越来越削弱了,导致一切发生改变。”
  
  “星之本源?那是什么?”唐小小好奇问道。
  
  “星之本源是每个星球的核心也是心脏,它在地心界正中央。”墨子解释道。
  
  唐小小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鬼谷子来到一旁的草丛,伸手摸着,感应草丛发出的声音。
  
  唐小小每次看到鬼谷子这样非常奇怪,终于问出口了:“墨子,鬼谷子每次这样摸着植物是什么意思?”
  
  “鬼谷子乃是自然守护者,天生能与万物沟通交流。”墨子简短地说。
  
  唐小小终于明白了。
  
  “小草们告诉我,我们身后有人实力非常强大,一个是带着翅膀的鸟人和美丽的女人。”鬼谷子睁开眼睛,说道。
  
  墨子一听,说:“鸟人?那是什么怪物?”
  
  鬼谷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唐小小却笑了,说:“哈哈哈!鸟人是指天使或者哈比这种生物啦!笑死我了,末世有鸟人?”
  
  墨子和鬼谷子对视一眼,对创造主的奇葩的词语很无语。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身后传来呼喊声:“喂!前面的人请等我们一下!”
  
  墨子、鬼谷子和唐小小同时转头,一看。
  
  “虞姬,项羽你们怎么变了?”鬼谷子直接发出疑问。
  
  虞姬和项羽停在他们面前,休息一下,虞姬微笑着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在路上说吧!”
  
  墨子平淡地问道:“刘邦没有和你们一起吗?”
  
  “小邦子,他在某处也许会跟过来的。”项羽虎目闪过哀伤的影子,沉重地说道。
  
  虞姬微笑的脸也没有了,反而凤眸中的泪水流出来了,哽咽道:“刘邦,他应该还活着,就算要我付出一辈子的时间,也要找到他的。”
  
  项羽看着虞姬这样自责,不禁抱住她,安慰道:“放心好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和你一起寻找。毕竟是我们夫妻俩欠他的。”
  
  鬼谷子和墨子在项羽和虞姬的话语中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沉默不语了。
  
  “呃,这些话题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赶紧上路,一直往前走,就是白虎基地了。”唐小小看着他们难过,心里也不好受,毕竟《王者荣耀》是自己最爱的游戏了,所有英雄的熟练度都红色了,一直把他们看成自己的孩子。
  
  虞姬等人回过神来,擦拭泪水,说:“谢谢你,你叫唐小小吗?”
  
  “是啊!可以叫我小小哦!”唐小小露出真心地微笑,说。
  
  “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这就出发吧!”虞姬娇羞地说。
  
  唐小小点点头,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再次出发了,踏上白虎基地的道路。
  
  离唐小小等人的另一处也出现状况了。
  
  “小子,那么多天过去了,怎么还没到白虎基地啊啊啊!你想怎么死法?”芈月一副了无生趣地威胁道。
  
  林南听到芈月那威胁的话,害怕地颤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芈月看着林南这样,不耐烦道:“说清楚,有没有男人的样子啊!”
  
  “芈月,你越这样林南越害怕,让我来吧!”张良推着眼镜,无奈道。
  
  芈月一听不满地抱着胸,瞪着林南。
  
  “没有错吧!”张良微笑着说。
  
  林南听到张良温和的声音,心情也恢复正常了,说:“嗯,没有错的。而且,再走几天就到了吧!”
  
  所有人一听,顿时舒服多了。
  
  武则天讽刺地说“有些人就是矫情,动不动喊累,搞得她自己是用走的一样。”
  
  芈月一听,冷笑道:“怎么,我招惹你了?羡慕老娘坐在自己的黑鸦上,眼红了嫉妒了,呵呵。”
  
  “笑话,本宫会眼红你?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还是你听不清啊?那本宫再说一次好了,没有公主命就不要以为自己是公主,奴才就该有奴才样。”武则天嘲笑道。
  
  芈月听了上火,恼羞成怒地说:“好啊你!武则天你这老不休的妖婆,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见不得人的事情多着呢!”
  
  林南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张良无奈地拍了拍林南的肩膀,说:“之所以我们那么久还没到,也是因为这两个老太婆的争吵不休,痛苦啊!”
  
  林南刚想认同,却感觉心里毛骨悚然的,往前一看,好害怕。
  
  武则天和芈月听到了张良那句老太婆,横眉竖眼,咬牙切齿,道:“张良,谁老太婆了啊啊啊啊!”
  
  张良呵呵一笑:“谁应就是谁喽!”
  
  顿时,芈月和武则天俩人鸦雀无声。
  
  蔡文姬微笑道:“两位姐姐,我们出发吧!”
  
  最终被蔡文姬萌化了,猥琐姐姐形象的武则天和芈月同意。
  
  张良有点怀疑自己的长相了,苦涩地跟过去。
  
  正在行驶地道路上,孙尚香恢复了以往的活泼,但是却发愁了。
  
  “怎么办?关羽为什么会被王昭君带走?王昭君不是跟我们朋友吗?”孙尚香不解道。
  
  甄姬皱着眉头,说:“我总觉得这事情有些古怪,就好像有人在推动所有人的命运,就觉得有件事会发生一样!”
  
  听着甄姬的话,诸葛亮也疑云重重,淡淡地说:“也许这跟明世隐有关!只要牵扯到命运,就非他莫属了!看来,到了白虎基地,得去找女娲娘娘问一问。”
  
  张飞驾着车,说:“抓走二哥是为了什么?他只是个粗鲁的蛮子,也不是帅哥,搞不懂。”
  
  听着张飞吐糟关羽,孙尚香三人顿时一脸黑线无语。
  
  “张飞,你这样说关羽对吗?我怎么感觉你很羡慕嫉妒恨啊!”孙尚香好奇地说。
  
  张飞害羞地摸摸鼻子,说道:“当然了,王昭君可是四大美女之一耶!能被她看上可天大的福分耶!我……好想被王昭君□□。”
  
  孙尚香一脸被喷了狗血淋头一样,华丽的被张飞那害羞的样子和说话的内容给晕倒了。
  
  甄姬尴尬地微笑,说:“是哦!四大美女,呵呵!真美呢!”
  
  诸葛亮早已远离甄姬了,因为诸葛亮发现甄姬听到四大美女就非常敏感,只因曹操曾经也追求过四大美女之一貂蝉,所以甄姬有点暴走黑化。
  
  张飞还不知所谓,以为甄姬明白自己的意思,继续道:“甄姬,还是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你知道吗?我现在一直祈求希望四大美女的杨玉环或者西施能爱上我,与我拜堂,好让我脱离单身汉的行列,可惜啊!”
  
  “可惜什么?”甄姬一脸微笑,可是如果张飞转头就能看到甄姬太阳穴出现了青筋暴起。
  
  孙尚香从昏迷中醒过来,看到了甄姬的样子,心里害怕地跑去跟诸葛亮手牵手,内心呐喊着:“甄姬怎么那么恐怖啊啊啊啊啊!”
  
  “哎!你知道吗?我可惜的是我最爱的貂蝉被吕布追到手了。我以前还写情书给貂蝉呢!因为,我写的情书太多了。所以,貂蝉每次对刘备说收到张飞的情书太多也是一种烦恼。”张飞想到那时突然好想笑。
  
  甄姬此时满脑子都是那个名字,那个令曹操神魂颠倒,甚至梦中都念叨的名字!
  
  “貂蝉!貂蝉!貂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甄姬内心深处崩溃了,不停地呐喊着。
  
  张飞说完没有听到甄姬的回应,不禁纳闷道:“是不是不在了?”
  
  想到这里,张飞想转头看看,孙尚香却喊道:“不要在转头啊啊啊!”
  
  可是来不及了,张飞看到了甄姬的倾世容颜扭曲了,呃!这是什么情况?
  
  甄姬咬牙切齿地说:“我……我!”
  
  甄姬直接对着张飞使用洛神降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飞发出惨叫声。
  
  “甄姬冷静下来,别发火!”诸葛亮讨好道。
  
  “咿呀呀!!!!!!!快停下来,张飞快转弯,要撞上去了,啊啊啊啊啊!”孙尚香看到张飞因为被冻住了,所以无法驾驶,结果车要撞上到前面的大树。
  
  所谓的自食恶果就是如此,车撞上大树发出“砰”的一声,车被大树撞破了。
  
  车里的人全部东倒西歪,发出惨叫声:“啊啊啊啊啊!好痛啊!”
  
  夕阳西下,甄姬欲哭无泪地道歉:“对不起,我没能控制自己,还连累你们,真的对不起。”
  
  孙尚香摆摆手,说:“没事,都怪张飞这个大嘴巴!”
  
  “是啊,甄姬你人那么好,怎么能舍得怪你呢!都是张飞这个闷骚男害的。”诸葛亮温和地说,顺便抹黑张飞。
  
  张飞目瞪口呆地看着孙尚香和诸葛亮那是非不分和不见血地讽刺自己,吼叫:“什么嘛!明明是你们俩不阻止还怪我!有意思吗?”
  
  “呵呵!是你自己无法控制你那大嘴巴怪谁?我真想找个石头堵住你的嘴!”孙尚香插着腰,怒斥。
  
  张飞露出无辜的表情,委屈地说:“大嫂!你每次都欺负我,都说帮亲不帮外人,怎么到你这里都是帮外不帮亲的!”
  
  “呃!我……我这是帮理不帮亲,懂不!”孙尚香辩解道。
  
  甄姬无奈道:“张飞,对不起。”
  
  说完,甄姬鞠躬道歉。
  
  张飞立马摆摆手,说:“甄姬,没事的!你没有做错哦!还有,你看我都还好好的,没有一点伤害!这说明了,你不是故意的。”
  
  甄姬擦拭泪水,呜咽道:“张飞,你真好!我祝福你能找到一个非常棒的妻子。”
  
  张飞一听,红着脸,嘿嘿一笑:“谢啦!我也希望如此,我可不想变成大哥那样的。”
  
  语破惊天,张飞无意间说出了最真实的想法。
  
  孙尚香黑化了,威胁道:“你说什么?你敢嫌弃我!找死吗?”
  
  张飞僵住身体,脸上哭笑不得,有种祸不单行啊!
  
  “狄仁杰,李白不见了!”花木兰皱着眉头说道。
  
  狄仁杰摸着性感的下巴,说:“我知道,至于去了哪里,恐怕已经被明世隐抓住了。”
  
  “你是指跟安琪拉一样吗?”鲁班七号点名要点。
  
  狄仁杰点点头,疑惑:“只是李白跟安琪拉有什么共同点吗?”
  
  扁鹊摇着手中的药瓶,淡淡地说:“也许他们身上有秘密,而这个秘密明显明世隐知道。这个秘密恐怕与明世隐要做的事情有关吧!”
  
  狄仁杰听着扁鹊的话,脑海中忽然一闪而过,说:“我觉得我离明世隐要做的事情越来越近了!只差一步,我就能知道答案了,到底……”
  
  李元芳玩着鲁班七号的身体,随口一说:“也许狄仁杰你想得太复杂了吧!简单点应该会好。”
  
  “别玩我的身体!”鲁班七号怒瞪着李元芳。
  
  李元芳的话,让狄仁杰更清晰了。
  
  “安琪拉本身是地狱女王莉莉丝,那么于地狱有关的东西是……”狄仁杰边走边思考。
  
  “明世隐的水晶球我记得好想有黑色的莲花。”李元芳想起什么,说道。
  
  “!”狄仁杰终于明白了,冷笑道:“我知道答案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