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24章 第 60 章

一个星期过去了。
  
  芈月等人,虞姬等人和甄姬等人终于汇合了与白虎基地的众人汇合了。
  
  孙尚香不停摇着头,泪水不断滴下来,哽咽道:“你真的是刘备吗?你不是死了吗?”
  
  “不好意思,香香。让你难过了,我……还活着。”刘备也伤感道。
  
  “哼!谁稀罕你,本小姐怎么会难过呢?你死了,本小姐另嫁他人。现在怎么办?我的计划泡汤了。”孙尚香听着刘备的话,破涕而笑,傲娇地说。
  
  刘备摸了摸鼻子,笑道:“香香,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来抱抱。”
  
  说完,刘备一把抱住孙尚香,在耳边轻声道:“我爱你,老婆大人。”
  
  孙尚香本想挣扎,最终紧紧抱着刘备,也在刘备耳边,说道:“嗯!我也爱你,老公!还有,欢迎回来!”
  
  周围人都热烈鼓掌。
  
  甄姬露出少女心态,来到曹操面前,说:“看到旧情人是不是心里很激动啊!”
  
  曹操一听,就知道甄姬吃醋,也是多年来再次出现的样子,不禁笑道:“阿芙,貂蝉已经是过去式,现在只要你一人。”
  
  甄姬听着曹操深情地话,不禁为自己的无缘无故的吃醋好笑,暗叹:“都一把年纪了还当自己是年轻人啊!”
  
  而虞姬和项羽看到刘邦那一刻,激动地跑过去。
  
  项羽虎虎生威地抱着刘邦,乐呵呵地说:“小邦子,你活着啊!那就好,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
  
  刘邦被项羽抱得差点窒息,无奈道:“放开,老子快被你勒死了。”
  
  “刘邦,感谢一切万物让你回来。”虞姬微笑着说。
  
  “嗯,看到你们没事,我也安心了!小羽子你怎么也有翅膀!”刘邦发现项羽背上也有翅膀,不满道。
  
  项羽得意洋洋地炫耀:“小邦子,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你有,那我肯定也会有!”
  
  随后,项羽对友人充满了愧疚和高兴,一时冲动项羽,一把把刘邦狠狠吻住。
  
  虞姬瞪大凤眸,芈月本在关注刘邦,看了,怒斥:“放开,我家刘邦!”
  
  项羽嘿嘿一笑:“兴奋过头了,见谅!虞姬,我还是爱你的!么么哒!”
  
  虞姬无奈地笑了笑,拉着项羽,说:“你啊!脾气一上来,就控制不住。你看,场面弄得那么尴尬。”
  
  芈月气势汹汹地拉着刘邦,拿着手绢,奋力地擦拭刘邦薄唇上残留的项羽的口水,瞪着项羽,说:“你要是想激吻,找虞姬去!”
  
  刘邦露出无奈,赤眸却带着淡淡地笑意。
  
  虞姬看着刘邦并不排斥芈月,就知道刘邦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心也跟着放下来,笑道:“嗯,不好意思。我会教训项羽的,不过祝福你们哦!”
  
  芈月一听,娇羞地结巴:“什……什么?我……我……”
  
  刘邦却霸气地抱住芈月,点点头,说:“放心吧!我会幸福的。”
  
  芈月在刘邦怀里感到温暖和幸福,已经多久了没有这种感觉,一百年了吧!不,也许更长时间吧!这感觉我真的非常迷恋,希望这次我能真正得到幸福吧!
  
  “好了各位!我们进行聚餐吧!”钟无艳豪迈地决定了所有人的一切。
  
  夜里,一切万物都处于沉睡的魔咒,反而丧尸们异常兴奋和乐此不疲,在到处游荡。
  
  白虎基地有多座别墅,其中貂蝉等人的特殊情况,被分了两座别墅。
  
  其中钟无艳决定一栋别墅为女生另一栋为男生,解释道:“为了照顾单身狗,所以你们委屈点。”
  
  想到这里,躺在床上的貂蝉不禁笑了。
  
  貂蝉从床上爬起来,来到窗口边,看到天上红色的太阴,不禁心情放松。
  
  靠在墙壁上单手抱着胸,貂蝉脑海里浮现大量的记忆,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想到一幕幕发生的一切,貂蝉对人生和命运有了更深的感悟。
  
  突然,貂蝉发现窗外的下面,一个人站在阴影的角落,默默注视着自己,看到那个人的头被太阴找得闪闪发光,不禁愣住了。
  
  “达摩师兄!”貂蝉失声惊呼道。
  
  貂蝉的手捂住粉唇,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心里不停反驳自己:“不可能,师兄怎么可能会出现,他明明应该在王者大陆的西域,侍奉师父的!”
  
  可是,貂蝉无法想象为什么达摩会出现,心中有个不详的预感,这个预感是关于师父和自己的。
  
  看到达摩离去,貂蝉不再犹豫地打开房门跑出去。
  
  推开大门,赤脚地跑出去。
  
  貂蝉那凌乱的长发在半空中,随着貂蝉的跑步,不停地飘舞着,犹如俏皮的精灵,在玩耍嬉戏一样。
  
  “哈~哈!”貂蝉不停追着达摩,身后的别墅越来越小,直到看不到,貂蝉也毫无发觉,穿过丛丛树木,盯住前方不停奔跑的身影,貂蝉心中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答案。
  
  “哗哗”树木发出凌乱又愤怒的声响,仿佛打扰了它们的沉眠和宁静,给了夜晚生动的生命。
  
  貂蝉看到始终无法追到达摩,最终决定了。
  
  “缘·心结!”貂蝉默念道。
  
  貂蝉那婀娜多姿的身体散发着幽蓝的光辉,周围若隐若现的仲夏夜之梦蝶,围绕着,消失在了原地。
  
  达摩原本想静静地默默无闻地守着,忽然间前方出现了貂蝉的身影。
  
  貂蝉一只脚先出现踩在地上,接着整个人出现了,并且成功阻拦了达摩,停住了达摩的脚步。
  
  “师兄真的是你吗?”貂蝉哽咽道。
  
  达摩沉默不语,只是平静地注视着貂蝉,看着貂蝉在经过多少岁月的痕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中充满了感叹和悲伤。
  
  “师妹,你变化很大,也看得出来你很疲惫不堪。如果,当初你不曾离开也许你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宁愿你每天那样天真快乐,那样幸福。但是我知道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只有把握现在。”达摩不由自主地叹息道。
  
  貂蝉听着达摩的叹息,泪水终究还是滴下来,滴在草地上。
  
  “师兄,我知道你一直对我不辞而别,耿耿于怀。我……我终究辜负了师父和师兄对我的期望,辜负了西域所有子民的敬仰,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罪人,无法饶恕的,所以我一直抱着这种心情,过日子。”貂蝉掩面哭泣地呜咽。
  
  达摩刚伸出脚要上去安慰貂蝉,却还是止步了。
  
  “师妹,你知道吗?师父逝世了。”达摩淡淡地说。
  
  貂蝉一听,瞪大美眸,不可思议地说:“师父……师父他老人家那么强大,怎么可能会逝世!师兄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是不是还在气我,所以故意这样讲!”
  
  可是,貂蝉看着达摩严肃又面无表情的脸,就可以看出来说的都是真的。
  
  “咿呀呀呀!!!!!!!”貂蝉抱头痛哭,说:“师父!师父!小婵什么都还没有孝敬您,您为什么会这么快地离去,我对不起您!千错万错都是小婵的错,一切报应都报在小婵身上就好,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
  
  达摩蹲在貂蝉面前,捧着貂蝉娇媚的脸,擦拭貂蝉的眼泪,轻声道:“师父,走得很安详,所以不要哭了!师父他老人家最舍不得你哭了师妹。”
  
  貂蝉摇着头,泪水汪汪,哽咽道:“师父是谁杀的?”
  
  “是谁杀的重要吗?”达摩反问道。
  
  貂蝉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是师父一手把我养大的,他那么好的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死去,肯定有一个缘由,而这个缘由……”
  
  说着说着,貂蝉捂着胸口,感觉犹如一块大石压在身上,让自己无法喘气。
  
  达摩知道貂蝉发觉了真相。
  
  “又是我!一切都是为了我!我间接地亲手杀死师父,我……我真的无法想象师父为什么要那么疼爱我!”貂蝉这次崩溃地大哭。
  
  达摩眼角也溢出泪珠,呜咽道:“师父真的非常爱你,师妹。把师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所以感觉到你在这里会出现生命中的最大的危险,只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看到师妹的危险。看到了可师父他老人家也受到天道的惩罚。”
  
  貂蝉听着达摩的诉说,那些字字犹如刀割一样割着貂蝉的心,无法再愈合。
  
  “呜呜呜!师父,小婵知道错了,我……我好想再次见到您,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啊啊啊!”貂蝉无法控制心中那沉重又愧疚和悲伤的情绪,不禁仰天大喊。
  
  达摩一把抱住貂蝉,安慰道:“师妹,师父不曾怪你,他老人家只想保护你,所以,不要再自责了好吗?”
  
  貂蝉无法释怀,不停摇头痛哭,喊道:“呵呵!师父他不怪我,可是我真的怨恨自己,怨恨为了爱情抛弃了如同父亲又是母亲的师父的我,我好恨!我恨不得拿我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师父的命,我真该死,离开了,还要给师父带来麻烦,我……”
  
  “不要再说了!再这样下去,师妹你会彻底崩坏的!”达摩一直在安慰貂蝉。
  
  “哼!师兄你又何必这样呢?师妹做错了,难道还要原谅她吗?”一名男子冷笑道。
  
  貂蝉听着熟悉的声音,抬头望着达摩身后的人影,自责道:“二师兄,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都无法弥补一切过错,我……”
  
  达摩厉声道:“赵云师弟,不要瞎说,师妹够伤心了,你何必一直往伤口上撒盐呢!”
  
  赵云讽刺道:“师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自作自受,不可活。为了那个不相干的人,抛弃一切所爱你的家人,值得吗?”
  
  貂蝉茫然无措地听着赵云的谴责和讽刺,想起了童年时自己受伤而哭,被师父慈祥的抱在他老人家的怀里,安慰和搞笑地说:“小婵儿,不哭哦!哭了你就不美哒哒了,反而丑哒哒了,来亲亲。”
  
  想起自己每次犯错被师父鼓励:“小婵儿,不要伤心哦,你可以做到的!你要知道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哦,只要付出比别人还要多倍的时间,就一定能成功哦!”
  
  “师父,那您也是跟小婵一样笨吗?”小貂蝉好奇地问道。
  
  “哈哈!那是哦!你师父我呀!比小婵儿还要笨呢!当年师父被称为第一废材哦!不过你看,师父可谓是废材逆天了。”
  
  想起自己一不慎迷路了,师父特意连夜赶过来寻找自己,自己还任性要求师父背自己,师父也一笑而过地背起来,说:“呦呦!我的公主,我们出发吧!”
  
  “师父,小婵儿好想好想您,好想陪在您身边,照顾您。我……想回到您身边了,跪在您面前道歉,您不是说要看小婵儿成亲吗?”貂蝉泣不成声地自责。
  
  达摩无奈地任由貂蝉发泄,也许这样貂蝉心里会舒坦些。
  
  赵云手捧着坛子,镇定自若地说:“师父死前说过,想去见一见师妹,所以我把师父的骨灰带来了,这样师父可以放心了。”
  
  貂蝉听到师父死前还念念不忘,念叨自己,心更加痛苦。
  
  赵云将坛子放在貂蝉面前,转身不再看。
  
  貂蝉看到坛子,立马抱到怀里,将脸贴在坛子口,又哭又笑:“师父,小婵儿终于看到您老人了,小婵儿对不起您,也许您听不见,可是小婵儿呢!还是想跟您说,师父小婵儿好想您回来啊!”
  
  说完,貂蝉胸口因她的情绪无法控制,无法释怀,不停自责自己和不停怨恨自己。终于,体内沉睡的功德金莲苏醒了,并且因貂蝉彻底的崩溃,而释放了所有的力量!
  
  达摩和赵云看到了貂蝉身上发出金光,震惊,其中达摩反应过来,喊道:“师妹,快停下来!否则,会引来一切罪恶的吞噬!”
  
  貂蝉已经听不到了,紧紧抱着师父的骨灰,微笑了,说:“师父,我一直想告诉您哦!吕布是个很好的情人哦,一直很想得到您的认可。”
  
  貂蝉发出巨大的金光,犹如在黑夜里的星辰,闪闪发光,如此耀眼,如此刺眼。
  
  胸口处出现了一朵充满纯净和善良的莲花——功德金莲。
  
  “明世隐,那是!”公孙离惊讶地指着那金光。
  
  明世隐隐隐有所感觉,微笑着说:“功德金莲以苏醒,出乎我的意料。”
  
  “娘娘!”杨戬打破了一贯的冷静。
  
  女娲恍然大悟,说:“功德金莲吗?必须拿到,功德金莲能让吾突破现在的修为,达到道尊之境!”
  
  “是!娘娘!”哪吒等人齐齐遵命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