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41章





    袋四散周围,留在墙壁上的深穴也不知道延伸至哪里。

    一次性消灭半数的头,剩下的三个头忘记了月这个对手,呆然的凝视着阿一的方向。阿一轻巧的着地,从冒烟的修拉根中排出弹夹。弹夹落在地面上,发出ching的一声让三个头清醒了,它们看着阿一的眼光中明显注入了憎恶。可是,它们的另一位对手,眼光一刻也不曾从她的敌人身上离开。

    「【天灼】」

    曾经的吸血姬,因她那天生的才能令同族也感到恐惧进而被封印入奈落的存在。那个力量,就像在说‘这是与我敌对这件事的天罚’一样倾注而下。

    在三个头的周围,有六个放电的雷球包围着它们的样子在空中飘荡,下个瞬间,相邻的球体就像拉手似的互相放电连结在了一起,在它们的中央做出了一个巨大的雷球。

    呲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啊!!

    中央的雷球裂开,在周围的六个雷球包围的范围内洒下了超强威力的雷击。三个头尝试着逃跑,但雷球就好像墙壁似的包围着,不让它们从那个范围中逃出来。犹如从天空倾注而下的神之怒般,轰鸣声和闪光溢满了广大的空间。

    然后,什么都不用做,最上级魔法持续了十秒以上,临终的悲鸣终于消失,三个头化为了焦炭。

    月和平时一样啪嗒一声坐在地上。因魔力枯竭而粗暴的喘着气,面无表情的同时,眼瞳中寄宿者心满意足的光芒,面向阿一竖起了大拇指。阿一脸颊松弛的同时,也向她竖起了大拇指。然后,阿一重新抬起修拉库,背向着希德拉仅剩的胴体部分的残骸朝月走了过去。

    紧接着,

    「阿一!」

    月临到紧急关头的声音响彻。追寻着月看到了什么似的视线,那里是,连声音都没有,第七个头如雨后春笋般从胴体部分长了出来,那双眼睛睥睨着阿一。阿一不由得僵硬了。

    可是,闪耀着银色光辉的第七个头从阿一身上移开了视线转而看向月,连预备动作都没有就从那锐利的眼瞳中放出极光。和刚才阿一的修拉根放出的不相上下的极光瞬间迫近了月。月因魔力枯竭而动不了。

    阿一在银头的视线移向月的瞬间,恶寒袭击全身的同时飞了出去。

    蓝头时的那一幕再现,阿一在极光整个吞没月之前飞了过去,再次成功阻挡在她的身前。可是,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极光吞噬了阿一,后面的月虽然没有受到直击,但身体也被强力的余波打中吹飞了出去。

    极光平息,痛苦在全身奔走的月一边发出了呻吟声一边撑起了身体。被极光吞噬前、阿一介入的景象浮现在眼前,月焦急的寻找着那个身姿。

    阿一还在最初阻挡的那个地方一动都没有动。像门神一样站立的同时,全身都在冒烟。融化的修拉根的残骸在地面上滚动。(准准吐槽:阿一你现在是全裸的吧?是吧是吧!别告诉我希塔鲁矿石都熔化了你的衣服还没事哦!)

    「阿、阿一?」

    「……」

    阿一没有回答。然后,就那样摇晃着呱啦一声向前摔倒了。

    「阿一!」

    月就这样被焦躁驱使着,打算无视疼痛的身体直接前往阿一的身边。但是,因为魔力枯竭用不上力而跌倒了。压抑着急不可耐的心情取出神水一口气喝干。恢复了少许活力后站了起来,这次立刻跑到了阿一的身边。

    趴倒在地的阿一流出了很多血。极光突破了阿一的【金刚】对他造成伤害。修拉根是用蝎子怪的外壳制作的,而蝎子怪的外壳在某种程度上承受住了月的【苍天】。如果阿一没有立刻用修拉根作为盾牌的话,当场死亡了也说不定。

    月将阿一翻了过来,仰面朝天的阿一状况相当严重。指、肩、侧腹都有一部分被烧烂,露出了骨头。脸的右半部被烧毁,右眼流着血。以这个状况来说,足部受到的影响最少、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月急忙打算让他喝下神水,可是希德拉并没有等待着给她这个时间。这次是射出了无数直径十厘米左右的光弹,如同电荷粒子炮的扫射般激烈。

    月抱着阿一、竭尽全力的脱离那个场所、藏到了柱子的背面。石柱被相继飞来的光弹剜削着,估计连一分钟都撑不住吧。一个个光弹都蕴含着可怕程度的能量。

    月急忙在阿一的伤口上洒下一瓶神水,另一瓶让他喝掉。不过,连咽下的力气都不剩了么,阿一把嘴里的神水都呛了出来。见此情况,月将神水含在自己口中,嘴对嘴强迫呛到的阿一把它喝了下去。

    可是,神水虽然达到了止血的效果,却没能轻易修复伤口。平时总是立刻就开始修复的,但现在就像是被什么阻碍着一样,修复迟迟没有开始。

    「为什么!?」

    月陷入了半恐慌状态,同时取出了她持有的所有神水。

    其实,希德拉的那个极光中还含有一种毒,具有融解肉体的效果。一般来说、应该是什么对策都没有、就那样被融解殆尽。但是,神水的恢复力大得惊人,修复速度已经超过了融解速度,再加上阿一有着摄入魔物肉后变得强韧的肉体,虽然速度缓慢,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一定会治好的。但是,由于右眼已经被极光蒸发以及就算是神水也无法再生缺损部件的关系,右眼治不好了。

    柱子已经几乎被打碎,在阿一能动之前这边实在是顶不住了。月是一脸决然的表情,凝视着阿一轻吻了他的嘴唇。然后,月手持阿一的多纳站了起来。

    「……这次我帮助(你)……」

    留下这样决意的话,月从柱子后面飞了出去。魔力仅剩一点,神水已经用光,可以仰赖的就只有施加了身体强化的吸血鬼的肉体、心里没底的固有魔法【自动再生】、以及阿一的多纳而已。

    希德拉的银头睥睨着从柱子后面飞出的月,朝她连射光弹。月现在魔力很少,连用魔法抵消这种事都做不到,也没有办法像阿一那样用多纳击落光弹,所以她现在只顾着奔跑。但是,本来月就不擅长以体术为首的接近战,很快就被逼入了绝境。

    然后,终于有一发光弹直击了月的肩膀。

    「啊咕!?」

    月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随后就用要把痛苦都一扫而光的气势再次奔跑了起来。因疼痛而停止动作的瞬间,因疼痛而停止动作的瞬间,月就明白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身体。月的【自动再生】开始的比平时晚。极光的附加效果对【自动再生】也有效似的。更多的魔力被削减,这样下去,使用身体强化的魔力也会直接消失吧。

    月无论如何都试图接近,怎奈弹幕的密度太高,无法顺利靠近中心。月不认为在这么远的距离她能用多纳打中银头,因此,寻找接近的间隙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光弹毫不留情的袭击了月,最终将她逼上了绝路。

    月是就算只有一点也想要打开局面,迫不得已的扣下了多纳的扳机。虽然不能使用【缠雷】,但使用雷系的魔法好歹是完成了电磁加速。然后,应该是新手的运气吧,子弹见缝插针,突破密集的弹幕打中了银头的太阳穴一带。

    然后,

    「诶」

    月不禁漏出了这样的声音。虽说电磁加速不充分,但确实是拥有一定威力的一击,却只让银头擦破点皮,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的样子。月的表情泛出绝望的影子。但是,自己的败北就意味着阿一的死。月咬紧牙关,再次将回避贯彻下去。

    可是,这种模式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银头的眼睛瞬间闪耀,第二次射出了碾压整个空间的极光。回避路线被光弹封杀的月自己跃入了一个光弹,然后被吹飞了,这样才总算从极光的破灭中守护了自己。

    但是,这个的代价是月的腹部被光弹啃噬了。失去平衡的月摔在了地上。

    「呜……呜……」

    身体动不了。如果不马上动起来的话就会被光弹蹂躏。明知这一点的月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自动再生】很迟缓。月不知不觉流泪了,特别特别不甘心可就是没有办法,自己无法守护阿一。

    光弹逼近了月。月没有闭上眼睛。‘至少不能在心中认输’这样睥睨着银头。光弹迫近、视界充满了闪光。直击。死。对于没能好好守护就先逝世这件事,月在心中向阿一谢罪了。

    刹那……一阵风吹过。

    「哎?」

    月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抱着,看见光弹从身旁通过。然后,不可置信般的抬头看着支撑自己的人物。那毫无疑问是阿一。满身疮痍、







    袋四散周围,留在墙壁上的深穴也不知道延伸至哪里。

    一次性消灭半数的头,剩下的三个头忘记了月这个对手,呆然的凝视着阿一的方向。阿一轻巧的着地,从冒烟的修拉根中排出弹夹。弹夹落在地面上,发出ching的一声让三个头清醒了,它们看着阿一的眼光中明显注入了憎恶。可是,它们的另一位对手,眼光一刻也不曾从她的敌人身上离开。

    「【天灼】」

    曾经的吸血姬,因她那天生的才能令同族也感到恐惧进而被封印入奈落的存在。那个力量,就像在说‘这是与我敌对这件事的天罚’一样倾注而下。

    在三个头的周围,有六个放电的雷球包围着它们的样子在空中飘荡,下个瞬间,相邻的球体就像拉手似的互相放电连结在了一起,在它们的中央做出了一个巨大的雷球。

    呲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啊!!

    中央的雷球裂开,在周围的六个雷球包围的范围内洒下了超强威力的雷击。三个头尝试着逃跑,但雷球就好像墙壁似的包围着,不让它们从那个范围中逃出来。犹如从天空倾注而下的神之怒般,轰鸣声和闪光溢满了广大的空间。

    然后,什么都不用做,最上级魔法持续了十秒以上,临终的悲鸣终于消失,三个头化为了焦炭。

    月和平时一样啪嗒一声坐在地上。因魔力枯竭而粗暴的喘着气,面无表情的同时,眼瞳中寄宿者心满意足的光芒,面向阿一竖起了大拇指。阿一脸颊松弛的同时,也向她竖起了大拇指。然后,阿一重新抬起修拉库,背向着希德拉仅剩的胴体部分的残骸朝月走了过去。

    紧接着,

    「阿一!」

    月临到紧急关头的声音响彻。追寻着月看到了什么似的视线,那里是,连声音都没有,第七个头如雨后春笋般从胴体部分长了出来,那双眼睛睥睨着阿一。阿一不由得僵硬了。

    可是,闪耀着银色光辉的第七个头从阿一身上移开了视线转而看向月,连预备动作都没有就从那锐利的眼瞳中放出极光。和刚才阿一的修拉根放出的不相上下的极光瞬间迫近了月。月因魔力枯竭而动不了。

    阿一在银头的视线移向月的瞬间,恶寒袭击全身的同时飞了出去。

    蓝头时的那一幕再现,阿一在极光整个吞没月之前飞了过去,再次成功阻挡在她的身前。可是,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极光吞噬了阿一,后面的月虽然没有受到直击,但身体也被强力的余波打中吹飞了出去。

    极光平息,痛苦在全身奔走的月一边发出了呻吟声一边撑起了身体。被极光吞噬前、阿一介入的景象浮现在眼前,月焦急的寻找着那个身姿。

    阿一还在最初阻挡的那个地方一动都没有动。像门神一样站立的同时,全身都在冒烟。融化的修拉根的残骸在地面上滚动。(准准吐槽:阿一你现在是全裸的吧?是吧是吧!别告诉我希塔鲁矿石都熔化了你的衣服还没事哦!)

    「阿、阿一?」

    「……」

    阿一没有回答。然后,就那样摇晃着呱啦一声向前摔倒了。

    「阿一!」

    月就这样被焦躁驱使着,打算无视疼痛的身体直接前往阿一的身边。但是,因为魔力枯竭用不上力而跌倒了。压抑着急不可耐的心情取出神水一口气喝干。恢复了少许活力后站了起来,这次立刻跑到了阿一的身边。

    趴倒在地的阿一流出了很多血。极光突破了阿一的【金刚】对他造成伤害。修拉根是用蝎子怪的外壳制作的,而蝎子怪的外壳在某种程度上承受住了月的【苍天】。如果阿一没有立刻用修拉根作为盾牌的话,当场死亡了也说不定。

    月将阿一翻了过来,仰面朝天的阿一状况相当严重。指、肩、侧腹都有一部分被烧烂,露出了骨头。脸的右半部被烧毁,右眼流着血。以这个状况来说,足部受到的影响最少、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月急忙打算让他喝下神水,可是希德拉并没有等待着给她这个时间。这次是射出了无数直径十厘米左右的光弹,如同电荷粒子炮的扫射般激烈。

    月抱着阿一、竭尽全力的脱离那个场所、藏到了柱子的背面。石柱被相继飞来的光弹剜削着,估计连一分钟都撑不住吧。一个个光弹都蕴含着可怕程度的能量。

    月急忙在阿一的伤口上洒下一瓶神水,另一瓶让他喝掉。不过,连咽下的力气都不剩了么,阿一把嘴里的神水都呛了出来。见此情况,月将神水含在自己口中,嘴对嘴强迫呛到的阿一把它喝了下去。

    可是,神水虽然达到了止血的效果,却没能轻易修复伤口。平时总是立刻就开始修复的,但现在就像是被什么阻碍着一样,修复迟迟没有开始。

    「为什么!?」

    月陷入了半恐慌状态,同时取出了她持有的所有神水。

    其实,希德拉的那个极光中还含有一种毒,具有融解肉体的效果。一般来说、应该是什么对策都没有、就那样被融解殆尽。但是,神水的恢复力大得惊人,修复速度已经超过了融解速度,再加上阿一有着摄入魔物肉后变得强韧的肉体,虽然速度缓慢,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一定会治好的。但是,由于右眼已经被极光蒸发以及就算是神水也无法再生缺损部件的关系,右眼治不好了。

    柱子已经几乎被打碎,在阿一能动之前这边实在是顶不住了。月是一脸决然的表情,凝视着阿一轻吻了他的嘴唇。然后,月手持阿一的多纳站了起来。

    「……这次我帮助(你)……」

    留下这样决意的话,月从柱子后面飞了出去。魔力仅剩一点,神水已经用光,可以仰赖的就只有施加了身体强化的吸血鬼的肉体、心里没底的固有魔法【自动再生】、以及阿一的多纳而已。

    希德拉的银头睥睨着从柱子后面飞出的月,朝她连射光弹。月现在魔力很少,连用魔法抵消这种事都做不到,也没有办法像阿一那样用多纳击落光弹,所以她现在只顾着奔跑。但是,本来月就不擅长以体术为首的接近战,很快就被逼入了绝境。

    然后,终于有一发光弹直击了月的肩膀。

    「啊咕!?」

    月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随后就用要把痛苦都一扫而光的气势再次奔跑了起来。因疼痛而停止动作的瞬间,因疼痛而停止动作的瞬间,月就明白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身体。月的【自动再生】开始的比平时晚。极光的附加效果对【自动再生】也有效似的。更多的魔力被削减,这样下去,使用身体强化的魔力也会直接消失吧。

    月无论如何都试图接近,怎奈弹幕的密度太高,无法顺利靠近中心。月不认为在这么远的距离她能用多纳打中银头,因此,寻找接近的间隙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光弹毫不留情的袭击了月,最终将她逼上了绝路。

    月是就算只有一点也想要打开局面,迫不得已的扣下了多纳的扳机。虽然不能使用【缠雷】,但使用雷系的魔法好歹是完成了电磁加速。然后,应该是新手的运气吧,子弹见缝插针,突破密集的弹幕打中了银头的太阳穴一带。

    然后,

    「诶」

    月不禁漏出了这样的声音。虽说电磁加速不充分,但确实是拥有一定威力的一击,却只让银头擦破点皮,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的样子。月的表情泛出绝望的影子。但是,自己的败北就意味着阿一的死。月咬紧牙关,再次将回避贯彻下去。

    可是,这种模式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银头的眼睛瞬间闪耀,第二次射出了碾压整个空间的极光。回避路线被光弹封杀的月自己跃入了一个光弹,然后被吹飞了,这样才总算从极光的破灭中守护了自己。

    但是,这个的代价是月的腹部被光弹啃噬了。失去平衡的月摔在了地上。

    「呜……呜……」

    身体动不了。如果不马上动起来的话就会被光弹蹂躏。明知这一点的月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自动再生】很迟缓。月不知不觉流泪了,特别特别不甘心可就是没有办法,自己无法守护阿一。

    光弹逼近了月。月没有闭上眼睛。‘至少不能在心中认输’这样睥睨着银头。光弹迫近、视界充满了闪光。直击。死。对于没能好好守护就先逝世这件事,月在心中向阿一谢罪了。

    刹那……一阵风吹过。

    「哎?」

    月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抱着,看见光弹从身旁通过。然后,不可置信般的抬头看着支撑自己的人物。那毫无疑问是阿一。满身疮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