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44章





    ,继续探索。

    两人走向了第三层最里面的房间。第三层好像只有这一个房间。打开里面的门,房间中央的地板上刻着一个直径七、八米的魔法阵,比至今为止看过的所有的魔法阵都要精致、细腻,倒不如说是艺术品,就是这么漂亮的几何图案。

    但是,比这个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那个魔法阵的对面,奢华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影。人影是骸骨。已经白骨化的遗体身上披着一件黑底金刺绣的精美长袍。并没有给人肮脏的印象,说成是鬼屋里的物件就能理解了吧。

    那个骸骨依靠着椅子的同时抬着头。就是保持着这个姿势腐朽白骨化的吧。骸骨在这个只有魔法阵的房间中,是有什么考虑么。不是寝室也不是客厅,而是选择这个地方作为人生的终点,意图是什么呢……

    「……可疑……怎么办?」

    月也对这个骸骨抱有疑问。恐怕他就是被称为叛逆者的那些家伙中的一个人吧。痛苦的样子也没有,坐着圆寂的那个身姿,简直像在等待着谁一样。

    「嘛,要寻找通往地上的路,这个房间是钥匙吧。我的炼成对书库和工房的封印都不起作用……大概只能调查这里了吧。月待在这儿,有什么事儿就拜托了。」

    「嗯……小心一点」

    阿一这样说着就像魔法阵迈出了脚步。然后,阿一的脚踏入魔法阵中央的瞬间,突然爆发的纯白闪光将整个房间染成了雪白。

    由于太过刺眼阿一闭上了眼睛。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入侵了大脑,仿佛走马灯似的将落入奈落后的事全部过了一遍。

    不久后光平息了,在睁开眼睛的阿一面前,一位黑衣青年站在那里。

    1-24真正的历史

    魔法阵淡淡的闪耀着,神秘的光充满了房间。

    站立在位于房屋中央的阿一眼前的青年,仔细看的话和椅子上的骸骨穿的是同一件长袍。

    「跨越试炼抵达此处之人啊,吾名唤奥斯卡?奥卢克斯,乃制作此迷宫之人。所谓的叛逆者,明白了么?」

    开始说话的他好像叫奥斯卡·奥卢克斯。似乎是【奥卢克斯大迷宫】的创造者。阿一吃惊的同时继续听着他的话。

    「啊,提问是没有用的,请见谅。你看到的是记录影像之类的东西,不凑巧无法回答你的提问。不过到达这里的人,将会成为知道这个世界真实的人,也将知道吾等为何而战……想要将信息传递给后世,不得已采用这种方法。望君听取。……吾等虽然被称为叛逆者,事实上却从来没有做过叛逆者的事情。」

    然后奥斯卡开始说的话,和圣教教会教的历史以及从月那里听来的叛逆者的传闻有很大的不同,阿一对此相当震惊。

    那是疯狂的神和神的子孙们的战斗的物语。

    神代少许之后的时代,世界中充满了战争。人类,魔人和各种各样的亚人们之间不断持续着战争。战争的理由多种多样。领土扩大,种族的价值观,支配欲,其他形形色色的理由,其中最为主要的理由就是「神敌」。比起现在,种族和国家都更加细分的时代,各自的种族、国家,都供奉着各自的神。从神那里得到神谕的人们持续着争斗。

    可是,出现了一群想要给这持续了几百年的战争画上终止符的人。在当时,那是被称呼为「解放者」的集团。

    他们彼此之间共通的联系就是,他们全员都是从神代延续下来的众神的子孙。「解放者」的首领在当时偶然得知了众神的真意——众神们打算将人们作为棋子进行战争游戏这件事。「解放者」的首领无法容忍众神们在暗地里巧妙的操纵人们、驱使战争这种事,于是首领聚集了志同道合的一群人。

    他们查明了被众神称呼为「神界」的地方。「解放者」的成员们以出现了返祖现象、持有强大力量的七人为中心,向众神发起了挑战。

    但是,那个计划在战斗之前就破产了。发生了什么?神巧妙的操纵人们,让人们认为「解放者」们打算毁灭世界,是神的敌人。那个过程中也有过曲折,但最后,应该被「解放者」守护的人们反而向守护者挥下了制裁的铁锤,「解放者」们被说是成忘记了神的恩惠、打算毁灭世界的「神敌」,被贴上了【叛逆者】的标签,就这样被讨伐了。

    到最后剩下的也只有核心的七人而已。整个世界都与之为敌,他们判断自己们已经无法打倒神了。然后,纷纷到大陆的尽头创造迷宫潜伏了起来。准备试炼,让突破试炼者继承自己的力量,希望总有一天能够出现终结神的游戏的人。

    长长的故事结束了,奥斯卡露出了平静的微笑。

    「君乃何人,为了什么目的而来到这个地方,吾皆不知,亦不强求君、行弑神之举,只是想请您知道吾等为何揭竿而起。……接下来将会授予君吾之力。之后如何使用这份力量都是君之自由。只是,望君勿将此力用于满足君之邪欲之上。言毕于此,谢君愿听吾之肺腑之言。君之未来就由君之意志自由决定吧。」

    以这样的话作为结尾,奥斯卡的记录影像嘶的一下消失了。同时,有什么东西入侵了阿一的脑海,伴随着阵痛,但理解到这是在写入某个魔法,所以老实的忍耐了。

    不久后,疼痛和魔法阵的光都平息了。阿一慢慢的吐了一口气。

    「阿一……没事么?」

    「啊,没事……总觉得,听了什么很伟大的事啊」

    「……嗯……怎么办?」

    月询问着听了奥斯卡的话后该怎么办。

    「嗯?没什么特别要做的啊?本来,擅自的召唤也好众神的战争也好都只是些麻烦事吧。不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寻找回到地面上的方法,然后回到故乡。不过如此而已。……月很在意么?」

    以前的阿一的话现在已经奋起了也说不定。但是,变心后的阿一价值观也改变了,根本不在乎奥斯卡说的话。你们这个世界的事你们这个世界的居民自己解决。但是,月也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如果她无法置之不理的话,阿一还不得不考虑各种各样的事。他没有办法简单的像无视奥斯卡的愿望那样无视月的愿望,对阿一来说,他和月之间已经有了无可替代的重要牵绊。这么想着就问了,但月只是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的摇了摇头。

    「我的归宿就是这里……其他的不知道」

    这么说着,月拉着阿一的手依偎了过来。紧紧握住的手如同在叙述她的真心。过去的月,将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献给了国家,结果被信赖着的人背叛,谁都没有来帮助她。对于月来说,在漫长的岁月中幽闭她的这个世界已经成为了牢狱。

    将她从这个牢狱中救出来的是阿一。正因如此,阿一的身边就是月的全部。

    「……这样啊」

    稍微有一点,阿一害羞了。为了掩盖这一点,阿一咳嗽了一下,告诉了月一个有冲击性的事实。

    「咳咳,啊~刚才我获得了新的魔法……忽然就记住了神代魔法的感觉」

    「……真的?」

    月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总之,神代魔法是名副其实的在神的时代被使用、现代已经失传了的魔法。将阿一他们召唤至这个世界的转移魔法同样也是神代魔法。

    「这个地板上的什么魔法阵,能把神代魔法直接弄到脑子里?好像是」

    「……不要紧吗?」

    「喔,没问题。而且这个魔法……好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魔法呢」

    「……什么魔法?」

    「这~是,‘生成魔法’这样的家伙。给矿物附魔,生成具有特殊性质的矿物这样的魔法。」

    听了阿一的话,月啵的一下张开了口,一脸惊讶的表情。

    「……神器制作?」

    「啊啊,就是这个意思啊」

    是的,‘生成魔法’是在神代用来制作神器的魔法。确实是为了【炼成师】而存在的魔法。其实,奥斯卡的天职也是【炼成师】。

    「月也记住怎么样?总觉得,进入魔法阵后就会被检查记忆。奥斯卡也提到了试炼什么的,被判断为突破试炼后就能记住那个魔法了么?」

    「……用不了炼成……」

    「嘛,还真是这样……好不容易能入手神代的魔法吧?记住也不会吃亏吧?」

    「……嗯……阿一这么说的话」

    在阿一的劝说下,月进入了魔法阵中央。魔法阵发出光辉探寻月的记忆。然后,判断是否完成了试炼……

    「跨越试炼抵达此处之人啊,吾名唤奥斯卡……」

 







   奥斯卡又出现了,感觉在某种意义上被糟蹋了啊。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