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49章





    层?记忆中,那里好像是会出现叫做贝希摩斯的怪物……」

    使者像是要观察光辉那样远眺着,在伊修塔尔的面前不能表现太过露骨的态度,于是用带有少许怀疑的眼神看过去。使者的一名护卫,像是评价般的盯着光辉从上往下看。(ourjuno:这货这样盯着看,不是GAY的吧?)因为那不友好的视线而动了一下身体,光辉回答道:

    「那个,那么稍微说一说吧?例如我们是怎样打败贝希摩斯的,啊,或者给你们看看六十六层的地图吧?」

    光辉为了让他们相信,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案,然而使者露出大胆的笑容摇了摇头。

    「不,不需要。与此相比,有更快的方法能证明。与我的护卫进行模拟战如何?这样的话,勇者殿下的实力自然一目了然吧。」

    「那个,我是无所谓的……」

    光辉有点困惑的回头看了看哈利陛下。哈利陛下接收到光辉的视线,向伊修塔尔确认。伊修塔尔点头了。要拥有神威的帝国认同光辉成为人族的领导,这是最简单的,另外,要完全实力主义的帝国早一点打心里认同,实际战斗是最快的吧,如此判断到。

    「没问题哟。光辉殿下,那份实力,充分的展示出来吧。」

    「决定了呢。那么请准备地方。」

    于是很匆忙的,决定了勇者对帝国使者的护卫这样的模拟战要开始了。光辉的对战对手,是一个不管怎么看都是很平凡的男人。不高不矮的身高,没有能称为特征的特征,如果混到人群里马上就会看丢的平凡的脸。这样一看完全不觉得他强大。毫无造作的垂着处理过的,使其不能切东西的大型的剑。完全不能说是架势的架势。(ourjuno:这是自然体。。。光辉你out了吧。。。)光辉认为自己被小看了,愤怒了。如果最初的一击就吓破他的胆的话,那边也会认真起来的吧,于是光辉决定最初的一击比较认真的打出去。

    「要上了!」

    光辉变成了风。他使用了【缩地】高速踏进并且伴随着强风挥下了剑。如果是一般的战士的话连用眼睛捕捉都很困难吧。但是,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不如说,结果证明了光辉才是在小看别人。

    啪啪!!

    「嘎呜!?」

    被吹飞出去的是光辉。护卫像是要举起剑那样保持着挥剑的姿势斜视着光辉。正当光辉打算点到即止的瞬间,放松力道的刹那,对方毫无造作的上挑把光辉吹飞了。(ourjuno:虽说是小看别人了,但是就这么一击就被主角以外的人打飞,勇者真的没问题?)光辉一边在地面滑动一边重整姿势,惊愕的看着护卫。虽说是集中精神在点到即止,但是几乎意识不到护卫的攻击。护卫再次以放松的自然体势架着剑。对,刚才的攻击和动作都过于自然,完全没有危机感的动作,让光辉反应不过来。

    「哈~,喂喂,勇者就这种程度?根本就没什么用呢。有干劲么?」

    与平凡的脸不相称的粗暴的语气,光辉以惊讶的视线看着护卫。护卫浮现出失望的表情。确实,现在的情况是,光辉根据对方外表而判断,然后无造作的从正面冲过去,然后轻易的被反击了。光辉发现小看人的是自己这边,愤怒了。这次是对自己愤怒了。

    「非常对不起。再来一次,拜托了」

    这次,是认真的眼神,光辉为自己的失礼谢罪。护卫看着那样的光辉「如果是在战场的话就没有‘再来一次’了」心情不好地歪着眼睛,但还是再次做光辉的对手。护卫以刚才那样的自然体站立着。光辉重新集中精神,再次突进了。唐竹、袈裟斩、上挑(ourjuno:不知道这个有没翻译错,查词典查不出来,脑补了。。)、突进和【缩地】,光辉一边使用着这些动作一边挥动超高速的剑击。那个速度已经使光辉的动作产生了残像。但是,暴风雨般的剑击被护卫以最小限度的动作避开,一有破绽就马上反击。有时,光辉的身影会消失,即使这样,从死角的攻击护卫都能很好的应对。光辉对护卫的动作有印象。那是梅鲁多团长。他和光辉的水平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了。即使是这样,光辉还没有在模拟战中赢过他一次。那原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压倒性的战斗经验的差距。恐怕护卫也和梅鲁多团长一样经常置身于战场吧。那战斗经验把他和光辉的战力差距拉平了。也就是说,这个护卫的实力等同或者凌驾于梅鲁多团长。

    「嗯,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作为对手的身体能力。但是,攻击有点单调过头了。原本是和战斗无缘的吧?」

    「额?那个,对,是的。因为我原本仅仅是个学生。」

    「而现在是「神之使徒」吗」

    快速看了伊修塔尔那群圣教教会关系者一眼,护卫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喂,勇者。摆好架势。这次由我来攻击了。不要放松哟?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把你杀掉的呐」

    护卫刚如此宣言,马上就一口气冲了过来。并没有光辉那个程度的高速移动。不如说感觉动作很迟钝。明明是这样的,

    「!?」

    注意到的时候,护卫已经迫近眼前从下往上挥剑。光辉慌忙飞着退开了。但是,就像磁石吸引着那样,护卫和光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使用鞭子般的剑击袭击光辉。不规则的难以读取剑的轨迹,虽然一边用【先读】应对着一边想要取得距离,但是根本就甩不开。即使想要使用【缩地】一口气取得距离,也好像被预知到一样,马上就打了过来,发动不了技能。接着光辉的脸出现了焦虑。然后终于,光辉抱着打伤对方的觉悟去挥剑的瞬间,护卫没有趁机逃开,而是开始使用魔法攻击了。

    「穿刺吧,【风击】」

    用呻吟般的声音咏唱,产生了小小的风之飞镖,打向光辉的一只脚。

    「哇!?」

    想要突进的脚被打中了,光辉失去了平衡。那个瞬间,状绝的杀气贯穿了光辉。以冰冷的眼光斜视着光辉的护卫的剑以非比寻常的压力挥了下去。刹那,光辉明白了。他打算杀了自己。实际上,会认为护卫这样做也是没办法的。如果不能对应自己的攻击,也就完全没有让这个不知道真正的杀戮的少年成为人族领导的意思。即使受到圣教教会的责难,在战场上放任无能的自己人是难以忍受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杀掉。但是,没有变成这样。

    啪啪啪!

    「啊!?」

    刚才的重现。只是这次飞出去的是护卫。护卫在地面弹跳了几次,使用双手重整姿势看着光辉。光辉全身吹出白色的气场,以刚才向护卫挥剑的姿势站立着。

    刚才,护卫的剑挥下的瞬间,光辉的生存本能被唤醒,使用了【限界突破】。这个是,暂时性的提高全属性三倍的,有「危急时会觉醒的主人公」风格的技能。但是,光辉的脸上没有一丝余裕。拼死的压下恐怖感,以严峻的表情架着剑。看着这样的光辉,护卫无畏的笑了一下。

    「哈,这不是稍微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了吗。比刚才颤动的脸好多了!」

    「颤动的脸?反而现在才感到恐怖。……刚才是想杀了我吗?这是模拟战哟?」

    「那又如何?该不会认为随便的战斗一下,然后结束,这样吧?这种程度就死掉的话,说明你也就这种程度罢了。你是站在我们全人族顶点率领我们的哟?有这样的自觉吗?」

    「自觉什么的……我当然是拯救人们……」

    「害怕受伤和伤害别人的小鬼能干什么?剑中连一丝杀气都没有的你别说什么大话了。喂,快架好剑呐?最开始就说了吧?放松的话...会死的呐!」

    护卫再次放出不寻常的杀气,往脚部聚集力量准备向光辉迫近。光辉痛苦的扭曲了表情。但是,护卫并没有冲过去。要说原因的话,那是因为护卫和光辉之间竖起了一道光之障壁。

    「到此为止吧。再打下去就不是模拟战而是互相残杀了呢。....伽哈尔德殿下的玩笑也有点过了?」

    「……切,暴露了啊。一如既往的狡猾的老头」

    因为伊修塔尔发动的光之障壁而被泼冷水的,被称为「伽哈尔德殿下」的护卫,用周围听不到的音量咒骂。然后,失去兴致般的耸了耸肩收起了剑,把右耳的耳环取了下来。接着,就好像是出现一层雾那样,护卫周围的空气开始变成朦胧的白色,等到能够看清楚的时候,出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是四十多岁的充







    层?记忆中,那里好像是会出现叫做贝希摩斯的怪物……」

    使者像是要观察光辉那样远眺着,在伊修塔尔的面前不能表现太过露骨的态度,于是用带有少许怀疑的眼神看过去。使者的一名护卫,像是评价般的盯着光辉从上往下看。(ourjuno:这货这样盯着看,不是GAY的吧?)因为那不友好的视线而动了一下身体,光辉回答道:

    「那个,那么稍微说一说吧?例如我们是怎样打败贝希摩斯的,啊,或者给你们看看六十六层的地图吧?」

    光辉为了让他们相信,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案,然而使者露出大胆的笑容摇了摇头。

    「不,不需要。与此相比,有更快的方法能证明。与我的护卫进行模拟战如何?这样的话,勇者殿下的实力自然一目了然吧。」

    「那个,我是无所谓的……」

    光辉有点困惑的回头看了看哈利陛下。哈利陛下接收到光辉的视线,向伊修塔尔确认。伊修塔尔点头了。要拥有神威的帝国认同光辉成为人族的领导,这是最简单的,另外,要完全实力主义的帝国早一点打心里认同,实际战斗是最快的吧,如此判断到。

    「没问题哟。光辉殿下,那份实力,充分的展示出来吧。」

    「决定了呢。那么请准备地方。」

    于是很匆忙的,决定了勇者对帝国使者的护卫这样的模拟战要开始了。光辉的对战对手,是一个不管怎么看都是很平凡的男人。不高不矮的身高,没有能称为特征的特征,如果混到人群里马上就会看丢的平凡的脸。这样一看完全不觉得他强大。毫无造作的垂着处理过的,使其不能切东西的大型的剑。完全不能说是架势的架势。(ourjuno:这是自然体。。。光辉你out了吧。。。)光辉认为自己被小看了,愤怒了。如果最初的一击就吓破他的胆的话,那边也会认真起来的吧,于是光辉决定最初的一击比较认真的打出去。

    「要上了!」

    光辉变成了风。他使用了【缩地】高速踏进并且伴随着强风挥下了剑。如果是一般的战士的话连用眼睛捕捉都很困难吧。但是,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不如说,结果证明了光辉才是在小看别人。

    啪啪!!

    「嘎呜!?」

    被吹飞出去的是光辉。护卫像是要举起剑那样保持着挥剑的姿势斜视着光辉。正当光辉打算点到即止的瞬间,放松力道的刹那,对方毫无造作的上挑把光辉吹飞了。(ourjuno:虽说是小看别人了,但是就这么一击就被主角以外的人打飞,勇者真的没问题?)光辉一边在地面滑动一边重整姿势,惊愕的看着护卫。虽说是集中精神在点到即止,但是几乎意识不到护卫的攻击。护卫再次以放松的自然体势架着剑。对,刚才的攻击和动作都过于自然,完全没有危机感的动作,让光辉反应不过来。

    「哈~,喂喂,勇者就这种程度?根本就没什么用呢。有干劲么?」

    与平凡的脸不相称的粗暴的语气,光辉以惊讶的视线看着护卫。护卫浮现出失望的表情。确实,现在的情况是,光辉根据对方外表而判断,然后无造作的从正面冲过去,然后轻易的被反击了。光辉发现小看人的是自己这边,愤怒了。这次是对自己愤怒了。

    「非常对不起。再来一次,拜托了」

    这次,是认真的眼神,光辉为自己的失礼谢罪。护卫看着那样的光辉「如果是在战场的话就没有‘再来一次’了」心情不好地歪着眼睛,但还是再次做光辉的对手。护卫以刚才那样的自然体站立着。光辉重新集中精神,再次突进了。唐竹、袈裟斩、上挑(ourjuno:不知道这个有没翻译错,查词典查不出来,脑补了。。)、突进和【缩地】,光辉一边使用着这些动作一边挥动超高速的剑击。那个速度已经使光辉的动作产生了残像。但是,暴风雨般的剑击被护卫以最小限度的动作避开,一有破绽就马上反击。有时,光辉的身影会消失,即使这样,从死角的攻击护卫都能很好的应对。光辉对护卫的动作有印象。那是梅鲁多团长。他和光辉的水平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了。即使是这样,光辉还没有在模拟战中赢过他一次。那原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压倒性的战斗经验的差距。恐怕护卫也和梅鲁多团长一样经常置身于战场吧。那战斗经验把他和光辉的战力差距拉平了。也就是说,这个护卫的实力等同或者凌驾于梅鲁多团长。

    「嗯,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作为对手的身体能力。但是,攻击有点单调过头了。原本是和战斗无缘的吧?」

    「额?那个,对,是的。因为我原本仅仅是个学生。」

    「而现在是「神之使徒」吗」

    快速看了伊修塔尔那群圣教教会关系者一眼,护卫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喂,勇者。摆好架势。这次由我来攻击了。不要放松哟?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把你杀掉的呐」

    护卫刚如此宣言,马上就一口气冲了过来。并没有光辉那个程度的高速移动。不如说感觉动作很迟钝。明明是这样的,

    「!?」

    注意到的时候,护卫已经迫近眼前从下往上挥剑。光辉慌忙飞着退开了。但是,就像磁石吸引着那样,护卫和光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使用鞭子般的剑击袭击光辉。不规则的难以读取剑的轨迹,虽然一边用【先读】应对着一边想要取得距离,但是根本就甩不开。即使想要使用【缩地】一口气取得距离,也好像被预知到一样,马上就打了过来,发动不了技能。接着光辉的脸出现了焦虑。然后终于,光辉抱着打伤对方的觉悟去挥剑的瞬间,护卫没有趁机逃开,而是开始使用魔法攻击了。

    「穿刺吧,【风击】」

    用呻吟般的声音咏唱,产生了小小的风之飞镖,打向光辉的一只脚。

    「哇!?」

    想要突进的脚被打中了,光辉失去了平衡。那个瞬间,状绝的杀气贯穿了光辉。以冰冷的眼光斜视着光辉的护卫的剑以非比寻常的压力挥了下去。刹那,光辉明白了。他打算杀了自己。实际上,会认为护卫这样做也是没办法的。如果不能对应自己的攻击,也就完全没有让这个不知道真正的杀戮的少年成为人族领导的意思。即使受到圣教教会的责难,在战场上放任无能的自己人是难以忍受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杀掉。但是,没有变成这样。

    啪啪啪!

    「啊!?」

    刚才的重现。只是这次飞出去的是护卫。护卫在地面弹跳了几次,使用双手重整姿势看着光辉。光辉全身吹出白色的气场,以刚才向护卫挥剑的姿势站立着。

    刚才,护卫的剑挥下的瞬间,光辉的生存本能被唤醒,使用了【限界突破】。这个是,暂时性的提高全属性三倍的,有「危急时会觉醒的主人公」风格的技能。但是,光辉的脸上没有一丝余裕。拼死的压下恐怖感,以严峻的表情架着剑。看着这样的光辉,护卫无畏的笑了一下。

    「哈,这不是稍微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了吗。比刚才颤动的脸好多了!」

    「颤动的脸?反而现在才感到恐怖。……刚才是想杀了我吗?这是模拟战哟?」

    「那又如何?该不会认为随便的战斗一下,然后结束,这样吧?这种程度就死掉的话,说明你也就这种程度罢了。你是站在我们全人族顶点率领我们的哟?有这样的自觉吗?」

    「自觉什么的……我当然是拯救人们……」

    「害怕受伤和伤害别人的小鬼能干什么?剑中连一丝杀气都没有的你别说什么大话了。喂,快架好剑呐?最开始就说了吧?放松的话...会死的呐!」

    护卫再次放出不寻常的杀气,往脚部聚集力量准备向光辉迫近。光辉痛苦的扭曲了表情。但是,护卫并没有冲过去。要说原因的话,那是因为护卫和光辉之间竖起了一道光之障壁。

    「到此为止吧。再打下去就不是模拟战而是互相残杀了呢。....伽哈尔德殿下的玩笑也有点过了?」

    「……切,暴露了啊。一如既往的狡猾的老头」

    因为伊修塔尔发动的光之障壁而被泼冷水的,被称为「伽哈尔德殿下」的护卫,用周围听不到的音量咒骂。然后,失去兴致般的耸了耸肩收起了剑,把右耳的耳环取了下来。接着,就好像是出现一层雾那样,护卫周围的空气开始变成朦胧的白色,等到能够看清楚的时候,出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是四十多岁的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