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50章





    满野性的男人。平头的银发、让人联想到狼的锐利的碧眼、俊美的身体上极限的绷紧的肌肉即使隔着衣服也能看得出来。看到那个身姿的瞬间,周围一起骚动起来了。

    「伽、伽哈尔德殿下!?」

    「皇帝陛下!?」

    对,那个男人,那个想要隐藏着什么的人正是哈鲁西亚帝国现任皇帝伽哈尔德·D·哈鲁西亚。(ourjuno:隐藏BOSS?)这个不可能的情况让哈利陛下不禁揉了揉眉间,然后询问道。

    「打算干什么呢,伽哈尔德殿下」

    「这是,这是哈利殿下。没有向你好好打招呼呢。只是呢,既然都是要确认的,不如自己亲自确认更快,然后演了一场戏哟。这是关乎今后的战斗的重要的事情。请原谅朕的无礼」

    伽哈尔德说着谢罪的话,却没有反省的样子。哈利陛下叹了口气说「算了」的同时挥了挥手。光辉他们完全被放到一边去了。看来这个皇帝陛下脚步非常轻浮,像这样的惊喜就是日常茶饭事一样。模拟战就这样不了了之的结束了,在接下来的预定的晚餐上,帝国那边也承诺了认同勇者,总算,这次的访问的目的达成了。但是,那天晚上,在房间里听到部下的真心话之后,皇帝麻烦般的回答道。

    「那个,不行啊。只是个小孩。毫无怀疑的相信着理想呀正义呀什么的。因为有真实力以及领袖气质而更加性质恶劣了。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杀掉周围的人的类型呐。只要他还是「神之使徒」就不能轻视他。总之小心点吧。」

    「那个,如果有机会的话,是打算在那场比试中杀了他的?」

    「啊?不是哟。只是想着能打击一下那稍微有点笨的精神。那样继续打下去的话教皇肯定会进行妨碍,绝对杀不了的哟。」

    看来,光辉勇者一行没有成为皇帝陛下感兴趣的对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他们在几个月之前还仅仅只是个学生。而且是和平的日本的学生。不可能有身经百战的战士能够认同的那种精神准备的吧。

    「嘛,与魔人的战争可能会变得认真起来了。即使要变也是从现在开始的吧。现在,为了不被小鬼们卷进去,好好应对是很重要的。小心教皇吧。」

    「遵命」

    没想到会有这么袒露的评价的光辉他们,在第二天目送了说要回国的皇帝陛下一行。要事已经完成的话也就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的理由吧。真的是个脚步轻浮的皇帝。顺便一说,皇帝看到早晨训练的雫后,相对比较认真的想要劝诱她做自己的爱人这样的事件。雫有礼貌的拒绝了,皇帝陛下也露出大胆无畏的笑容说着「嘛,不急」然后走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看到光辉后鼻子哼了一声笑了,而光辉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绝对合不来,心情不太好。更不用说,雫的叹气次数又增加了。







    满野性的男人。平头的银发、让人联想到狼的锐利的碧眼、俊美的身体上极限的绷紧的肌肉即使隔着衣服也能看得出来。看到那个身姿的瞬间,周围一起骚动起来了。

    「伽、伽哈尔德殿下!?」

    「皇帝陛下!?」

    对,那个男人,那个想要隐藏着什么的人正是哈鲁西亚帝国现任皇帝伽哈尔德·D·哈鲁西亚。(ourjuno:隐藏BOSS?)这个不可能的情况让哈利陛下不禁揉了揉眉间,然后询问道。

    「打算干什么呢,伽哈尔德殿下」

    「这是,这是哈利殿下。没有向你好好打招呼呢。只是呢,既然都是要确认的,不如自己亲自确认更快,然后演了一场戏哟。这是关乎今后的战斗的重要的事情。请原谅朕的无礼」

    伽哈尔德说着谢罪的话,却没有反省的样子。哈利陛下叹了口气说「算了」的同时挥了挥手。光辉他们完全被放到一边去了。看来这个皇帝陛下脚步非常轻浮,像这样的惊喜就是日常茶饭事一样。模拟战就这样不了了之的结束了,在接下来的预定的晚餐上,帝国那边也承诺了认同勇者,总算,这次的访问的目的达成了。但是,那天晚上,在房间里听到部下的真心话之后,皇帝麻烦般的回答道。

    「那个,不行啊。只是个小孩。毫无怀疑的相信着理想呀正义呀什么的。因为有真实力以及领袖气质而更加性质恶劣了。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杀掉周围的人的类型呐。只要他还是「神之使徒」就不能轻视他。总之小心点吧。」

    「那个,如果有机会的话,是打算在那场比试中杀了他的?」

    「啊?不是哟。只是想着能打击一下那稍微有点笨的精神。那样继续打下去的话教皇肯定会进行妨碍,绝对杀不了的哟。」

    看来,光辉勇者一行没有成为皇帝陛下感兴趣的对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他们在几个月之前还仅仅只是个学生。而且是和平的日本的学生。不可能有身经百战的战士能够认同的那种精神准备的吧。

    「嘛,与魔人的战争可能会变得认真起来了。即使要变也是从现在开始的吧。现在,为了不被小鬼们卷进去,好好应对是很重要的。小心教皇吧。」

    「遵命」

    没想到会有这么袒露的评价的光辉他们,在第二天目送了说要回国的皇帝陛下一行。要事已经完成的话也就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的理由吧。真的是个脚步轻浮的皇帝。顺便一说,皇帝看到早晨训练的雫后,相对比较认真的想要劝诱她做自己的爱人这样的事件。雫有礼貌的拒绝了,皇帝陛下也露出大胆无畏的笑容说着「嘛,不急」然后走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看到光辉后鼻子哼了一声笑了,而光辉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绝对合不来,心情不太好。更不用说,雫的叹气次数又增加了。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