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568章 禁忌

祭地,像是有什么妖邪,极其可怕,在灵位晃动时发出瘆人的幽咽声,宛若最古时代的老鬼——莫名的存在复苏,低语,哭泣,想要回归现世中。
  
  主祭者的脸上缺少血色,连他都是惊悚的,腰身绷紧,随时要挣脱时光的河流,离开祭地。
  
  但是,他却不能!
  
  他是此纪元的主祭者,真要擅离职守,会担负莫大的罪责。
  
  哧!
  
  第一时间,他划破自己那如同乌金般的手腕,滴落下色彩斑斓的血液,五颜六色,彼此不重合,竟单独循环。
  
  其中,最主要的是一股灰色血液,犹若来自地狱的死亡血液,吞噬外界一切生机。
  
  然而,现在无论是斑斓血液,还是灰色死血都在被消耗,消失在祭地深处的灵位那里。
  
  灵位附近的幽咽声变小了一些,但是,情况依旧严重,恍惚间,有几口棺浮现,有一个如同幽灵的身影在徘徊,像是迷失了,在寻找归途。
  
  这一幕,诸天间的人根本看不到,不然的话,光是那种气息,那种气场,就足以让无数人自身崩开,刹那毁灭。
  
  对于阳间的进化者来说,纵然再强,可一旦涉及到路尽级的生物,也不能直视,不能真正盯着看。
  
  何况,那灵位更加的诡异惊人,不可触及!
  
  只有楚风略微有感,因为他身体上的石罐在微颤。
  
  当初,他在进化的过程中,于花粉路的尽头,不仅看到了倒下去的至高生物——路尽级的女子,在其背后还曾看到几口棺!
  
  这可能涉及到了她的死因,更可能藏着很多个纪元前的巨秘密。
  
  现在,楚风又有了略微熟悉的感觉,祭地中有丝丝缕缕那种棺椁的气息?!
  
  轰隆!
  
  诸世外,祭地前,女帝君临,无数晶莹的花瓣漫天飞舞,每一片花瓣都映照出大千世界,更显照出女帝的身影。
  
  她全力挥动掌印,简直要打爆了古今,让一切都混沌了,即将不复存在。
  
  蒙蒙的神圣光辉,翻卷的雷霆海,还有开天辟地的能量,在女帝周围炸开,撕裂向上苍,截断了古今时光长河。
  
  她的攻击力量全部汇聚向主祭者!
  
  砰砰砰!
  
  主祭者闷哼,自身部分形体在破损,炸出一个又一个血洞,连魂光亦如此,被女帝无匹的法印打的破烂,要崩开了。
  
  最为关键的是,祭地也在龟裂,女帝抬脚就迈步而入了!
  
  “现世之人不可入,你在自毁吗?!”主祭者身体被打穿,真血四溅,但却在低语,双目露出妖异的光芒。
  
  他担忧,唯恐祭地受损,怕祭地被女帝的强大攻手段撕开,但他也在暗暗期待,希望这祭地中的莫名力量将女帝磨灭。
  
  轰隆!
  
  女帝入祭地,场面骇人,宛如在开天辟地,让这里发生大爆炸,混沌崩塌,大千宇宙无边无尽,在衍生,在幻灭。
  
  在此过程中,主祭者斜飞出去,像是要从现世被打入古代,即将被磨灭了。
  
  女帝的掌印贯穿了时光长河,劈碎了因果、命运的丝线等,将他锁定,接连轰在他的真身上。
  
  主祭者所谓的万法无穷,大道无尽等,全被打的溃灭,不成样子。
  
  “路尽级难杀我,虽然我背负祭地,难以与你正面相抗,但是,你主动入内却是断了自己的路!”
  
  主祭者吐了一口血,声音冷冽,逼视越来越近的女帝。
  
  那个白衣女子纤尘不染,真的跨界而来,蹚过时光河流,逆着古史,到了这片不属于现实世界的特殊所在地。
  
  “可以了,你将自绝于此。真以为路尽级生物不灭吗?最起码这里就可让你永寂,世间生灵再也不会记忆起你,不想不念,永远逝去!”主祭者冷笑连连。
  
  女帝驾临,一掌轰来,将主祭者几乎打爆,连魂光都险些炸尽。
  
  但是,她自身的状态也很不好,在不断的摇晃,魂光亦摇曳不已,似乎难以在此方天地长久存在下去。
  
  女帝接连出击,终于将被祭地束缚的主祭者轰爆了,打灭了,但显然此人不会就此死去。
  
  主祭者天难灭,地难葬,已经近乎永恒不灭,但凡有人念及他,都会再显于世上来!
  
  女帝没有就此止步,蓦地凝视禁地最深处,那里供奉有灵位,有阴沉倒塌的残破殿宇,更有无边的灰暗。
  
  “喀嚓!”
  
  女帝一掌向前拍去,打向灵位,要将之崩毁!
  
  这真正可谓直入虎穴最深处,要掏……虎崽子,确切说是针对与杀伐灵位所代表的某种禁忌能量!
  
  砰!
  
  女帝凌空,一掌轰出,千缕丝绦,万种大道,全部化成光束,演绎无边宇宙生灭,降临下无穷规则,落向灵位。
  
  “真狠啊,不要自己的命了,永世不得超生,也要打破那里?”主祭者现身了,连他都在擦冷汗。
  
  模模糊糊,灵位前像是有古棺浮现,不止一口,若隐若现。
  
  “轰!”
  
  女帝的规则打了过去,万种大道像是宇宙潮汐,又若时光惊涛拍岸,卷起万古风流,带动现世上苍与此地共鸣。
  
  喀嚓!
  
  最为可怕的是,女帝的身体在摇晃的过程中,居然真的将灵位那里打的发出喀嚓声,有一口模糊不在真实世界中的古棺在轻颤,并且有一个灵位险些倒落下去。
  
  “不,你不是真身,你是假的,虚幻的,你难道只是一缕执念附假身?!”
  
  主祭者大叫,他心惊了,迅速去阻止,不让女帝破坏。
  
  这里的能量很特殊,能够汲取血液中蕴含的真灵,但凡有真灵来到这里,敢进攻灵位都要遭劫。
  
  主祭者发现,女帝似乎并非本体前来。
  
  同时,这也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寒气,那个女子实在有些强大,假身到来居然都瞒过了他!
  
  当然,这也与他被祭地束缚,无法放开手脚有关,自身实力难以尽数发挥。
  
  砰!
  
  主祭者再现,疯狂阻止女帝。
  
  但是,一瞬间,他就飞出去了,因为女帝牵引灵位,引起祭地剧烈震动,轰然一声,终于一个灵位彻底倒下去了,让一口古棺更是剧烈颤抖,引发剧变。
  
  整片时光都在塌陷,似乎曾经存在的古史都要不复存在了,这是一场不可想象的惊天剧变。
  
  此时,外界,诸天间,各族所有强者心头都浮现一层阴影,记忆像是被遮住了,感觉不在灵光,恍惚间像是要遗忘很多事。
  
  祭地中的争锋涉及到的层次太强了,散发的域场实在广袤无边,故此引发惊骇人间的波浪。
  
  关键时刻,女帝整个人发光,轰的一声化成一道攻击光束,全面击在在灵位上,让祭地在龟裂,那种影响万界的场域被击溃了,倒卷回去。
  
  风暴在祭地内爆发,而不是向外扩张。
  
  噗!
  
  主祭者大口咳血,他横飞出去。
  
  并且,哗啦啦的响声发出,灵位下方露出铁链,锁着供奉的灵位,残破的阴沉殿宇隆隆轰鸣。
  
  “祭地若有损,诸天都不复存在!”主祭者嘶吼。
  
  他遭受了重创,伤及到了自己生命与大道的本源,他与此地息息相关,几乎绑在了一起,被束缚,祭地严重影响着他自身的一切。
  
  女帝的身影消失了,化成一道光束,将某个灵位击裂出一道可怕的口子。
  
  “你敢如此!”主祭者嘶吼,像是充满了怨愤,有无边的怒意。
  
  然后,他开口威胁,要毁掉阳间,并且他探出一只手掌,要跨过诸天,向阳间那里探去。
  
  这时,朦胧的死桥对岸,浮现出一道出尘的身影,再次出击,她打出一道法印,竟然化成了她自己!
  
  早先,那个身影也是这样打出的,攻进祭地。
  
  现在,她的真身不断催动,一记法印一道身影,迅速而霸气的打出,其法身看起来神圣而飘渺,超然又绝尘,凌空而去。
  
  她挟无边伟力,举世无匹,不可抵挡。
  
  轰隆!
  
  这一次,她的法身在祭地前就挡住了主祭者,并且,死桥对岸那真身结法印不辍,接连打出数道身影。
  
  那几道身影合一,轰的一声爆响,打穿上苍,落向某一地,大千世界全面崩坏了!
  
  “你……”
  
  主祭者震怒,他才要对阳间出手,可对方更甚,直接下了狠手,针对灰色一族某片领地轰了一击。
  
  隔着诸天,打穿上苍,那浩瀚能量直接落在那片领地中,将灰色族群一支抹杀干净!
  
  这绝对震撼人间,让整片古史颤栗,有人竟在诸世间打穿上苍,杀上苍某一支族群,太慑人了!
  
  “我才动了念头,你就付诸行动,灭我族一个小分支,杀!”主祭者大怒,带着无边能量,催动祭地接近了。
  
  世界仿佛在崩溃,天地倒悬,时间长河混乱了,祭地要进现世中!
  
  然而,女帝早就做好了准备,法印一记接着一记,全部打进了那祭地中,化成数道身影,仿佛都有她真身的力量!
  
  她不再杀主祭者,而是直接对灵位下手,要彻底毁了它们。
  
  在剧烈的大爆炸声中,宇宙开辟,天地毁灭,混沌沸腾,大千世界都要回归原点了,祭地中发生了极其可怕的事情。
  
  有的灵位裂开了,有朦胧的古棺仿佛被影响,要从未名之地归于现世中,要以祭地为跳板。
  
  主祭者惊悚,不断以真血喂养,然后,极速向着女帝那里冲去。
  
  “我断了你的死桥,绝了你的归路!”
  
  主祭者跨过万界,迈步走过葬坑,逼近死桥,要断女帝的归途。
  
  只是,当他临近这里后,感受到了无边的杀意,还有蓬勃的生命力。
  
  轰!
  
  女帝那里竟有一股莫测的引力,要将祭地与主祭者牵引到对岸。
  
  “杀!”
  
  并且,这个时候,女帝第一次开口了,只有一个字,虽然音质很好听,但却带着无边的杀意,让路尽级生灵都寒彻骨髓。
  
  “噗!”
  
  这时,主祭者竟突然的四分五裂。
  
  祭地中的灵位都拔地而起,所有的阴沉的殿宇都爆碎了,伴着幽咽声,低语声,哭泣声,几口古棺一起浮现出来。
  
  “本皇的……神啊,这是要杀至高无敌的生物了吗?!”狗皇嗷的一声大叫。
  
  它虽然看不到,但是却有一种感觉,似有一件震惊万古的大事可能要发生了。
  
  “难说,纵然要杀,也要不断的斩首再斩首,当杀个十万八千年。”九道一幽幽地说道,一副经验很老道的样子。
  
  狗皇一副看怪物的样子看着他,道:“你还是人吗,太残忍了,杀人都要杀个十万八千年,便是那路尽级生物恐怕都要被杀的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