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573章 未来的样子

佝偻着身体,干瘪的血肉,脸上只有一层老皮贴在骨头上,几乎等同于骷髅厉鬼,但是,他却被人认出,疑似是当年的罗求道!
  
  在近古他曾来过阳间,轰动一世的生物,那个年代,他光耀天上地下,是个恒字级的绝世生灵。
  
  无论是在阳间,还是在其他大世界,恒字级的年轻怪物自古以来都没有几个!
  
  罗求道,不仅是这种绝世生物,还只身闯阳间,怎一个心高气傲,英雄了得。
  
  在他所在的大世界,那可当真无人不知,天上地下尽是其璀璨光彩,号称近古第一生灵,未来的无上霸主!
  
  就是这么一个人……消失了,在近古突兀不见!
  
  现在,他所在的大世界有腐烂大宇生物到来,甚至有近仙王的强者到达两界战场,有人认出他!
  
  走进化路的大世界,所谓的近古,那可不是凡人眼中的几百年,而是以万载为单位!
  
  “想不到,他进了轮回路,沉入所谓的年轻霸主的王级古殿中,若非如此,他是不是早已为真仙?甚至更强!”
  
  “这种绝代怪物,原本就古来罕见,却又都落入那座轮回中的古殿中,当真惊人!”
  
  又有人叹息。
  
  甚至,赤鸿界某位仙王都瞳孔收缩,看到了其年轻时代的竞争者,原本比他还要强,那样一个人现在复苏,从轮回中走出。
  
  几个身份惊人的怪物,称得上名震古今,在各自大世界史书中都留下浓重笔墨,皆为昔日的年轻霸主,先后来到两界战场,在这里短暂驻足,汲取楚风留下的气息,想要去击杀他!
  
  这种怪物各自一个时代,就曾搅的天上地下风云激荡,横行一界,所有竞逐者都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
  
  现在,恒字级怪物产生交集,自王殿中复苏,必将乱天动地!
  
  天下绝世怪物将共杀楚风!
  
  大世,真正的璀璨盛况,光耀万古的时代,或许意外与短暂的爆发了。
  
  若是那种来自不同进化文明的怪物激烈碰撞,究竟要迸溅出怎样灿烂的火花?
  
  有人推测,这些历代的最强者积淀足够久了,所图的不是为了成仙,甚至最终不是为了得证仙王果位!
  
  轮回路背后的水很深,有人希冀诞生出超越仙王的怪物吗?!
  
  只要有一人因为积累足够恐怖,有朝一日突破无上壁垒,就算是养蛊成功!
  
  外界,风风雨雨,天上地下都一片震动,到处都是热议声,一片嘈杂。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暂时与楚风无关了,他成功了,从罗求道等人出现之地,寻到蛛丝马迹,沿着莫名的模糊符痕,定位到某一段轮回地。
  
  他借助石罐进去了!
  
  这是怎样一个世界?
  
  它与楚风此前所见到与经历的轮回地有很大不同!
  
  这是路吗?关于轮回的古老路径。
  
  不,它更像是一界,宏大而空寂,苍茫又森冷,被无边的黑暗覆盖,笼罩着亿万里山川冻土。
  
  楚风心惊,这不像是他曾经走过的轮回路!
  
  他宛若来到了冰河时代,太寒冷了,没有阳光,没有日月,整片世界都被黑漆漆的天宇笼罩着。
  
  纵然是楚风,拥有超级火眼金睛,可也看不太远,这片世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像是至高冥主统驭的最后国度。
  
  看不到天,看不全大地,唯有黑暗与冰冷覆盖,似深渊吞掉了人间!
  
  楚风静立了很久,将超级火眼金睛发挥到了极限,终于渐渐看出部分轮廓,知道是怎样一个所在了。
  
  依旧是轮回路,但是它特别的壮阔,巨大,同时还很残破。
  
  远眺黑暗尽头,一块又一块漂浮的大陆,或者说昔日的废墟,连在一起,形成一条时断时续的古老路径。
  
  这条路太开阔,由破碎的大陆组成,通向冰冷世界的尽头!
  
  楚风上路了,在这冰冷的冻土间前行,从一块破碎的大陆冲向下一块,宛若在黑暗中登临一个又一个大世界。
  
  “别让我找到轮回路深处的秘密,别让我发现王殿,不然一窝端,使之崩灭!”
  
  楚风眼神犀利,露出杀意。
  
  他不是虚言,因为,在他身上有大杀器,关键时刻可以引爆,瘫痪与毁掉觅食者所在的老巢。
  
  如果那所谓的王殿中沉睡有不少历代的最强者,被这样击穿,彻底打沉的话,足以让轮回守陵人等发疯。
  
  楚风思忖,一旦触动到轮回的核心秘密,让整片旧地崩塌,会否可以让一些有可能自身也在轮回中争渡、不清醒的盖世老家伙身死道消?
  
  他有种感觉,这池子水很深,有些绝代凶徒,某些超越古史的老怪物说不定自身就陷在轮回中蜕变呢!
  
  他想打断,甚至是毁掉这种进程!
  
  现在,有种种迹象表明,轮回守陵人等似与诡异源头纠缠在一起,关系不清不楚了,已然背叛。
  
  这当中的情况很复杂。
  
  或许,因为古地府与轮回路天然毗邻,甚至相通,所以守陵人被策反了。
  
  “古地府,其路四通八达,勾连上苍,超脱诸世外。”
  
  有可信的证据表明,诡异与不祥等生物它们也不过是占据了古地府的一隅之地。
  
  真正的古地府路不可想象,无法揣度,没有人知道起始于什么年代,是天地自然生成的,还是被什么人开辟的!
  
  太安静了,死一般,整条路没有一个生物,没有任何的生机,比传说中的冥土还要寒冷与黑暗。
  
  长时间身处在这种没有声音的世界,会让人发疯。
  
  楚风的身影非常快,从一块大陆赶往下一座,他觉得自己在登天,行走在大陆级台阶上,在死气沉沉的冥土中穿行。
  
  “这轮回路的界外有什么?”
  
  他有所怀疑。
  
  因为,他心中有某种感应,像是触及到了什么。
  
  抬头仰望,四野黑暗,这些残破的大陆仿似漂浮在宇宙中,悬在世界海洋上,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
  
  终于,他有所觉察了,神念探出无尽远,在天外触碰到了一层宛若窗户纸般的薄壁。
  
  天上地下,整体都是一条轮回路,通向前方。
  
  深空到达尽头后,几乎都是坚固的通道壁垒。
  
  现在,他竟发现破损区域,这轮回壁垒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楚风极速而行,刹那就到了天外,来到了巨大的轮回路的破损处,然后奋力挥动手中的长刀。
  
  可是,任他神通无匹,妙术无穷,将手中的长刀轮动出亿万缕刀光,如汪洋卷天,依旧奈何不了那薄薄的一层界壁。
  
  楚风震撼,他都已经模糊的看到了界外的景象,疑似有什么庞然大物矗立,可这么薄薄的一层阻挡,却难以劈开。
  
  他用尽一切手段,最终,他将石罐按了上去,居然……有效了!
  
  像是烧红的烙铁放在了薄薄的冰雪上,哧啦一声,楚风成功随之贯穿过去了!
  
  他竟破开了,以石罐来劈砸,相当的容易!
  
  等同一层窗户纸撕开,他看到了轮回外的世界!
  
  那是什么?
  
  苍茫无边,浩瀚无垠的虚空,比之轮回中所见更破碎,此地像是经历过亿万年的战火,最终沦为废墟。
  
  土石无尽,悬浮在宇宙虚空中。
  
  仔细看的话,那都是破碎的星球,很巨大,可是相对浩瀚虚空,如今宛若尘埃般密密麻麻,十分渺小。
  
  那是什么生物,一个巨大的雕像吗?
  
  有一景物实在震撼人心,庞大到无边,似乎挤压满了一个大宇宙世界,楚风哪怕用火眼金睛都看不到其全貌。
  
  最后,他以大道感应,以心灵窥视,才渐渐得出其大致轮廓。
  
  一头鸟竟顶天立地,压盖世间一切,而他所窥视到的不过一羽而已!
  
  到了后来,他以心灵感应出其状态,似乎是一头真正的鲲鹏,超越了世间极限,被一条铁链洞穿身体,锁在原地。
  
  其身石化了,僵固了,早已死去,不然这样一头鲲鹏若是还活着,有丝丝能量残余便足以让真仙以下的生物见其身就自我毁灭了。
  
  “多半超越了仙王?!”楚风震撼。
  
  仔细看,在那巨大的鲲鹏周围,还有熄灭的火堆,那焚烧的柴竟是仙骨?!甚至有可能是仙王骨!
  
  这地方太邪了,令人不寒而栗。
  
  随后,在更远处,楚风又一次见到了诡异的东西,粗糙的石磨盘,庞大无边,不比那头鲲鹏小多少。
  
  而且,那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若是用心去聆听,竟能感应到。
  
  真的有不祥的声音,凄烈无比,像是在被石磨盘不断磨碎,重复碾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在那里熬受酷刑多少个纪元了。
  
  楚风倒吸冷气,那是一个超级诡异生物,绝对恐怖强大,居然被禁锢在一个转动的石磨盘中,它在承受刑罚,太慑人了。
  
  连诡异生灵中的可怕强者,都在经历这种事情?
  
  这是什么地方?
  
  轮回路外的世界,怎么看起来如此的荒凉,破败,而无论是敌我阵营都好像在这里很惨。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
  
  无论怎么看,都年代极其久远,连超越仙王的鲲鹏都石化了,干枯了,连以仙王骨为柴而焚烧的火堆都熄灭了,它们所有能量皆耗尽,没几个纪元想都不用想!
  
  楚风发毛,这么多年过去,那超级强大诡异生物还在嚎叫,竟未死,实在瘆人,可想而知当年多么的强大。
  
  这是过去发生过的大战,两个阵营都很惨,是否还有其他势力参与?
  
  想到这些,看着眼前的破败景象,楚风有种直觉,所有的旧事都在轮回,整部古史都在更迭,都在再次归来。
  
  是否意味着,当初发生的事情一直在重复上演?
  
  就如已知的那些,每一个纪元都会走到终点,诸天各界,不断的覆灭,难以摆脱可悲的命运。
  
  而眼下所看到的景象,是否也意味着,昔日这些旧事将要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开始上演了?
  
  楚风叹息,而后从头凉到脚,他越发觉得,最终也难逃过这一天。
  
  虽然他很乐观,但是,他心底最深处却不得不承认,时间短暂,他以及诸天中的强者们没有机会崛起到足以对抗无上生灵的地步了。
  
  纵有女帝显踪,但她终究是回不来了,带走一位路尽级的至高生物已经算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绝对逆天了。
  
  她等同在改写古史!
  
  接下来呢,将来呢,谁还能对抗主祭者身后那真正恐怖的源头?
  
  须知,主祭者通过其名号也能猜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有怎样的职责。
  
  真正的源头,恐怕将会更为可怖与骇人很多倍!
  
  “未来有一天,我是否也会沦为宇宙中的尘埃,仅剩下几根腐朽的骨漂浮在黑暗虚空中?”楚风轻叹。
  
  虽有雄心壮志,百折不挠,不肯服输,但是,每当冷静思考时,他却也有无尽的忧虑,真的是时间不等人,他走的路还不够深远,他需要时光!
  
  一个纪元都到尽头了,这对他来说,光阴根本不够用!
  
  “这就是未来的样子吗?”
  
  楚风轻语,有些事会重复发生,现在看到的,可能就是诸天的未来。
  
  也正是在此时,他内心有感,与道共鸣,恍惚间,透过苍凉的废土,他模糊的看到了远方的未来。
  
  或许可以说是石罐引起的,它在轻鸣,破开了迷雾,引发了这片破败之地的共振,轰鸣,导致一些景物浮现。
  
  “嗯,那是什么地方,无比可怕的黑狱吗,是……他?”
  
  楚风大吃一惊,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很像当初在某一个特殊的夜晚他所遇到的那个古怪的人。
  
  那个人曾言,他曾十世称王,冠绝天上地下。
  
  然而,最终他却沉沦了,坠入黑暗中,犹若囚徒,多少年才能如阴灵厉鬼般出去放一次风。
  
  现在,又看到了他吗?楚风严重怀疑,自己是否出现幻觉。
  
  在那前方,无尽遥远的地带,漆黑的监牢,仿佛在地下,染着黑血的大门开启,那个人披头散发,脚步踉跄,带着枷锁而行。
  
  “啊!”
  
  忽然,楚风一声大叫,难以克制的惊呼。
  
  因为,恍惚间,他竟看到了他自己!
  
  在那黑色监牢的最深处,宛若在九十九层地狱下,有一个人,与他长的太像了!
  
  似乎很多个纪元过去了,他都只是一个人,被锁在那里,孤独,沉默,一个人凄凉的等待死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