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576章 上苍

这场面太大了,石琴轻鸣,击断了轮回,改天换地,这是要波及诸天万界吗?
  
  楚风真的被惊到了,他不过是挖掘出一张古琴而已,就闹出这么惊天动地的大动静。
  
  整片世界都被剖开了,轮回路断,古殿被那斑斓符文光束洞穿,那蜂巢中的生物一具又一具不断的炸开。
  
  纵然是历代的天纵强者,可是眼下却也微弱如萤火,瞬间熄灭,生命在这一刻与超世的伟力比起来太渺小了。
  
  “这是古琴微弱的鸣音与那条根须共振的结果!”
  
  楚风动容,他发觉,造成这种可怕的后果,不仅是因为无意间拨动了石质琴弦,还与那未明植物的根茎抖动有关。
  
  轰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里的虚空炸开,像是要割裂大千世界,撕裂无边宇宙海,一道光贯穿上苍。
  
  漆黑的虚无,像是有无边的深渊吞噬而来,这片地带被剖开,黑暗笼罩一切,覆盖轮回。
  
  这是诸世外的样子吗?黑的瘆人,什么都看不到!
  
  突然,一条庞然大物露出,横贯虚空,挤压走黑暗,连向这破落之地。
  
  那是什么?
  
  竟是……根须!
  
  它太粗大了,像是跨越诸天,从那诸世外蔓延而至,连通此地。
  
  不,它原本就在此,不过平日间蛰伏,不为人所知。
  
  “是那池中的根须!”
  
  楚风震撼了,早先他所看到的莫名植物的根茎,那只能算是末梢。
  
  直到这一刻,天塌地陷,轮回断,它才露出真容,其本体竟大到无边,连向诸世外。
  
  “我所看到的末梢,连着池底,汲取秘液,此外还缠缚着一张石琴。”
  
  末日的画面,连轮回都被撕裂了,一条根须从这里贯穿向诸天外。
  
  而真实的景象,人们所能够看到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像是广袤无边的深渊,笼罩八方,而一条根须则像是唯一的铁索桥梁,连向外界,那是唯一的生路吗?
  
  楚风严重怀疑,世界被剖开,轮回被斩断,那石琴的作用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神秘根须卷动所致!
  
  果然,当破灭到一切程度,整片世界都安静了,仿佛停止了,琴音绽放的符文光束并未摧枯拉朽,并未要斩尽一切,更多的是那根须动静太大。
  
  楚风立身在破败之地,石罐莹莹灿灿,他像是世外人,一切都与他无关,这更进一步说明罐子来历惊人。
  
  连这种天地崩坏,轮回沉沦的景象,都影响不了它!
  
  “咦!”
  
  楚风吃惊,破败之地,残缺殿宇被剖开后,居然还在,并未全部崩灭。
  
  而且,远处那座蜂巢居然并不是被攻击的目标。
  
  真正之殇是,那片地带的“蜂蛹”死伤无数!
  
  十窟九灭,那些生灵在这种波动下,九成九都凋零了,死的很彻底,别说什么肉身,连真灵都没有留下一丝,不存在转世一说。
  
  这很可悲,也很可笑,身在轮回中,一旦死去,竟与转生彻底绝缘。
  
  可以看到,石琴最虚弱的颤音绽放时,那斑斓彩色符文光束蔓延向蜂巢,看起来很温和,十分的轻柔,抚向陈尸地所有“蛹”。
  
  景象可怕,哪怕他们皮包骨头,也是血溅虚空,所谓的历代天骄,曾经的王者云集于此,死的竟是如此的惨烈。
  
  最终,有生物活下来,有人类,也有魔禽,更有异兽,他们居然没有任何的悲戚与愤怒。
  
  相反,幸存的少数生物都癫狂了,兴奋无比,甚至可以算是疯了,披头撒发,赤着脚,或者羽毛炸立,冲霄而上,不断嘶鸣。
  
  这几个生物眼睛赤红,有点发疯的征兆。
  
  直到根须颤动,他们才停止疯狂。
  
  活着的生物一起对根须顶礼膜拜,而后都进行了一个同样的选择,佝偻着身体,攀上横跨虚无黑暗的巨大根须,迅速远去。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在争渡,要离开红尘苦海,宛若这是成仙之旅,走上了彻底超脱的道路!
  
  楚风发呆,有些发懵,这到底什么状况?
  
  他以为活下来的生物会冲过来与他拼命,没有想到,幸存者居然头也不回的远去了,都激动到发疯。
  
  他似乎被无视了,或者说那些生物没有发现他?
  
  “选拔结束!”
  
  这时,机械的声音传来,没有感情波动,无情绪蕴含在内。
  
  楚风头皮发麻,他不会被守陵人发现了吧?
  
  很快,他发现自己多想了,那真的只是一种程式化的声音,像是一台古老的机器发出的,例行昭告。
  
  当然,其音特殊,是通过规则震动出来的,不限种族都可听懂。
  
  大道无情,没有自我,这或许就是真实的体现?
  
  亦或是说,所谓大道不过机械过了,磨灭了个体真我,成为冷漠而麻木的石胎、泥人、木雕。
  
  “我无意间触动石琴,似乎提前开启了某种选拨,那琴音符文覆盖蜂巢,是在挑选有潜力的生物吗,不合格者被抹杀,强者则可藉此横渡而去?”
  
  楚风觉得,这或许就是真相。
  
  每隔一段时间,此地也许就会自动演绎出这种仪式。
  
  今天,不过是因为他意外闯入,提前干预了进程。
  
  他看着远处,巨大的根须横在黑暗中,犹如唯一的铁索,架在深渊上,是仅有的生路。
  
  那几个活下来的生物,真的太像厉鬼了,极速攀爬远去,看起来诡异而瘆人。
  
  “这是你们成仙的途径,超脱的道路吗?”
  
  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是厉鬼在地狱争渡!
  
  楚风有种冲动,想跟下去,随那些厉鬼一起看个究竟。
  
  这根须到底通向哪里,连轮回都被崩断了,根须有什么来头,难道可通上苍?!
  
  可是最后他忍住了冲动,这真不能由着性子来,此地绝对有大坑,看那几个厉鬼般的生物的样子,真能有好下场吗?
  
  当此地渐平静后,虚空闭合,巨大根茎消失,只留下末梢在池子底部!
  
  这么大的动静,池子居然纹丝未动,没有裂开哪怕一缕缝隙,秘液亦不增不减。
  
  更为让楚风震惊的是,被剖开的世界也在慢慢愈合,断开的轮回重新接续上,连坍塌与崩坏的殿宇都重组起来。
  
  他有种头皮要炸开的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直跳,这地方太诡异,所有发生的事情原本都是安排好的?
  
  直到最后,他一咬牙,入宝山岂能空手离去,冲着池子就走过去了。
  
  当然,他不是要收取秘液,以绝大的意志控制身体本能,没有汲取哪怕一滴。
  
  在他看来,这就是死人液,无论如何也让他难以下嘴,另外,在让他有原始本能的渴望时,也让他的灵魂在颤栗,强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隐患。
  
  他想要的是池底的石琴,那绝对是非同一般的古器!
  
  居然可操控历代最强者,选拔他们中的佼佼者,而琴音一颤,更是能乱天动地。
  
  至于这次是否又一次会让根须剖开世界,截断轮回等,楚风不去考虑,他是就想带走石琴。
  
  一旦决定,就付诸行动,他坚信石罐能抵住那斑斓的符文光束冲击。
  
  然而,一切都让他深感意外,极其的不甘心。
  
  当他再出手时,石琴如同梦幻泡影,转眼归于虚无,刹那熄灭了,彻底消失。
  
  “投影?!”
  
  楚风露出思索之色,盯着根须,石琴是沿着根须投影过来的吗?难道想见到它的本体,需要前往此根须连着的终极地?
  
  这意味着,真要追下去很可能要超脱诸世而去,不知是否有归途。
  
  很长时间以后,楚风离开了这座宏大的古殿,他向其他地带去探索。
  
  毕竟,这片特殊的轮回地还有一批残破殿宇,其中一座就已如此古怪,其他各处呢?
  
  各个殿宇间,有黑暗深渊隔离,吞噬一切生机,若无石罐在手,任何生灵踏足此地都要付出生命代价。
  
  这也是此地寂静,除却有一些尸奴徘徊外,没有更强者守护的原因。
  
  时间不是太漫长,楚风一座又一座的古殿走过去,他脸上露出惊容,写满异色,着实情绪起伏,内心动荡不已。
  
  共有九座殿宇,大同小异,都在盗取各界遗骸尸体等,提炼秘液。
  
  九座殿宇中都有池子,都有山体般巨大的蜂巢,里面皆沉眠着所谓的历代的强者。
  
  甚至,九座殿宇中的池底都有某一植物的相近的根须末梢,亦有石琴投影。
  
  在这一日,楚风一次又一次出手,提前发动程式化的筛选,拨动了那些石琴投影。
  
  最后,所发生的事也都大同小异,每座殿宇中都有几个潜力无边的幸存者,横渡根须,超脱而去。
  
  “拼了,进去看一看,不为别的,就冲那张石琴也值得冒险,它绝对是一宗大杀器!”
  
  楚风想偷渡,跟过去看一看。
  
  在最后一座殿宇中,他付诸了行动。
  
  “罐子,咱俩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走,我们跨越这无边的黑暗,沿着根须桥梁,去看一看是超脱还是下地狱!”
  
  楚风一旦决定,便相当果决的行动了起来。
  
  他如同一头神猿,攀爬巨大的根须,恍惚间,像是真的在跨越无边的大千世界,离开了诸天,要去诸世外!
  
  根须四周,无穷无尽的黑暗笼罩,若隐若无的哭泣与厉鬼般的嚎叫声竟从极其遥远的地带传来,相当瘆人。
  
  诸世外到底什么样子,这是哪里传来的声音?
  
  仅有此根须桥可横渡过去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风身体一震,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祥和的气息,并且前方渐渐透出点点光明。
  
  “发现道之轨迹外的异体进入上苍,开始——抹杀!”
  
  冰冷而没有感情的声音传来,非常机械化,像是无情的大道,又像是自泥塑木雕体中发出。
  
  楚风呆住了。
  
  “我这是要进入上苍了?那不是成为路尽级生物后才能做到的事吗,唯有至高仙帝才能抵达的所在,就这样被我偷渡上来了?!”
  
  他有些懵,但却不得不迅速清醒,当下,有巨大的危机降临,他要被抹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