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193章 百鬼夜行!

诅咒化为了一把黑色的刀,咒女将尖刀亲手交给陈歌。
  
  “最难分辨的谎言是由九句真话和一句假话构成,最难以逃脱的虚幻是由九成真实和一成噩梦组建。我摘了你的心,可以用诅咒帮你维持生命和记忆,可如果你付出了一切,只剩下一道影子,我恐怕也无能为力。”
  
  “失去一切,面目全非,你愿意以此为代价,变成她身后不能言语、永远也触及不到彼此的影子吗?”
  
  狰狞的文字刻印在陈歌的伤口上,他接过了咒女的刀,没有任何犹豫,将手中布满诅咒的尖刀刺入了胸口。
  
  刀锋没入身体,每一分流失的生命都被诅咒和绝望替代。
  
  陈歌以血肉为代价,通过诅咒,帮助咒女找到了他这具身躯曾和咒女经历的所有事情。
  
  记忆在诅咒的最深处盛开,刀子只刺入了一半,就被无数黑色细线制止。
  
  身穿红色外衣的咒女,眼中充满了复杂、痛苦的神情,她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血衣上一道道黑色细线交织出神秘的纹路,咒女散发出的恐怖气息不断攀升,笼罩了整个新海西郊。
  
  一个个哀嚎的人名被碾碎,咒女吞食过的所有诅咒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名字。
  
  想要诅咒一个人,要知道对方的名字,咒女的名字就是她唯一的破绽和最大的秘密。
  
  此时此刻,那个名字就出现在陈歌的眼前,而后慢慢消失,隐藏在了黑红色血衣的最深处。
  
  苍白的手握住了陈歌胸口的那把刀,但是诅咒已经在陈歌的身体里流淌,咒女也无法将那把刀拔出。
  
  “看来你已经找回了记忆,能告诉我,以前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咒女没有回答陈歌的问题,她控制诅咒细线渗入陈歌的伤口,想要防止伤口进一步扩散,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伤口仍在不断扩大。
  
  诅咒已经生效,不可逆转。
  
  咒女的手放在陈歌胸口,黑色丝线在陈歌眼前交织出了三个字:“值得吗?”
  
  “当然值得,我虽然丢失了大部分记忆,但我还隐约残留有一些印象,你曾经救过我的命。一命换一命,这就是公平。”
  
  苍白的手,握着诅咒的刀,从来没有人会对厉鬼说这样的话。
  
  “这座城里的很多鬼都帮过我,他们拼着魂飞魄散的风险和我站在一起,我怎么可能因为惧怕死亡就退缩在他们身后?”陈歌捂着心口诅咒化成的刀:“这次就让我站在他们前面。”
  
  笼罩新海西郊的气息愈发恐怖阴冷,咒女跟在了陈歌身后。
  
  “我和你一起去……”
  
  新海西郊私立学院的舞蹈室里,数米长的镜子在瞬间被击碎。
  
  锋利的镜子碎片划破了陈歌的脸,血液飞舞,他和一个身穿红衣校服的独眼女人面对面站着。
  
  “你想要的仅仅只有我的左眼吗?”
  
  肆无忌惮的笑声穿透了黑夜,一股前所未有的暴虐气息横扫西郊私立学院!
  
  空无一人的荔湾街上响起了脚步声,陈歌看着站在街角,早已等候自己多时的红衣女孩。
  
  染血的手指,轻轻抓住了绯红的手,陈歌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你不用做谁的影子,你是为自己而存在的。”
  
  他心口的血液流入了绯红的心,原本阴暗的街道被无边的血色铺满,绯红的身后出现了一栋栋血色建筑的虚影。
  
  平安公寓、地下尸库、远郊的荒村、废弃的水坝,一道道恐怖的气息肆意翻腾,撕碎了沉重漆黑的夜幕,血色降临,映红了整片星空!
  
  数不清的血丝在城市中蔓延,所有的绝望和灾厄全部被踩在了脚下。
  
  空旷的道路上,路灯忽明忽暗,一股压抑到极致的阴冷气息悄然出现,午夜的城市仿佛被冻结,所有被惊醒的人都朝着道路尽头看去。
  
  一个提着背包的年轻男人独自在黑夜中前行,他和整座城市格格不入,每一步迈出都会留下一个血色的鞋印。
  
  在这个男人的身后,无数道邪恶、暴虐、满含怨毒的影子紧紧相随!
  
  百鬼夜行!
  
  恐怖和绝望淹没了这座城,那个男人赤红的眼眸凝视着城市中心的医院。
  
  夜空被割裂,一半漆黑如墨,一半深红如血。
  
  新海中心医院也察觉到了异常,医院内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
  
  “救赎和毁灭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有的时候毁灭也是一种救赎。”
  
  那个年轻的男人停在医院门口,七位夜班医生挡在了道路中间。
  
  “陈歌……”为首的高医生在开口瞬间,头颅就已经被摘去。
  
  一个独眼女人撕掉了高医生的脸,她手中的头颅瞬间变成了无数宛如虫子般扭动的黑色细线。
  
  高医生的身体重重栽倒在地,血液染红了白大褂,当他的外衣完全变为血衣的时候,高医生再次从血泊中站起,黑色丝线和血丝为他交织出了一张满是疤痕的丑陋脸颊。
  
  这才是冒牌“高医生”真正的样子。
  
  “撕破了脸,也就没必要再废话了。”
  
  陈歌没有去跟医院谈条件,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医院会放张雅离开,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毁掉这一切,撕碎所有的绝望、痛苦、美好和记忆,活葬了这座虚假的城!
  
  一位位夜班医生露出了真容,白大褂被血色染红,七位拥有特殊能力的红衣守在门口。
  
  他们站在原地未动,医院七大病区的门全部打开,一位位被他们“治疗”过的病人如潮水般涌出。
  
  这些病人好像被喂食了黑色药剂,他们眼中杂糅着痛苦和疯狂,全部冲向陈歌!
  
  数量太多了,医院深处的病人仿佛无穷无尽。
  
  “陈歌!”
  
  身后的某个地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陈歌扭头看去,作家拽着一个身穿机器猫人偶服的乐园工作人员跑来,而在他们的身后,正有无数的人从城市各个角落赶来!
  
  “你曾经救赎过的人,终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救赎。”
  
  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走出人群,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竟然比独眼还要恐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