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先用土地神顶着吧

魔女的历史不长,但是时间比古代更久远却是有可能的,郑逸尘会这么说当然不是为了瞎掰而瞎掰的,是有着具体原因的,他得到了古代的信息记录之后,就专门的调查了一下黑之月相关的问题,黑之月的历史更加的长久,而魔女和黑之月是有着关联的。
  
  魔女出现的时间按照龙族二长老说的那样,一千七百年左右,但是黑之月的存在时间可就不止一千七百年那么简单了,虽说从古代遗迹的图书馆里得到的信息中,并没有太多提及黑之月的信息,可这方面的记录的确是存在着的,古代就有黑之月的记录了!
  
  郑逸尘将自己调查的一些信息说了一下,二长老微微的沉吟了片刻:“你说的这个的确有可能,黑之月的记录很早就有了,古代龙族也观测到过黑之月,但是对于黑之月的研究没有任何的进展。”
  
  既然郑逸尘说起了黑之月了,二长老也就说了一些有关于龙族对黑之月的记录,古代的实力水平很高的,所以很多东西都能观测到,只是有些东西观测到归观测到,能不能接触到就是另一回事了,黑之月一直以来都是隐藏着的状态,被白月遮蔽着的,所以无意中发现了那样的存在之后,怎么会没有足够的兴趣?
  
  所以他们也对黑之月观测过,很多种族都做过这样的事情,然而结构就这样了,看得到摸不到,并且那个时候通过观测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距离的原因摆在那里的,发现黑之月只是难以正常的观测到,别的好像没有特殊性后,各个种族对其的兴趣就直接降了下来。
  
  如果能够接触到黑之月的话,那么相关的研究肯定会多起来。
  
  “魔女的暴走会让黑之月显现出来,这两者的关系绝对很密切,对了,古代龙族就没有想过突破大气层看看吗?”郑逸尘很自然的转变了一个话题,反正能确定的就是魔女的历史不长,但是根源的历史绝对足够长久,古代的时候黑之月就有了,并且还是很早就有的那种,说不准黑之月的历史比起古代更长久呢。
  
  毕竟黑之月平日里都是不显现出来的,只有被人慢慢的发现才会被确定其存在,没有被发现之前,那玩意就相当于是薛定谔的猫……不知道的东西存在不存在说不定啦,只有观测到了之后才能确定,所以黑之月存在多久了,古代生物也弄不清楚,他们又不能登月。
  
  恩,基于这一点,郑逸尘提出来古代龙族有没有突破大气层这个问题就很自然了,他都想过的事情,古代龙族不至于没有想过吧?如果想过了,可能还做过了,那么传承知识里面也会有相应的记录才对。
  
  那么……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呗,自己的黑之月计划正急着用呢,说的明白一点,他也好增强一下自己的计划,如果龙族这边有什么突破的可能性,肯定要想办法弄到手。
  
  “大气层?这么形容也不错,根据传承知识的记录,古代龙族的确是想要尝试过突破大气层,不过最终以失败告终。”二长老说道,这个也不算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了,郑逸尘都观测过黑之月了,外加他身边还有魔女的存在,他能不对这件事上心吗?
  
  既然上心了肯定想要研究一下黑之月,可研究黑之月不是单单凭着观测那样,观测最多就是观测到一些属于黑之月的魔性力量,然后就没有什么具体的然后了,大气层都飞不出去,还想要进一步的做点什么?做个高倍望远镜再说别的吧。
  
  “记录中,当初哪怕是防御最强的土龙也没办法突破大气层。”
  
  “挨不住?”
  
  “不,根据记录,当初最强的土龙的确能轻易的抗住大气层的攻击。”
  
  “那咋……”郑逸尘眨了眨双眼,将之后想要说的话给收了回去,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龙族二长老也轻轻的笑了笑。
  
  “就因为是土龙才没有办法突破。”
  
  得,还真就是这样啊,郑逸尘耸了耸肩,一般来说土系生物都有着极强的防御力,夸张的那些甚至是同类的数倍数十倍那样,但这样的土系生物往往都有一个挺夸张的限制,那就是他们一般来说不能双脚离地,就算厉害的,双脚离地也可以,可是离地也是有限制的,超出了那个限制之后,土系生物就没有那么强大,甚至还可能出现虚弱的情况。
  
  土龙防御无双,遇到了大气层的冲击之后就软了,可不就是离地太远了导致土龙失去了他们那种强大无双的防御型,接触到了大气层虽说比起别的龙还要能抗一点,但也就是能抗一些,而不是依靠超强的防御力从根本上无视大气层的碾压。
  
  “别的古代种族呢?”
  
  “论起防御力,土龙可是所有种族最顶尖的。”
  
  行吧……郑逸尘听的有点无语,这怎么听都是看天赋做事的,就没有走点技术流的?比如说研究出来什么超强材料,正面硬抗大气层吗?
  
  “话说,古代种族那个时候都已经那么强大了,就没想着去大地之外的地方发展一下啊?”
  
  龙族二长老有些奇怪的看了郑逸尘一眼:“为什么要那么做?大陆的资源已经很富余了,并且那个时候大地还没有探索完呢,为什么想着要去大地之外的区域?”
  
  啊这,郑逸尘无言语对,古代大陆的生物还有这这种思维啊?就跟古代人一样,郑逸尘想了想,他是穿越者,接受过了很多现代信息的影响,所以觉得探索外太空什么的其实没什么不好的,相反神秘深邃的外太空有的时候显得更加吸引人一些。
  
  而古代种族甚至是现代的龙族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大地还没探索完,干嘛要去想别的地方?这么一听也有道理,可地球的三观和这边的对比起来,差距就有些大了,大地的确是没有探索完,但这不影响向外太空探索啊,探索了外太空指不定还能发现什么新的材料或者是别的东西,然后借助那种东西带来的新提升更快的带动对大地的探索。
  
  这能有什么冲突?互补轻轻松松的,就算找不到什么互补的东西也没关系,多了解一些外太空的信息,今后做某些事情的时候还能轻易的占据‘制高点’,怎么就不好好的想想呢?
  
  “你对大地之外的区域很有兴趣?”
  
  “为什么不能有兴趣呢?反正我的时间有很多,慢慢的来总能多了解点什么。”郑逸尘反问道,没有再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的讨论下去了,他不清楚龙族究竟是真的没有兴趣,还是就像是二长老说的那样,大地覆盖的地方还没有探索完毕呢,就不要想着去大地之外的地方去折腾了。
  
  聊完了有关于黑之月带出来的话题之后,郑逸尘这边就没什么事情了,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好,毕竟二长老是一条母龙,孤男寡女什么的,虽说二长老一直都保持着龙形态,郑逸尘也没有多少龙族的审美观,但问题是人家的声音好听啊,所以没什么事情后,郑逸尘赶紧的离开了这里。
  
  处理完了古代遗迹那边的事情后,回到了地下基地,距离学习封界这个魔法还有一段时间,郑逸尘直接就跑到了依琳那边说起来了魔法相关的事情,依琳都有些诧异的看了郑逸尘一眼,居然主动找过来谈魔法相关的事情,少见啊。
  
  “土龙的防御力上限?”听完了郑逸尘的问题后,依琳微妙的心情立即恢复了正常,不用多说,肯定是这条龙今天跑到龙界那边又问了点什么东西,得到了一些回答,但又没有把所有的问题都给弄清楚,然后就回来和她交流起来这方面的话题了:“这个你找对人了。”
  
  “你研究过土龙?”
  
  依琳摇了摇头:“我曾经和大地魔女有过合作,大地魔女的性质接近于那些强大的土系生物。”
  
  她拿出来了一本书,魔女的记忆虽然很好,但是有些东西总归是要做一个系统的记录,几乎每一项的研究都会有相应的记录,这点郑逸尘跟魔女久了,也有着这样的习惯,反正都是个好习惯,完成一项研究就出一本书或者是几本书,翻翻自己的图书馆,郑逸尘发现在自己的书挺多的,偶尔遇到了什么问题,想的话需要点时间,直接翻书就很轻松了。
  
  更重要的这样做很有成就感啊,某年某日突然心血来潮的想要看一下自己的图书馆,然后就看到和自己有关系的一大堆书籍,说出去了多有面子啊?这些书籍很大程度的和自身的知识积累挂钩。
  
  “土属性防御最强并不是单纯的指他们能够链接大地,得到大地那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土元素支持。”依琳平静的对郑逸尘解释着土系生物为什么在防御面那么强大,在攻击面反倒是很一般,明明能够扛得住自身输出数十倍数百倍的输出,攻击面却只有那种强度的几十分乃至几百分之一,差别显得有些大了。
  
  这不是没有理由的,土系生物能够沟通大地,借用大地的土元素是一回事,这方面用在供给面的时候就让他们的攻击显得一般了,听起来像是病语?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能沟通的,他们的攻击强度还会降低一些,突袭生物强大的是破坏力,不是直接杀伤力,防御面强大一方面依旧和能够沟通大地有关,但这只是土系生物防御面的初级表现。
  
  真正的高级表现就是大地帮忙承担伤害,更高级的嘛,借助着郑逸尘的异界知识,安妮也有了直接的总结,那就是更高级的土系生物防御层次就不单单是大地帮忙承担伤害了,而是脚下的星球帮忙承担伤害,这差别大了去了,大地承担伤害的话,范围有大有小,有的可能就几公里的范围,如果对手的输出一瞬间能将几公里的范围破坏殆尽。
  
  那么依旧能够重创到那个土系生物,甚至将其干掉,但是承担范围有着几十公里的话,那个攻击者就难以对挨打的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了,就算是伤害也是轻伤,伤害分流给大地,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但这种就是有限的分流伤害,如果是整个星球帮忙承担伤害,那么除非一击能够摧毁整个星球千分之一,百分之一以上的攻击,否则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攻击能够伤害到那个生物了。
  
  一次性破坏几十公里的范围?那相比整个星球来说,算擦破点油皮?还是起了个青春痘?顺带一提,根据郑逸尘的探索和保守的计算,这个世界要比地球大的多。
  
  “将受到的伤害分流给大地或者是星球,造就了一些上位的土属性存在有着绝强的防御力,但同时他们也会显得更加依赖于大地,脱离了大地一定范围之后,他们就会失去这种特性,当初的大地魔女就是这么死的。”
  
  “同时……根据你的那些异界知识总结出来的不靠谱说法,上位土系生物如果在这方面持续性的突破提升,可能成为大地意志盖亚。”
  
  “这真的有可能??”郑逸尘睁大双眼,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皮肤下面隐藏的鳞片浮现了出来,他虽说是黑色的但并不是黑龙,也不是黑暗龙,只是颜色是黑色的而已,怎么鳞片不是土黄色的呢?
  
  “有这个可能,都能将受到的伤害分流给大地了,这本身就意味着自身对大地有着影响力,根据我的观察,我们所在的世界并没有所谓的大地意志。”依琳一脸认真地说道,大地就是大地,虽说有些存在能够通过操纵土元素影响大地,改变大地的活动,但那在她看来也算是初阶的情况。
  
  如果哪个生物能够做到让整个星球帮忙承担自身受到的伤害后,那么那个生物继续突破的话,真有可能化身成为大地意志,这不是凭着想象分析的,她是有着参考的例子。
  
  火山之主和雪山之主就是依琳的参考例子,虽说这两个存在只是代表了一种属性,显得相当的极端化,可是在这个属性范围内她们对于这样的属性就是完全免疫的,什么冰系的攻击火系的攻击,对她们输出那根本就不是输出,而是给她们加血回蓝提升实力。
  
  当初冰之魔女不是去找过雪山之主的麻烦吗?结果冰霜魔女没有了,雪山之主的雪山领地范围扩大了很多,依琳没有目睹整件事的过程,但也能够根据当初的情况分析总结出来一些有用的信息,还有就是雪山之主的意志在某些地方活动的时间过久之后,那片地方的环境就会受到永久性的影响,变成冰雪之地。
  
  这个也是有迹可循的,雪山之主当初用过郑逸尘做出来的炼金傀儡外出活动过,魔女用着都毫无压力的炼金傀儡,雪山之主用着就不行,虽说在卡加那边滞留的时间并不久,但依琳之后进行调查了一下,那边的温度浮动永久性的降低了一些。
  
  作为顶端的单属性存在,雪山之主的这种种表现都已经意味着对方象征着冰属性方面的‘意志’,说是冰系力量的特殊化身也不过分,火山之主虽然没有雪山之主折腾的这么多事,曾经也没有被火焰魔女骚扰过,但她作为和雪山之主同位的存在,真要折腾起来,和雪山之主差不了多少的。
  
  这俩就是某种力量的最佳意志代表了,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冰属性还是火属性,代表性终究没有那么的全面,毕竟整个世界中,最为凸显的元素属性就是象征着大地的土属性了,大地乃是承载一切的基石,少了大地的话,他们生活着的世界就不会有任何的凭依,更不可能成型。
  
  除了大陆之外的无尽之海?无尽之海很危险,很多强者都难以进行探索,也就谈不上谈不上完全摸索清楚了,飞行的方式?在无尽之海上面飞行也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飞得高但海里蹿出来的东西攻击范围更高。
  
  因为难以探索,也就不能额外的确认一些事情,比如说世界是圆的……嘛,这些有着郑逸尘带来的异界知识就很明了了,当然实际情况可能会有些偏差,但等郑逸尘的黑之月计划完成后,他们有的是功夫去观察。
  
  总之无尽之海显得很庞大是没错,可再怎么庞大,无尽之海也是凭依着大地而存在的,没有了大地去承载的话,无尽之海也无法成型,所以说在一个世界里,最为重要的就是大地,这点毋庸置疑,至于生物生存需要的空气什么的,讲道理,那对雪山之主,火山之主这种存在有意义吗?
  
  郑逸尘都见过雪山之主和火山之主了,观察过相应的细节,人家和郑逸尘交流说话的时候,胸口就没有起伏过,呼吸?用不上啊,甚至安妮这种生命魔女,有需要的话,也可以改造自己,变得不需要呼吸,或者是让身体正常的摄取其他的养分维持状态。
  
  因此相比起大地意志,什么冰系意志化身,火系意志化身什么的,都比不上,哪怕土属性在很多作品中,都是显得最为中庸普通的属性,中庸普通没错,可重要性却是最为核心的。
  
  “所以大地魔女死得冤啊?”郑逸尘听完了依琳的解释,又看看她的这本研究笔记,咂了咂舌,这感觉老牛逼了的样子啊,根据这本研究笔记上面的记录,上面的内容更新于一年前吧,显然是依琳也有了郑逸尘这边的异界知识,外加因为他的原因,间接的对火山和雪山之主有了更多的了解后,有了新的总结。
  
  大地魔女的确是有着问鼎大地意志的可能性,但她死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死人是没有未来的。
  
  “没错,她曾经就太依赖自己的能力了。”依琳点了点头,大地魔女是魔女中防御面顶端的存在,就是那种当了第一之后,第二到第十加起来都不如第一一半的那种第一,但近乎无懈可击又不是完全没有弱点,诚然她的实力让她脱离大地一定距离后依旧能够保持着全省的状态,但这个范围不是无限的,被人送上了高空她就没了。
  
  “那龙族族长呢?”
  
  依琳伸手将郑逸尘的手里的书籍给拿了回来:“很显然,龙族族长并不知道我的研究内容。”
  
  郑逸尘呃了一声:“别看我啊,我肯定是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而且根据你的研究内容,根本没有什么正常的存在能够达到让整个星球帮忙承担伤害的承担吧?”
  
  她的这本书里的比例跨度太大了,几公里到几十公里后直接就达到了整个星球,所以说中间的那一部分呢??
  
  “没有是没有,但范围努力一下,当个土地神还是可以的,就像是雪山之主那样。”
  
  “逼格直接就降下来了。”郑逸尘表情变得很精彩,所以说异世界的魔女知道的异界知识多了之后,总能说出来一些不符合画风的话,你们是研究魔法,搞魔法的,说什么盖亚意志之类的还算画风正确,突然说到了土地神上面,直接跑偏了啊,连带着郑逸尘一直都觉得逼格很高的雪山之主和火山之主都有些拉胯。
  
  土地神什么的……跟印象里的漫天神佛对比起来,好像低了亿点点,哦,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神了。
  
  “这只是一种猜测的说法,我没见过雪山之主和火山之主全力出手,所以就先这么说了,这样形容也让人好懂。”依琳理由充分的说道,眼下他们交流的信息没有必要扯出来太多复杂的说辞,用最简单最容易让人明白的形容词来交流就够了,真想要复杂的人,那么两个人找个私密点的房间,能交流上一整天,而不是现在最多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简单交流话题。
  
  涉及到专业性的信息,用的时间只多不少。
  
  “行吧,我觉得今后黑暗教会那边要是弄出来土属性的魔女,我有必要多留意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