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不走了

见周彰居还有点茫然的样子,李研一进一步提醒。
  
  “说你眼睛被糊住了还不信,这盘爆炒玲珑跟你五年前吃的一样吗,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再说话。”李研一毫不知客气为何物。
  
  当然还是有点分寸的,至少没有说什么狗眼之类的,可见得是有口下留情了,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这样的留情的。
  
  周彰居被李研一这么一怼,本来是要怒的,但是猛地听到最后一句,又突然醒过神来,来不及跟李研一斗气,直接趁着菜还没有转走,再次猛地凑近了看才发现确实不一样。
  
  这道菜,名好听菜本身更是好看,食材被改刀成花的形状,所以仿佛一朵盛放的牡丹开在盘子里,乍一看上去,似乎跟之前周彰居,有幸吃到清真菜大师宋大师亲自做的全羊席里的菜一样,当时是跟李研一起吃的,李研一也是十分清楚的。
  
  刚才周彰居晃眼一看就以为是之前宋大师做过的那道爆炒玲珑了。
  
  但是现在定睛一看,脾气也发不出来了,确实不同。
  
  五年前那道爆炒玲珑是用的羊心,但现在看到袁州的这盘里面的居然不是羊心,是羊肾。
  
  一字之差听起来似乎差不多,可食材都完全不同的情况下,就是截然不同了。
  
  而且爆炒玲珑,听名字就知道烹饪手法是爆炒,但是眼前这盘看起来仿佛花朵绽放的菜却是用的蒸制,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李研一嘴巴毒舌了一点,但是并没有说错,周彰居确实没有看清楚,想骂回去都没找到理由,心里憋屈得只有多吃两口美食才能缓解心里的郁闷。
  
  “怎么样吃出来了吗?”李研一的表情仿佛在说‘就这?’,可以说是十分欠揍了。
  
  周彰居没说话,直接点点头那是连话也不说了,伸出筷子就狠狠在花瓣上揪下来两片,放进嘴里。
  
  蒸制的羊肾,按理来说怎么都会有点腥膻的味道的,但吃到嘴里却是发现根本没有这样的顾虑,之前的想法完全都是浪费时间。
  
  软嫩的仿佛棉花一样的质感才跟口腔一接触,温热的温度立刻融化了其本身,淡雅清香的气息在嘴里散开,直到从喉咙滑到胃里,嘴里似乎还残留着刚刚淡淡的梅花香气,清香高雅带着点点特有的苦味,让人留恋。
  
  “这个味道应该是用梅花酒腌制过的,但普通的腌制应该达不到这么通透的,应该还用了什么特殊的烹饪手法,可惜吃不出来。”
  
  周彰居借着盘子还没有转走的时机,抓紧时间在嘴里塞一大株以后,又在自己的碗里塞了一大株,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盘子转走了,眼底带着遗憾。
  
  等到周彰居将自己碗里的也吃完以后,才有空去看一眼李研一,发现这小老头正埋头吃着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彰居的心路历程。
  
  默默低头看了看刚刚传送过来的新菜,周彰居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就是金黄色,十分耀眼的食物,打算吃吃看,刚刚有点心冷,得吃点热乎的暖暖才好。
  
  一张可以容纳百人的桌子是马晓的得意之作,他对于这点还是十分欣慰的,毕竟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实际上要求还是很高的,因此第一遍做的时候马晓自己都不满意,还返了一遍工才觉得不错的。
  
  马晓的不错到了连师父眼里就是错漏百出了,这不就训上了。
  
  连师父眼疾手快地夹了一筷子似乎是爆炒羊肉丝的菜放进嘴里微微闭眼满足地吃了起来然后,又再次下手,同时嘴里也没有停下:“你看你这边的两条纹路是不是不是很对称,如果事先画好线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是不是前面画好了,后面就是凭着感觉来的,你以为你的眼睛是雷达吗?”
  
  马晓本来已伸出筷子了听到师傅的话立刻将筷子缩了回来,静听他说话,然后等他说完再阐述完自己的想法以后,就发现刚刚看着的爆炒羊肉丝已经少了一半了,然后就转走了……走了……了。
  
  最喜欢的菜眼睁睁地就这样从眼前溜走了,马晓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了,还不敢说。
  
  再次得到了师傅的指点学到了一点小技巧这大概是唯一的安慰了。
  
  热热闹闹的全羊席一直十分可乐,各式各样的人在吃到美味的时候都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状态,比起在厨神小店的时候看到的更加有趣,毕竟小店的面积小,一次性只能容纳十几个人同时就餐。
  
  当然袁州记名弟子们做的那些菜也在这个里面,但是差距十分明显的,一个是徒弟一个是师傅做的,肯定是有差别的,比如一圈转下来,袁州做的菜几乎就见底了,徒弟们做的菜就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在厨神小店对于袁州做的菜,食客们是被养刁了,加上香味、摆盘、造型、配色上的差距都是十分明显的,自然就认得出来了。
  
  徒弟们盘子里少的还都是殷雅和袁州吃的,袁州吃是为了了解徒弟们目前所处的水平,好确定接下来的教学倾向,而殷雅则是因为知道了这些菜是袁州的徒弟做来恭贺他们订婚快乐的,自然是需要尝试一下的。
  
  虽然菜很多,对于在场的人来说人均四五个菜是没问题的,综合一下,基本都能吃饱,但这是建立在不是袁州做的菜的前提下的。
  
  因为吃得太快了,比起预计的时间更快结束了,完全实现了光盘行动的众人几乎都跟袁州和殷雅说了一句祝福语,然后再离开,即使没有吃饱,但是脸上都带着祝福的笑容。
  
  等到晚上的晚餐时间的时候,经过几个小时的发酵,袁州订婚这么大的事情,在几个大群里传开了,没有能够去吃宴席的人十分遗憾,有空的几乎都晚餐来安慰一下胖胖的自己,所以晚餐时间十分热闹。
  
  酒馆时间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订婚典礼上出现的猴儿酒,酿酒的大拿和品酒大师们对于当晚的猴儿酒就十分凶残了,美其名曰白天没有喝到晚上就得多喝点才行。
  
  酒馆时间结束以后
  
  “小雅今天就不回去了吧?”袁州侧头问今天一直在店里没有离开的殷雅。
  
  “嗯。”殷雅微微红着脸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白天被殷妈妈拉着说悄悄话的场面,整个人都显得有点局促不安起来。
  
  月亮似乎也躲进了云层里了,天空越发显得黢黑一片,马上就要到袁州平常睡觉的时间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