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心情好的一天

实在是袁州一点也不愿相信他的眼睛看到的情况,他宁愿这一次真的是他看错了,但是看着眼前的礼物,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哎……”
  
  殷雅暗暗叹息她是知道阮小青的真实情况的,之前一直收到凌宏的明信片,她虽然觉得很神奇,但是也忍不住在心里祈祷奇迹的发生,可惜现在看来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奇迹出现,想到那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安慰的。
  
  “很快就会好的,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一切都会过去的,我觉得乐乐和乐乐爸爸就是最好的例子。”殷雅钻到袁州的怀里抱住他的腰,撒娇似的将头拱到他怀里道。
  
  这话说起来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架势,但也只能如此,没有谁可以感同身受,这些都是骗人的,最好的自然就是慢慢让时间流逝来疗伤了。
  
  “嗯我只是觉得凌宏可能已经回来了,好久没见有些可惜了。”袁州点头将殷雅抱得更紧了。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她身上的温暖传递到自己身上一样,依稀都还记得当初凌宏为了让他早起做早餐请来乐队,还事先买通了周边住户的中二又嚣张的模样。
  
  时光流转,世易时移,许多都已经改变了,但是袁州相信他和殷雅是不会变的,这就够了,就跟他的父母一样,虽然是吵吵闹闹的一生,但是也是相伴相偎的漫长时光,很是宁静祥和。
  
  “时间晚了我们休息吧。”殷雅看了看时间决定提醒袁州休息了。
  
  都是快要过袁州平常休息的时间了,再不睡多半是会睡不醒了,这样第二天开店会很累,殷雅这样子倒是颇有几分贤妻良母的架势了。
  
  袁州看了看外面深沉的夜色,发现确实不早了,于是直接就着拥抱的姿势一把抱起殷雅朝着床边的方向走去。
  
  “啊!”
  
  殷雅被突然袭击来了这么一下,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直接将双手绕到袁州脖子后面,将头轻轻靠了过去,耳边是袁州沉稳略微快速的心跳,一下子就觉得很安心了。
  
  没有几步路就到了床边,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顺理成章了,而窗外刚刚露出头的月亮,似乎再次害羞了躲在云层里不出来了。
  
  启明星的亮度一点点增强,等到天边有些灰蒙蒙的时候,天也亮了。
  
  袁州在生物钟的提醒下准点醒了过来,看了看旁边殷雅睡得粉白的俏脸突然觉得十分满足,眼疾手快地将闹钟按掉,省得它吵醒殷雅。
  
  “昨天肯定累到了,还是让小雅多睡一会好了。”袁州暗暗想着。
  
  毕竟从店里走路去殷雅的公司,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的事情,加上他可以先给殷雅准备好早餐肯定是方便携带的,这样就更加可以多睡一会了。
  
  “有这么多便利条件,想要说服小雅以后都留下来肯定是没问题的。”袁州心里盘算着。
  
  大约是食髓知味,殷雅留下来了一天,就已经想着她以后都可以留下来的事情了,幸好没有脑补出会有几个孩子的事情,主要是时间不够了,该起床洗漱跑步了,虽然现在依旧比平常的时间要早上十分钟。
  
  轻手轻脚地洗漱完了以后,袁州直接下楼朝着后门的位置走去。
  
  “早上好,米饭,面条和米汤。”
  
  朝着米饭娘三打了一个招呼以后,袁州就开始跑了起来。
  
  一路上不时就会遇到早起的桃溪路的居民,自从开放地摊经济以后,还会遇到许多特意赶早来的小摊贩,大家有志一同地跟袁州说着恭喜的事情,显然是知道了袁州昨天订婚的消息了。
  
  每遇到一个这样的人,袁州就会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糖递给人家,顺便说一句‘沾沾喜气’的话,看到人眉开眼笑的样子,就继续跑步。
  
  为了散散喜气,袁州今天穿的运动服都是特意挑的口袋深的,多的来的,这样装得多。
  
  一圈下来,袁州准备的糖果刚刚好散完,简直是十分精确了,也就是袁州可以将这样的事情算的这样准确了。
  
  跟待用面馆的老板说了今天不去吃面,但是待用面照样记上以后,袁州顺着街口跑回了自己的店里。
  
  看了看殷雅依旧是熟睡的状态就放下心来,洗漱换衣服,顺手将殷雅该起床的闹钟定好以后,才下楼来到厨房做早餐。
  
  “今天心情好,就准备两样早餐好了。”袁州想了想道。
  
  而且这次他打算变革一下跟以往有些区别,毕竟以后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这个日子是个好日子必须要纪念一下。
  
  以前袁州做两种早餐都喜欢在一个菜系里面挑选,这样方便,但是今天袁州打算一个菜系挑选一样早餐,这样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两种早餐了。
  
  在准备食客们的早餐之前,必须得先将给殷雅的早餐准备上,考虑到殷雅需要补补,于是袁州选择了红糖芋苗和生煎包既方便带又是殷雅喜欢的姑苏的名早餐,他觉得殷雅肯定会喜欢的。
  
  将芋苗煮上,生煎包的面揉出来以后,袁州开始准备食客们的早餐,这次他打算弄个简单点的,正好揉了面,就打算摊个鸡蛋饼,然后炒个臊子,做个臊子面,是秦省的早餐。
  
  而鸡蛋饼是属于苏菜里面的早餐,秦菜和苏菜结合,一南一北,刚刚好相配。
  
  袁州说干就干,速度极快地准备了起来,包生煎包的面和鸡蛋饼的面皮是不太一样的,因此需要重新弄,‘啪啪啪’地厨房顿时热闹了起来。
  
  最热闹的肯定是外面等着吃饭的食客们,除了乌海和毛熊是同样的一站一趴的姿势,其他人自然也是相差不多,都是用惯用的姿势等待早餐时间的开始。
  
  今天倒是多了新的话题,因为早餐时间来的百分之五十都是老食客,而老食客就意味着十有八九都是去了昨天袁州订婚典礼的人,所以今天大家见面的第一时间不是问早上好,而是相互炫耀昨天吃到了几个菜,具体都是些什么菜。
  
  有些菜那是真的吃进嘴里都不知道是个什么食材做的,毕竟是袁州做的菜,将全羊席的‘吃羊不见羊,吃羊不似羊’发挥到了极致,很多人吃完了以后,回头看才发现吃的时候是很美味的,真的不知道吃的到底是啥做的。
  
  能够知道是羊身上的部件都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于是聚在一起就开始讨论了。
  
  午餐和晚餐一般老食客都是分批次前来吃饭的,不如早餐的时候集中,早上这个时候就是小店一天中老食客最齐全的时候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