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1197章 让我为你作画

血城降临,雾海被冲散,那难以形容的巨大压迫力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肉跳。
  
  一条条刻印着绝望的锁链深深勒入高医生的身体,与他的血肉融合在一起。
  
  没有人知道他在血城里遭遇了什么事情,他此时散发出的气息比张雅还要恐怖。
  
  猩红的眼眸慢慢从白猫背后的血丝上移开,高医生盯上了背负医院的怪物。
  
  他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只要重伤了这个背负医院的怪物,诅咒医院就很难在雾海中移动,这就给血城吞噬医院创造了机会。
  
  “犯下一切罪的是我,可你们却咒死了我的妻子。”
  
  “我东躲西藏,奢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你们却不依不饶,从新海追杀到了含江,从门内追到了门外。”
  
  “现在我一无所有了,没有家人,没有过去。”
  
  一条条锁链发出巨响,无数黑色纹路缠绕在锁链之上,高医生知道自己不是医院那么多位凶神的对手,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赢。
  
  拼尽一切,用最稳妥的方法同归于尽。他不需要赢,只求不败。
  
  高医生是第一个变数,那无边的血城距离医院越来越近。
  
  当初通灵鬼校也紧邻着血城,可就因为靠的太近,结果被这片血城给吞掉。
  
  院长平静的脸终于发生了变化,他认出了高医生。
  
  冰冷的眼神在高医生和孙医生之间移动,院长的脸色越来越差,他这一生最看好的两位医生全部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成为了生死仇敌。
  
  “人与神相对,我要让你成为毫无弱点的神,你却想要跟我同归于尽?”
  
  “不过是能承受更多痛苦和绝望的鬼罢了,这也配叫做神?”高医生抬起的手臂重重落下,他将一道锁链狠狠砸入医院底层。
  
  狰狞的血色开始蔓延,那无边的血城如同被唤醒的巨兽,对着诅咒医院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嘴巴。
  
  整座医院开始晃动,当血丝蔓延到医院最底部的那扇门时,背负医院的凶神果断放弃了陈歌,再次用庞大的身躯护住了门。
  
  他想要守住门,但高医生可不是陈歌。
  
  在医院凶神收拢身体的时候,高医生已经将一条锁链重重砸在了那扇门上。
  
  “你太慢了。”
  
  黑色的门上出现了血痕,这扇门原本是血红色的,但是表面笼罩了无数的诅咒,所以从远处看才会觉得是一扇纯黑色的门。
  
  新、老两任怪谈协会会长对于战局的判断惊人的一致,围魏救赵,他们全都把那扇门当做了突破口。
  
  背负医院的怪物气势惊人,不过背靠血城的高医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凶神,他本就抱着魂飞魄散的觉悟,根本不在乎身体会不会受伤,他就是要毁掉这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地方。
  
  一根根锁链洞穿了医院底层,高医生没有跟医院凶神对拼,他除了进攻那扇门外,就是不断用锁链将医院和血城连接。
  
  医院凶神体型笨重,再加上四位特殊顶级红衣出手骚扰,他一个人根本无法阻拦住高医生。
  
  连接血城和医院的锁链越来越多,如大潮般的血色能量顺着锁链涌向医院,数不清的孤魂野鬼趁此机会逃出了血城的范围,它们无法在黑雾中停留太久,所以全部冲向了医院。
  
  当初四星场景通灵鬼校也遇到过血城,拼死抵抗也只是延缓了被吞噬的时间而已。
  
  院长很清楚血城的可怕,他立刻让“吃”去阻拦高医生,自己来对付张雅。
  
  濒临死境的张雅压力顿减,为了不让院长完成诅咒,她全力反攻。
  
  黑发遮天蔽日,血海浪潮滚滚,越是靠近血城,张雅的力量似乎就越强,她和血城之间仿佛存在着一种微妙的联系。
  
  “吃”与背负医院的巨怪同时对高医生出手,奈何高医生和陈歌紧盯着那扇被诅咒的门不放,在生死厮杀的过程中,医院底层被越来越多的锁链洞穿。
  
  无边血色大潮压来,院长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底牌。
  
  在他的操控之下,整座医院之中堆积了数十年的诅咒缓缓升腾而起,将医院包裹在内!
  
  血色冲撞着医院,院长知道诅咒的牢笼无法存在太久,但他有信心在监牢被打破之前解决掉医院当中的所有敌人。
  
  血红的外衣变为深黑色,一个个被咒杀的名字在他的身边浮现,那每一个由黑色细线构成的文字都代表着一条人命,高医生的妻子也在其中。
  
  “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医生,我本想让你成为下一任院长,可惜你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院长左手掐住病号服张雅的脖颈,张雅心中的血字正在诅咒撕碎,他的右手则找到了高医生妻子的名字:“所有进入这座医院的人都会被诅咒,你以为成为凶神就能反抗吗?”
  
  他的手指狠狠刺穿了高医生妻子的名字,同一时间高医生的动作明显出现迟缓,仿佛他的心被狠狠捅了一刀。
  
  嘴角流血,满身锁链,心口的疼痛不仅没有让高医生痛苦,反而让他发出了疯狂的笑声:“我还以为自己没有那么爱她了,没想到她的名字被刺伤我还会这么的疼!看来就算是面目全非,就算变得不人不鬼,我依旧还是我!”
  
  锁链被诅咒的牢笼隔断,血城当中的鬼怪无法进来,高医生和张雅同时被诅咒,陈歌他们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医院当中那三位存在时间极久的凶神,相互之间也不是完全信任,但在生死存亡面前他们彻底爆发出了真实实力。
  
  “已经到最后时刻了。”
  
  陈歌看着眼前的乱局,他双手捧着那孩子的心脏,在进行换心的最关键时刻,在绝对不能被打扰的情况下,他喊出了一个名字。
  
  “闫大年!”
  
  他伤痕累累的后背伸出了一只手,闫大年撕下了陈歌脊背上的皮,露出了隐藏在血肉当中的一幅画!
  
  八条狰狞恐怖的步足从陈歌背后迈出,一个仿佛蜘蛛般的红衣趴在陈歌的身后。
  
  看气息这红衣要比顶级红衣弱一点,但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位红衣的身体当中竟然镶嵌着一扇血门!
  
  为了隐藏这张底牌,陈歌在进入医院的路上让张忆消除了他和大部分员工关于隧道女鬼儿子的记忆。
  
  陈歌进入过太多次血门了,他也知道诅咒医院拥有剥夺记忆的能力,所以他在进入医院之前就让张忆自己去隐藏自己的记忆!
  
  脑子里一片空白,对方想要剥夺记忆也没有办法,这是只有张忆可以做到的事情。
  
  准备好了这一切,最后陈歌再让闫大年以永久消耗一页漫画为代价,在他的后背上绘制了遮掩气息的图案。
  
  想要启用这张底牌,先决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张忆。
  
  他忘记了隧道女鬼儿子的存在,医院翻看记忆也忽略了这一点,他们根本没想到陈歌会随身携带着一扇血门!
  
  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在陈歌的预料当中,现在医院被诅咒的监牢封闭,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情况下,陈歌推开了那巨型蜘蛛身体当中的门。
  
  血潮涌入医院内部,狂舞的血丝当中有一道人影闪过。
  
  血衣断手,白秋林拿着一副残缺的油画从门内走出:“老板,你要的人,我找到了!”
  
  无边的血色开始蔓延,隧道女鬼的儿子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那扇血门上不断出现裂痕,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汹涌而出。
  
  片刻后,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门框,长相和范郁有几分相似的画家从中走出。
  
  他手指沾血,掌心拿着一张人皮,仿佛夜空般深邃的眼眸看向了院长。
  
  “你让我画的人,就是他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