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六五九章 碧血丹心保家国 九


  
   临战状态,独立师、十六师和四十四师除了师长以外的将士,都以为大战即本,尽数进入紧张的战前准备之中。
  
   从钟楼顶回到一楼大堂的安毅心中有些歉然,面对十九路军将领的几次电话询问,均称毫不知情「但是歉然归歉然,如此机密的行动,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司令,是否立即转移?”政训处长展到询问。
  
   安毅点了点头:“好吧,乘此夜色立即转移,天亮前安顿完毕,并恢复与各部之间的电话联系,昨日下午敌机轰炸之后,咱们这个前敌指挥部也暴露了。
  
   “放心吧,司令,新址更为隐蔽安全,指挥车可驶入临时掩体,就连防空炮车隐蔽阵地也已建好,方鹏翔上校的特务团和郭四正上校的警卫团均已到位驻扎周边地区,距离十九路军指挥部新址仅三里之遥,联系很方便。”情报处长刘卿汇报。
  
   安毅点了点头,与叶成信步走出大门,叶成低声问道:“你觉得上海各界会不会顺应我省舆论?”
  
   “估计没有太大问题,虽然爆炸地点在公共租界,但爆炸中心在日占区军营,兼之数日来日军运送武器弹药不停经过各国地盘,列强们早已心生恿气,横眉竖眼地大肆指责,因此很大程度上会以为是日军自己不慎引起军火爆炸,加上我特别行动队干得干净利索,毫无痕迹,日本人再叫嚣也没证据诬陷任何一方。”安毅回答。
  
   叶成烦为担忧:“以日本人的暴虐来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是肯定的,只是咱们不知道他们会在何处展开报复,以目前日军的兵力,根本无法撼动咱们,要报复恐怕也要等两天时间,等他们的舰队和援兵到来之后才能有所作为,我们随时警惕就是了。”
  
   安毅根本没有想到,日军的报复会很快展开,而且报复行动产生的巨大影响和给中**民带来的耻辱,如此之巨大。
  
   上午十一时,从镇江水域开到南京下关江面的日舰“对马号”和“天龙”号向城内开炮八次,造成南京城一片混乱。
  
   消息传出,中外一片哗然,极度耻辱的中与各地军民自冲上街头,掀起声势浩大的反日游俸和抗战请愿。中央政府留守部门迅请示后立即向全世界表通告:决意开始武装自卫,反击日军的野蛮行径。
  
   极为震惊的欧美各国纷纷对日本政府和军队表抗议指责声明;居留上海的孙科等人也纷纷走出家门,自组织留沪中央委员办事处,愤怒谴责日军暴行,呼吁全**民奋起抵抗,并抨击新政府胆小懦弱的迁都行动。
  
   日本人看到事态扩大,援兵尚未到来,立刻派出上海日本总领事村井仓松,向英美各国解释,非常诚挚地请求英美各国再次出面斡旋,为停战做积极努力。
  
   谁知道在英国领事馆举行的谈判会议召开之后,日本第一舰队司令官盐泽幸一蛮不讲理,只字不提停战和平之事,反而对上海柝长吴铁城和第十九路军第七十八师师长区寿年横加指责大肆威胁,要求十九路军对昨日午夜日租界的巨大爆炸、炸死日军两百余人平民一百余人,炸伤多人、造成军营和一百五十余间民居商铺被毁的事件负责。
  
   日本文武官员在会上胡搅蛮缠,大淫威之时,日本援军四千余人却迅从杨树浦码头登岸,气势汹汹地开进两军对峙战场。
  
   粗大原木搭建的地下指挥室里,安毅接到急电,勃然大怒,一掌拘裂桌子,对身边数十名将校虎吼起来:
  
   “***穆追忆,他是干什么吃的?啊?!为何不在日舰炮击南京时给我揍他娘的?**大营江岸警戒哨值星官是谁?枪毙!立刻给我枪毙!狗娘养的……告诉秘密驻扎**大营的穆追忆6战旅和独立师守备团:必须在天黑以前,给我狠狠揍他狗娘养的两欺开炮军舰,否则这辈子不要见我了!还有路程光……你们站着干什么?立刻给后方各部报,传达我的命令,全线动手,绝不姑息!”
  
   中午十二点,南京**大营。
  
   “啪一一:
  
   师部外,处决江岸哨所值星官的枪声传来,室内十余将校全身一震,满头是汗的穆追忆少将和守备团长宋治泓中校等一干军官满脸悲愤地围着沙盘,紧张商议。
  
   随着东面沿江侦查小组不断回的电报,参谋人员将两面三角膏药旗再次移动到镇江上游五公里的江段。
  
   穆追忆抬起头,望向麾下水警师6战旅旅长6林海:“林海,看来两艘日舰根本不在意他们的恶行,也非常藐视我们的决心与战力,估计他们不会离开镇江水域东下。我命令你亲率你的机炮营,与旅部直属特务连一起,尽可能多地携带迫击炮、炸药包和轻机枪,火奔赴下游,隐蔽接近日舰,以密集的岸上迫击炮火实施坚决打击,配合突击部队强行登船……别跟老子提什么困难,老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是用你的脑袋去撞,也要给我把这两艘炮舰炸沉,否则,我们真没脸活下去了!”
  
   广东连平籍的6林海毕业于黄埔分校,是北伐中期跟随安毅一路杀出来随穆追忆一起调入,担任6战旅一旅旅长至今。
  
   “6兄,老子亲自率运输连给你们开车,***小日本,竟然在咱们眼皮底下炮击我都,我草他祖宗……”
  
   被耻辱的怒火烧红双眼的守备团长宋治泓吼出了一串沧州话。
  
   “好!出!”
  
   中午一点二十分,九江码头。
  
   正在紧急装运钱财货物,准备搭载最后一批日侨东逃的“下菊丸号”八百吨货轮已经开始启动引擎,前方江面上五百余米处“丰桥号”两百吨炮艇缓慎游弋,严加护卫。
  
   两艘四十余吨的木质内河机帆船盖着严严实实的篷-布,顺流而下,在上游一百五十米处开始调整航向,向军舰飘去。
  
   日军炮舰上,全副武装或者徒手的日本海军官兵大多集中在面向九江码头的船舷上观望,低声议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杀回数千侨民居留已久的九江。突然身后枪声传来,惨叫声戛然而止,桅杆上的哨兵一头栽下“砰”的一声砸在坚实的甲板上,破碎的脑壳射出两道血水脑浆,变形的四肢仍在不停颤抖抽搐。
  
   船舷的日军官兵短暂的失号÷过后,哇哇大叫,全都散开队形,端起武器冲向另一侧般舷,不知谁大喊一句什么,二十余人日本官兵尚未反应过来,十几枚手榴弹已经在头顶和炮艇前后甲板上先后爆炸,密集的轻机枪声和机关枪弹雨飞泻而来,椅一个个负隅顽抗的日军和船舱玻璃打得四分五裂。
  
   枪声未停,硝烟未散,十几个连接绳索的抓勾飞上船舷,一个个身穿迷彩作战服的矫健身影很快爬上船,端起机关枪,对准一切可以移动的物体疯狂射击。
  
   就在江面上突然袭击打响的同时,宽阔的码头上的苦力和闲散民众突然脱去长袍和外衣,露出里面紧身迷彩作战服,拔出手枪、机关枪,冲上正要收起跳板的货船,对一切胆敢阻拦之人毫不留情开枪射击,码头入口处五名保护侨民撤退准备收队的日本海军,听到江上传来的枪声刚一转头,一片子弹从三个方向准确飞来,其中四人脑袋爆裂,血液飞溅,另一人脖子被三颗子弹同时击中,被打碎半边的脖子无力支撑的沉重脑袋诡异地折叠一百八十度甩向后背,没了脑袋的身子还在走动几步才轰然倒地。
  
   一分钟不到,6战旅二旅旅长黄耀彤出现在码头上,冷冷注视着从船上被赶下的三百余日本侨民,命令加快度,把货轮开进鄱阳湖。这个时候,四艘快艇出现在已经被缴获的日军炮舰周围,水上警备旅的弟兄爬上血迹斑斑浓烟滚滚的甲板,很快鸣响汽笛,将炮舰开赴下游的湖下午两点,水警师湖口指挥部。
  
   接到捷报的路程光轻轻舒了口气,低声吩咐:“给司令致电:中路行动顺利展开,俘获‘丰桥号,炮舰及‘下菊丸号,八百吨货轮,击毙敌海军三十七名,俘虏敌海军二十一名,扣留其侨民三百七十余人,物资及财产尚未统计,另行呈报。
  
   “是!”
  
   情报参谋大步离去。
  
   水警司令部副司令袁树堂担忧地问道:“司令,会不会把事情闹大啊?”
  
   路程光冷冷瞪了一眼这位祖籍宁波,由蒋总司令调进来的副手:“袁副司令,你没收听广播吗?中央政府号召我们奋起反抗,敌人竟敢炮击我们的都,伤害我无辜平民,难道我们不能打击他耀武扬威、作恶多端的军舰,不能扣留他们剥夺抢掠的侨民和财产吗?
  
   你作为……老袁,有些话我一直没好跟你说,自从我部组建以来,你一直想得到将士们的尊重和接纳,一直想和你的师弟、我们水警部队的创造者安毅将军加深感情,为此你苦怕过,也努力过,可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如何让弟兄们真心接纳你?又如何让安毅将军亲近你?
  
   撇开感情不说,放眼全国,你看到有几个人具有安毅将军的血性和爱国心?如今的十九路军将士为何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和爱戴、为何得到中外各国的尊重与钦佩?你应该明白!老袁,该醒来了!”
  
   袁树堂脑门上沁出豆大汗珠,惭愧地低下头,向路程光鞠了一躬:“小弟受教了!从今往后,唯路兄马是瞻,唯安师弟马是瞻,再也不昏昏浩浩虚度人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