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93章 齐聚


  “噗噗!”两人如两团烂泥一般软下来,吐着血倒在地上,瞪大眼睛往后看。
  他们看到李澄空正慢慢收回双掌,神色平静无波澜。
  这家伙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为何没能发现?这是什么轻功?神不知鬼不觉!
  随即是无穷的不甘。
  自己兄弟二人是圣教青年一代的翘楚,且心意相通,练有一门奇功,威力强绝,不是一加一等到二,而一加一等于十。
  可竟然没有施展的机会!
  要不然,这家伙根本不是对手!
  他们只能勉强想到这里,带着不甘昏迷过去。
  “教主!”荆云昌挣扎着起身抱拳行礼。
  李澄空抱拳回礼,看向郭凡:“郭天王,不要紧吧?”
  他这一击看似轻而易举,其实也使尽浑身解数,缩地成寸诀与天隐洞天完美配合。
  催动缩地成寸诀的同时,瞬间把所有精气神都投入天隐洞天内,同时把身体周围的空气也全部摄入洞天,避免它们流转形成微风令两人发觉。
  他们背对李澄空,既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也感应不到空气的波动,不知道李澄空出现。
  郭凡抱拳郑重一礼:“多谢教主!”
  这两个魔崽子用心险恶,自己差点把四大长老一起拖进泥潭。
  李澄空笑笑,扬声道:“旁边的朋友,现身一见罢!”
  “阿弥陀佛!”一道佛号如洪钟响彻树林。
  郭凡五人脸色微变,五脏六腑翻涌,旧伤未愈新伤又生,嘴角又涌出血。
  李澄空轻哼:“和尚可恶!”
  这四个字清朗激越,打散佛号,消除其威力。
  一个中年和尚缓步从一棵柳树后走出,光头上六个戒疤极显眼,方脸大耳,鼻挺嘴阔,一双大眼炯炯如能直透人心底。
  他双手合什:“紫阳教教主,老衲终于得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李澄空打量着他:“须弥灵山真跟魔教联手了?”
  “阿弥陀佛,”中年和尚摇头:“教主误会了,老衲是要降妖除魔,没想到教主抢先了一步。”
  “哦——?”李澄空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否则是要犯戒的,和尚此言当真?”
  “阿弥陀佛,老衲绝无虚言!”中年和尚轻轻点头:“不过紫阳教行事阴谲,挑动事非,于天下不利,老衲见到了也不能袖手。”
  李澄空道:“你要如何?”
  他深深看一眼这和尚头顶的六个戒疤。
  既然是须弥灵山的弟子,还持六戒,那应该没说谎,所说就是真的。
  那就有意思了。
  这和尚显然是要对付两个魔教弟子的,但没有急着出手,是要等两魔教弟子收拾了郭凡他们再收渔翁之利。
  紫阳教得来的消息是两宗联手,现在看来,即使联手也没息了暗斗。
  据他从汪若愚那里得知,三教斗争之烈远远超过外人想象,但都是暗斗,明面上不表现出来。
  “请教主随老衲走一趟吧。”中年和尚缓缓道。
  李澄空轻笑:“本座随你去须弥灵山?”
  中年和尚肃然点头:“紫阳教虽挑拨事非,但为恶不彰,尚有回头之望,教主随我回灵山,学得我佛慈悲,自当放教主回来。”
  李澄空哈哈笑道:“和尚你莫不是在做梦?”
  郭凡五人冷眼横目,嘴角噙着冷笑。
  这和尚好大的口气,降妖伏魔降到教主头上了!
  他须弥灵山是厉害,可也太小瞧紫阳教,太不把紫阳教当回事了,竟然想捉教主回去!
  “阿弥陀佛!”中年和尚摇头道:“老衲诚心相邀,还望教主莫要推辞。”
  李澄空道:“本座教务烦忙,就多谢和尚的好意了,还有四个和尚,何不一块出来?”
  四个青年和尚从柳树后转出来,同时合直:“阿弥陀佛!”
  李澄空笑了笑:“须弥灵山这次还真是下了大本钱,一次出动五个宗师。”
  这四个青年和尚皆是坠星境。
  虽然都是最低一级的宗师,但不容小觑,三教的武学威力宏大不能等闲视之。
  法性和尚叹道:“教主可改变主意了?如果不愿,那老衲只能留下这几位紫阳教众了。”
  李澄空道:“法性和尚,你们须弥灵山棋高一招啊,如此暗算青莲圣教。”
  法性和尚微笑。
  这一次确实是他们棋高一招,躲在青莲圣教弟子身后,而且为了稳妥,除了自己还有这四个青年宗师。
  这温氏兄弟再厉害,也挡不住自己五人围攻。
  同时也杀掉紫阳教的高手,引来紫阳教教主这条大鱼,算是意外之喜。
  李澄空看一眼郭凡。
  郭凡心领神会,轻轻颔首。
  他领会了李澄空的意思,待会儿打起来,要他们先逃,别管他。
  他点头答应。
  李澄空叹道:“看来七皇子是下决心要灭了我们紫阳教了。”
  法性和尚道:“教主只有随老衲回灵山,紫阳教才能躲过此劫。”
  李澄空失笑道:“我若进灵山,七皇子就能饶过紫阳教?”
  “正是。”法性和尚点头。
  李澄空道:“看来七皇子也想将我们紫阳教收入麾下!”
  “阿弥陀佛!”法性和尚合什。
  不愧是紫阳教主,反应敏锐。
  李澄空摇头道:“就怕你们五个留不住本座,……哦,青莲圣教的也来了,好生热闹!”
  法性脸色微变,扭头看去。
  但树林寂静,并没人影。
  李澄空跨前一步,站到郭凡他们跟前,法性五人也跟着动,形成一个扇形。
  这一来,两个青莲圣教弟子便挨近法性五人,看起来是法性五人制住了两青年。
  两青年双眼紧闭昏迷不醒,也没法说话。
  “咯咯咯咯……”一道银铃般的娇笑声在树林里震荡。
  娇笑声中,三个彩衣女子从空中飘飘落下,腰间绿丝带飞舞,宛如敦煌壁画上的飞天。
  三女子身着华美彩衣,肌肤莹洁如玉,但皆戴着白纱遮住脸庞,唯露出一双翦水般双眸,眼波盈盈如清泉。
  郭凡五人皱眉。
  魔教!
  须弥灵山与魔教高手咸至,这是不给自己活路!
  恐怕只有教主能逃得掉,自己五人必死无疑!
  她们眼波落在地上的两青年身上,然后又瞥向法性五人,发出一声轻笑。
  笑声里蕴着森然冷意。
  法性和尚一凛。
  他看向李澄空。
  好个狡诈的紫阳教主,竟坑了自己一把,这三个魔女一定认为是自己五人制住的温氏兄弟!
  自己现在开口也没用。
  魔教弟子个个极端,偏执,毫无中正平和之气,唯有一腔戾气满胸,听不进别人的话,更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