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A
A
A
简繁切换 返回目录 历史记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抢夺旗幡

一望无际的魔海像一座天然大阵,牢牢封锁yīn影之角,海底无数强大的海兽更像诅咒一样,彻底断绝无数部族返回故地的梦想。
  
   但是,事情总有例外,实际上总有魔族炼气士用各种办法偷偷潜入yīn影之角,掠夺yīn影之角特产的天材地宝,这些魔族炼气士修为境界往往远超部族战士,各个部族根本无力反抗,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一道幽光在魔海上空疾驰而过,无数海兽跳出海面,试图吞噬这幽光,都被驾御幽光的炼气士一一避开。
  
   擦了擦冷汗,幽光中的炼气士飞抵yīn影之角,驾轻就熟的飞向魔族。
  
   隐遁在魔族城池半空中,炼气士看到城中十二座祭祀血池一字排开,每座祭祀血池中都有一个部族战士,正在利用血池的力量修炼。
  
   半空中的炼气士眼神放光,“一百年没来,魔族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一座祭祀血池就能换取一尊上品仙宝,若是十二座甚至能换到先天道宝。”
  
   炼气士扫了一眼血池中的部族战士,不屑道:“一群土著,不懂这祭祀血池真正价值,偏偏只有这些土著才能炼制血池,哼,真是暴殄天物。”
  
   “哗啦
  
   一个部族战士从血池里走了出来,浑身透出一丝神异的气息。
  
   刚刚神情不屑的炼气士忽然满脸震惊,“这是魔神血脉的气息,怎么可能,难道yīn影之角的部族已经可以培养魔神血脉,这十二座祭祀血池里的部族战士,都拥有魔神血脉?”
  
   “哈哈哈,魔神护佑,这千载难逢的机缘竟然被我林同遇到,把这十二个部族战士炼成丹药服食,我的天赋甚至能把宗门中的那些天才踩在脚下。”
  
   叫作林同的魔族炼气士按捺不住,驾御幽光直扑血池,他伸手一抓,幻化一只碧焰魔爪,连同血池和其中的部族战士一起收取。
  
   忽然,一道血光从一座石塔上冲了过来,幻化一只血红魔爪,挡在碧焰魔爪面前。
  
   轰的一声,两只魔爪同时爆散,半空中浮现一团漩涡,瞬间吞噬碧焰魔爪爆散的魔气。
  
   “什么人!”
  
   林同大怒,这群土著什么时候学会了反抗魔族炼气士,他们难道忘了被魔族炼气士灭族的教训吗?
  
   林同毫无顾忌的在半空现身,驾御的幽光幻化一杆旗幡,护持他不受yīn影之角封镇力量的影响。
  
   林同伸手连弹,发出一道道碧焰肆意轰杀部族之人,发泄心中怒气,他浑身碧焰汹汹,幻化一口魔刀,斩向冲出血光的石塔。
  
   “轰”
  
   魔刀被一团突然出现的巨大漩涡挡住,漩涡中一股诡异的吸力,不停吞噬魔刀中的魔气。
  
   “哼,yīn影之角的土著就是擅长这些奇怪的道法,却不知道真正魔宗道法的厉害。”
  
   林同双目赤红,念动一段咒文。
  
   魔刀上浮现一道道符箓,涌出漫天碧焰,凝聚一道刀芒斩下。
  
   “轰”
  
   刀芒斩爆漩涡,连同石塔轰成飞灰。
  
   刀芒过后,有一人显身,他头戴血玉宝冠,身穿血红长袍,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向林同压来,若不是此人出现在yīn影之角,林同甚至以为面对的是宗门中哪位位高权重大长老级人物。
  
   收起心中惊惶,林同举起魔刀虚斩,威吓道:“你应该是魔族的战士首领吧,竟然能挡下我这一刀,哼,你该知道规矩,交出十二座祭祀血池和十二个魔神血脉战士,我可以让你继续在yīn影之角当土皇帝。”
  
   林同眼中的部族战士首领露出古怪的笑意,回答道:“祭祀血池,魔神血脉战士不算什么,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潜入yīn影之角,又不被封镇法力,靠的是不是你身后的旗幡。”
  
   林同脸sè一变,“我知道你们这些土著做梦都想离开yīn影之角,但是,你要搞清楚,在我面前你有什么资格提条件,你有这个实力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这个实力?”一丝杀意从话语中传了出来。
  
   林同咬了咬牙,冷冷道:“哼,土著就是土著,把我的恩赐当作退让,当我屠灭了你部族一半的人口,你应该会清醒,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高悬的魔刀落下,漫天碧焰凝聚刀芒斩向许问,四面的退路都被这一刀封锁。
  
   许问根本不打算闪避,手心上托,一轮血rì升腾,轰的一声,直接撞爆刀芒。
  
   要不是顾及不能损毁那旗幡,许问很想连同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魔族炼气士,一起撞死。
  
   林同怒火万丈,区区土著竟敢破我道法,哼,原本死掉一半人口,就能平息的我的怒火,现在我决定,你们整个部族都要死,都要死!
  
   林同头上升起本命小世界,碧焰一样的丹气在本命小世界中涌动,他不惜损耗珍贵的丹气,幻化一口如山岳一样的魔刀,无穷的丹气凝聚无数刀芒,斩向许问,更降下汹汹碧焰,焚灭整个部族。
  
   许问也动了真怒,“哼,我杀人夺宝的时候,你这魔族弟子还不知在哪个魔族分院干杂活。”
  
   “魔神血脉,血池加持,血rì吞噬,杀人夺宝。”
  
   十二座祭祀血池冲出十二道血光加持血rì,血rì中心一座吞吐之门已经开启,血rì似慢实快瞬间压向斩落的魔刀。
  
   “轰”
  
   漫天碧焰,无数刀芒,轰然爆碎。
  
   “咕咚,咕咚”
  
   血rì强行吞噬魔刀,咀嚼吞咽之声如雷鸣滚动。
  
   “噗”
  
   林同丹气大损,本命小世界受创,忍不住吐出一口本命jīng血,脸sè瞬间苍白下来。
  
   许问乘胜追击,连下狠手,血rì撞散旗幡护体宝光,林同立刻遭到yīn影之角法力封镇,本命小世界强行缩回体内,一座吞吐之门凭空出现,一口吞噬丧失法力坠向地面的林同。
  
   旗幡极有灵xìng,失去林同感应,立刻便要飞遁。
  
   “哼,哪里跑,林同可是因为你才被镇压。”
  
   许问瞬间挡在旗幡面前,将旗幡镇压。
  
   林同神念烙印已经消失,但是许问发现旗幡中另一道神念烙印,冷哼一声,许问发动神念中金翅鹏鸟,强行抹去神念烙印,同时烙印自己的神念。
  
   一道幽光瞬间护持在许问四周,熟悉的磅礴法力顿时在许问体内苏醒。
  
   “终于可以离开yīn影之角了。”
  
   原魔族城池,现在的莫族城池里,许问松了口气。
  
   “大人,你真的要走,”莫先问道。
  
   许问皱了皱眉,“当然,我本来就不属于yīn影之角,莫先,我希望你能为我看住莫族,莫族只属于我。”
  
   说着,许问拿出一卷道书,交给莫先,“这是我重新写的养脉造血经,加入了我的心得体会,若是你仙缘足够,甚至可以修炼最后祭炼血rì之法。”
  
   “这,这,多谢大人,请大人放心,只要我莫先在,谁也别想动莫族。”
  
   许问点点头,“这养脉造血经只准你一人修炼,即使是族长,你也不能给,记住了。”
  
   说完,许问驾御那赶旗幡,幻化一道幽光冲向魔海。
上一章 下一章